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著不著急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可能是在試探石家,也可能真的不喜歡這個孩子,可是趙禎同樣也知道,路上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而且,唐奕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比起石家,趙禎更了解唐奕!

他太知道那個小瘋子的性子了,太知道沒有人能左右他的想法,包括他這個官家.

....

------

此時唐奕面容冷俊,幾乎要陰出水來.

不管是出于什麼因為,趙禎不應該拿他的家人作賭注.

"好!"唐奕猛然冷喝!

"不讓我養兵?我就偏要養兵!"

"料定我留不住石家的人?老子就非得把他們留下!"

說著話,嗆啷一聲!直接把曹覺的配刀給抽了出來.

"黑子!跟我走!"

"得勒!"黑子往嘴里猛塞了口吃食,站起來就跟唐奕往外走.

他是不管什麼官家還是誰的,只要唐奕有吩咐,讓這莽漢造反都不帶含糊的!

"你你你,你干嘛去!?"曹國舅急了,聽話里那意思,不會真的要干掉石全海和石全安吧?

那特麼事兒可就大了.

瞪著曹覺,"你怎麼不攔著他?"

曹老二聞之撇嘴,悻悻然道:"你攔得住啊?"

"...."

不情不願的起身,嘴里還嘟囔著"陛下也真是,年都不讓人過好!"

"走吧,跟去看看."

這話是說給秀才的,秀才沒辦法,只得也站起來,跟著曹老二往外走.....

見這四個愣頭青已經出去了,曹國舅更是不淡定了,這是要出事兒啊.

急聲高喝:"來人!快來人!攔住他們!"

"算了...."卻是吳育把曹佾攔住了,悠然起身也往外走.

"景渝說的對,攔不住的,由他去吧."

....

--------

且說石全海,石全安兩兄弟.此時正在碼頭上忙活,准備補給一些淡水,即刻起程.

這趟差使接的,兩兄弟別提多膩歪.

也不知道官家使的什麼心眼兒,竟讓他們來給癲王送孩子.

剛接到詔令,別說他們了,就是他們的老子石進武都愁的好幾天幾夜睡不著覺,頭發一把一把的掉也弄不明白趙禎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想借石家的手除了這個不該有的娃娃,還是試探石家啊?

最後石進武實在想不明白,不過卻得出一個結論,違背聖意石家擔待得起.

可是得罪癲王....

那就真得掂量掂量了.

得,裝傻吧.只當是正常的差使.護送南下!

特意囑咐兩兄弟,可千萬別在路上出了什麼岔子.

可苦了這兩兄弟,別出岔子?特麼剛滿月的小娃娃,就算他們不起歹心,這萬里迢迢的路途也夠孩子受的了.

這一路提心掉膽不說,生怕那剛出生的小娃娃生點什麼意外.

那兩百來個丫鬟婆子,其實有一大部分都是石家倒貼的!

石進武怕趙禎真要動什麼手腳,把鍋甩給石家.這一路,特麼自己親兒子都沒這麼上心過.

好不容易到了,兩兄弟本來還挺美,在唐瘋子這兒也算有個交待了吧?你就是再瘋,再不待見,總得有個表示吧?

可是這貨接了兒子,就連面兒都沒露.太不給面子了,二人一琢磨,你不待見老子,老子還不想招惹你呢!

走吧.反正事辦完了,早點回去也好交差.

正在船上敦促將士們搬運淡水,整裝待發.

猛的...哆的一聲!

二人一回頭,嚇的差點沒坐地上.只見一把鋼刀正砍在身後的船梆上!

入木寸余!刀尖還在不住的顫動!

定睛再一看,不是那個唐瘋子又是何人?

"認得我吧?"

"認,認得..."二人正瞅不上唐奕這時候也不敢含糊,恭敬見禮.

"末將見過癲王殿下."

恩,唐奕點了點頭,又一指身後的黑子"那認得他嗎?"

二人抻脖子一看,心里咯噔一聲....

壞了.

唐瘋子莫不是來尋仇的吧?

黑子別看無財無官看似沒名氣,可是京師官面兒上的人物不認識這黑煞神的還真沒幾個.

尤其是石家....

別忘了,數年前石家和黑子還有一樁舊帳沒算清呢.

"認,認得....."

"嗯...."唐奕還是點頭,一語又關,"還真認得."

伸手一撈,使勁兒把刀從船梆上扥下來!嗖的往前一送.差點又把石全海嚇了一個跟頭.

因為那催命的鋼刃,就特麼架在自己脖子上!

"殿殿殿下這是何何意?"

唐奕聞之咧嘴一樂,"沒啥意思,我來問點事兒."

完了完了,石全海暗道,還真是來尋仇的.有特麼刀架脖子上問事兒的嗎?

"殿殿下,要問什麼?"

"聽說你們要走?著急嗎?"

"啊,啊?"

石全海怔住了,這是啥問題?

"這..."

"少他媽廢話!"唐奕瞪著牛眼鼻子里擠出一聲輕嗯,手上加力"我問你著急嗎?"

"著,著急!"石全海脫口而出,滿然就是應付.

"嗯?"唐奕再次力,石全海的脖子上已經見血絲了....

"答錯了."

什,什麼情況啊?石全海心中哀嚎,你能不能按常理出牌?這是答錯了?

"不!!"

"不著急!"

"嗯."這個答案唐奕很滿意.

點了點頭,刀刃挪開"不著急就好."

立時換露出一個和煦的笑臉兒"正好此地海匪猖獗,石家三哥既然不著急回去,那就幫本王抓抓海盜再回朝不遲."

說完,兩手一背,拎著刀.....

走了.

....

撲通!

石全海一屁股坐在甲板上.身上都快濕透了!

等唐奕徹底看不見人影兒.這位才抹了一把冷汗!左右看看了一眾呆愣的兵將.

登時氣不打一處來.

"都他媽是死人啊!!京不知道攔著點啊!?"

石全安把他從地上拉起來.苦聲道:"行啦,怪不得大伙兒,那是禦封的嗣王,誰敢動他?"

石全海不信,有瞪著自己弟弟,"他們不敢,你也不管!?"

石全安苦笑,"你真當那黑漢是吃素的?我要敢動,咱兩兄弟今天就都交待."

"...."

明知五弟說的有理,可是怎麼想怎麼憋屈.

"直娘賊!這對頭讓咱當的,還得被他呼來喝去!"

....

------

且說另一邊曹覺剛追過來,可唐奕已經把事辦完了.

曹老二一見刀上沒血,不由暗松口氣.

"怎麼回來了?"

"辦完了."

"靠!"曹覺淬了一口"有點快."

唐奕沒心思和他廢話,更沒心思吃什麼早飯,調頭朝自己的院而去.

也許現在看一眼兒子,才能消解心中煩悶.

....

可走到院前,就見吳老頭兒已經等在那里.卻是暫時見不著兒子了.

"別勸我!沒什麼可說的."

吳育聞之,搖頭苦笑,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看來還是陛下最了解你.不愧是聖心獨斷的天子啊..."

唐奕一怔,"什麼意思?"

吳育抬頭,誠然看著唐奕"你錯怪官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