第784章 理由充分
g,更新快,無彈窗,!

月上中天,唐奕才再次回到小院.

今天,他在海邊坐了整整一天!也胡思亂想了整整一天!

打破談何容易?

不過他終還是沒有履行那句氣話,把石家兄弟趕走.

心道就再給趙禎做一回槍吧

抬眼望去,也許是心情不佳的緣故,往日絢爛多彩的海濱小院,此時好像也不那麼生機昂然了.

只有巧哥與福康的房間還亮著燈.君欣卓那里倒是漆黑一片.

睡下了?唐奕不禁搖頭苦笑.

這才想起,他那個荒唐的"洞房"還沒完呢.

今天卻是應該蕭巧哥了

一碼是是一碼.

外面有什麼風風雨雨那是男人的事情,卻是不能帶回家里.這一點唐奕還是分得清的.

強行讓自己靜下心來,長出一口濁氣,朝著巧哥的房間行去.

一推門

"嗯?"不由眉頭一皺,門從里面反鎖了.

"開門"

里面亮著燈,顯然巧哥還沒睡下.

"你你你,你來做甚?"巧哥結結巴巴的動靜傳來,卻是讓唐奕大樂"你說我來做甚?別廢話,開門!"

"你走吧睡著了!"

""

"睡著了還點燈?還會說話?莫不是得了夜游症?"

""

屋內登時無聲.過了半天,有腳步聲往門口過來.吱嘎一聲開了門.卻只露出蕭巧哥略有驚慌又有幾分幽怨的小臉.

唐奕想邁步往里進,巧哥卻把門抵的死死的,說什麼也不讓唐奕進

"你今晚還是別睡我這兒了"巧哥嘟著嘴,怎麼也不肯放唐奕進去.

"為什麼?"

巧哥道:"你,你去福康姐姐那邊吧"

"福康"唐奕一怔.

"姐姐一天都悶悶不樂的,准是還想著早間那事,你還是去勸勸吧"

說著話幾乎是用擠的,把唐奕推了出去

最後還頗有幾分幽怨的看了唐奕一眼.

"哎呀,反正你快走便是!"

哐的一聲合上房門,卻是唐奕怎麼叫都沒了動靜.

唐奕哭笑不得.怎麼還被人嫌棄了?

無法,只得行向福康的房間.

輕輕一推門,卻是沒有落鎖.

行進去,就見福康依在桌案邊兒上,單肘支下下巴,似乎沒發現有人進來

縱使燭火不明,唐奕也依然看見紅紅的眼圈兒,顯然是哭過.

"誒"心中莫名一痛,這才覺得早間在飯桌上有點過火了.不管怎麼說,不應該當著福康的面兒說出那樣的話.

而且這一天心煩意亂,也忘了這女子絕對也是難熬的緊

他與趙禎心生嫌隙,最難受的應該就是福康了吧?

行至福康身後:"早間"

"呀!"

唐奕忘了福康還不知道他進來,而福康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冒出一個人來,自是驚叫出聲.

"別怕"唐奕就勢把福康攬在懷中.

"是我"

"你"福康也看到了唐奕,依偎在他懷里,心神一松"你不是應該在"

唐奕嘴角一揚,帶著幾分壞笑:"早間驚嚇到你了,所以啊"

"讓蕭巧哥等明天吧!咱得先看看公主殿下氣順了沒有."

福康撲哧一聲笑了這個無恥的家伙!

晚飯時巧哥為了哄她,卻是信誓旦旦的說過的,說什麼也把他推到這邊來.

定是沒進去巧哥的門,這才來了她這.也只有他說的出口.

可是笑過之後,福康神情又暗了下來,卻是沒心思聽他的胡說八道.

"你與父皇到底怎麼回事."

"沒事兒,我又犯倔了"

"那"

唐奕大手輕輕的蓋在福康的朱唇之上.

"你別說,聽我說."

"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脾氣急,不自覺就會說些做此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事情."

"早間卻實是我的問題."

福康一暖,終是放下心中大石,寬心道:"他是皇帝,有時也沒辦法"

唐奕點著頭,有些事是男人之間的事,唐奕不想讓福康牽扯進去."我懂"

福康會心一笑:"大郎重情,自是理解的."

唐奕也跟著笑,沒有接話.

幫著她揉了揉發腫的眉眼,"這下放心了?"

"嗯."

"那你坐下."把福康扶到床邊.

"干嘛?"福康由悲轉喜自是順從,一邊坐下,一邊發問.

只見唐奕還是不答,待她坐好,後退三步

兩手前抱,高舉過頂.然後緩緩落下,一揖到地.

"奕得天眷,承蒙娘子,不離不棄,受我一拜!"

(君姐姐若是在此,一定覺得很耳熟)

"你你這是做甚!?"福康一陣慌亂,沒想到唐奕會有這麼一出

"你,你起來啊"

(好吧,也挺耳熟.)

"願意就好,吹燈!"

"睡覺!"

更熟!!!

這個無恥的家伙連台詞都沒說換一換.

(竹樓花香所至,盡是滿園春色什麼的,反正也挺耳熟,所性就省了吧.)

第二天早間一到飯堂,眾人一看福康也盤了髻.

不由皆是一翻白眼,得!這貨又當了一天新郎.特麼出多大事兒倒都不耽誤他及時行樂.

不過唐奕心里的那塊石頭拿不開,雖然在福康面前不好顯露,可是明眼人也一眼就看出,沒了第一天那樣的春風得意.

還沒坐下,就對曹覺道:"吃完別走,有點事兒和你商量."

曹老二抬頭看了他一眼"有什麼事,邊吃邊說."

唐奕坐下搖了搖頭."還是一會說."

曹覺深深看了唐奕一眼,沒再多說.

"行吧."

都知道唐奕有事兒,這頓飯吃的倒是不磨嘰,一會兒,就該走的都走了.

唯獨吳育,吃完了也不動窩,老神哉哉往那一坐.

曹覺四下一掃看,飯堂里就剩他和唐奕還有這老頭兒了.

嘿嘿一樂,出聲提醒"吳相公?"

"做甚?"

"大伙兒都走了,要不您老"

吳育干脆眼睛一閉,"說你們的,老夫就聽聽,不插嘴."

他這是不放心唐奕!

昨天弄出不明不白那麼一句,今兒就找帶兵的曹老二.老頭兒哪放心得了?

唐奕也是看了吳育一眼,知道這老頭兒是走不了了.

干脆也不瞞他.

與曹覺道:"那五千水軍,訓出來沒有."

曹老二一撇嘴:"大過年的,還不給放幾天的休啊?"

"快了,年後在最後折騰幾天,拉出去就不至于丟人了."

唐奕點頭"上點心."

剛說完,沒等曹覺接話,那邊吳老頭兒,眼皮不抬一下."你著急要兵干嘛?"

曹覺直接就樂了"您老不是不插嘴嗎?"

"分事兒!"

""

好吧理由夠充分.

唐奕一笑,故意氣吳老頭兒.

"陛下既然能送我兩萬禁軍,當然也不在乎我這區區五千."

"您老著急什麼?"

呵呵,理由也夠充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