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粗鄙凡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雁九爺新書《族長壓力大》,是要推一推的.

前兩天剛開過單章,不希望曆史文的路越走越窄.

原來已經有人走在了前面,算是一種緣份吧.

還不算肥,但是誠意滿滿,就算嫌瘦也可收藏慢養,穿二代的幸福生活起碼已經前進一代了.不容易,是嘗試,也是勇氣...大伙多多照拂,且給曆史文留一條新路.

--------

吳育也是唐奕提刀沖出去之後才反應過來,事情根本沒那麼簡單.

"你錯怪陛下了."

唐奕怔了一下,心里也是一晃神兒,覺得好像是哪里不對.可是卻一時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對.

"什麼意思?"

其實,這要是放在別的事,或者別的人,以唐奕的智慧不會看不出端倪.只不過,事關骨肉,其心必亂.

吳育見他迷茫,也不賣關子,緩聲道:"試探也好,借刀殺人也罷,都是被動的."

"事態能不能按官家的意思發展,全在石家或者你這個瘋子的一念之間."

"你也好,石家也罷,會蠢到看不透這里面的因果嗎?"

"!!!"

唐奕瞬間僵住.

"你,你是說......他的是主動!?"

吳育淡然一笑,做高深狀.

"關心則亂!那是你的兒子,所以你憤怒,你不能原諒,無法理智地思考問題."

"可是,正因為如此,你才忽略了最最關鍵的一點."

抬手一指唐奕,"你!"

"陛下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陛下更知道,不管他有什麼算計,也不管他派誰來."

"你,都不會放人走!"

......

唐奕全明白了,只覺渾身發麻,呼息盡堵.

"大爺的!"

回過勁來的唐奕破口一聲大罵,把老頭嚇了一跳.

而唐奕此時,已氣的蹦著高地罵開了.

"都他媽不是好東西!"

"老子就說不能當官,都躲到涯州來了,還得不著清淨."

這特麼權謀度厄之術,羅織小人之經,沒有最深,只有更深.人心猜人心,簡直可怕.

"早晚得讓你們玩死."

吳育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唐奕哪還不明白?

他剛剛為之所怒那些所謂智計,都特麼淺了.

他是走一步看兩步,可是趙禎這種高手是走一步看三步,五步,十步.

正如吳老頭兒所言,什麼試探,還是借刀殺人,那都是被動的,不可控的,淺顯直白的.

真正高明的是什麼?

是唐奕把石家人留在涯州了,這才是最對趙禎有利的.

想想吧,馬軍都指揮使的親兒子把唐奕的親兒子送到了南邊兒,還就此留下,成了癲王的勢力,石家撇得清嗎?

黃泥掉進褲襠里,不屎也是屎,這回不是觀瀾系,也是觀瀾系了.

這才是主動,是一切盡在掌握的真正手段.

趙禎這個大招的關鍵也不在于用的是石家人,在于趙禎知道唐奕有脾氣,也有手段把石家兄弟留下.

......

"媽了個巴子!"

唐奕這個氣啊,這不就是被人賣了還給人數錢呢嗎?

"老子現在就去把那兩個棒槌攆走,誰也別想如願!"

說著,真的就要沖向碼頭.

再怎麼說,趙禎把他的骨也算計進去了,別管是不是庶出,這都是他不能容忍的,也赤果果的印證了一個問題:

在帝王眼中,沒有什麼是不能利用的!

什麼勝似父子,都他媽是扯淡,早就已經不在了.

"回來!"

吳育一聲爆喝,卻是沒了往日的儒雅之風.

"你瘋什麼瘋!?陛下已經做到了這個份兒上,你還要怎樣!?"

"哪個份兒上?"

唐奕大吼:"我的骨肉!"

"他的國舅!"

"還有他自己的骨肉!"

"都是他的棋子,老子也是他的棋子."

"早晚讓你們玩死!"

要是吳育不說,唐奕可能永遠轉不過這個轉兒.不管他願意不願意,都要永遠作這枚棋子.

......

"兩萬!"

吳育知道唐奕鑽了牛角尖兒,根本不與之爭辯,直接吐出一個數字.

"你想沒想過,護送一個孩子,或者說把石家兄弟留在涯州,用得上兩萬禁軍嗎!?

"別說是一個異姓王,就是大宋朝的趙家子孫,誰不是圈養開封?誰可以遠離皇權自成一境?"

"誰又可以在這天高皇帝遠的涯州手握兩萬禁軍!?"

"這兩萬禁軍,就陛下對你的交待,對你的信任!"

"......"

唐奕僵在那里,又是一個他沒想到的算計.

不覺欣慰,反倒露出一絲慘笑.

"好一個交待!好一個信任!咱們的官家,還真是滴水不露啊!"

唐奕抬眼看著吳育,"可是,老頭兒......"

吳育心頭一顫,因為他在唐奕眼睛里,竟看到了一抹不曾有的淒涼.

只聞唐奕悠悠開口:"這個交待,我不認,我也不需要."

下一句話讓吳育更加意外,"我和你們玩不起."

"我就是個懷揣幻想,尚不成熟,陰差陽錯來這世上走一遭的愣頭青."

"說白了,我不是什麼天才,神童."

"老子就是個粗鄙凡人,還是天真,感性的凡人."

"我沒想過登堂入室,更沒想過把人心玩弄于股掌之上."

"于范師,于陛下,于您老!奕從來沒摻雜過一絲絲的功利之心,更不容忍這樣的功利之心加之吾身."

"呵......"唐奕再次慘笑出聲.

"我竟天真地以為,你們也能如此!他媽的,得虧躲的夠遠.否則,不死我,死誰!"

吳育一時愣住了,他沒想到唐奕能說出這樣的話.

准確地說,他沒想到唐奕這個看似官場高手的天才,會說出這樣"幼稚"的話.

看著唐奕真的是傷了心,吳育于心不忍,行至唐奕身邊,緩聲道:"可是,你身處這樣的漩渦之中."

"宦海浮沉千載,帝王心術百代,從來如此,你如能如何呢?"

"那就打破它!"唐奕猛的目光一凝.

"打破這個所謂的宦海帝王之術!"

心中似做下了一個決定,絕然轉身,大步而去.

吳育只覺晴天霹靂轟然炸響,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你,你要干什麼!?"

"你,你不可行忤逆之事!"

唐奕停了下來,沒有回頭看吳育,只是淡淡地道:"干我該干的事?做我想做的事."

說完,任由吳育如何嘶吼也不回頭,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