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瘋子之怒
g,更新快,無彈窗,!

曹國舅尚要繼續吐槽,見曹覺湊了過來,知這聒噪的弟弟要是知道此事,又要大喊大叫一番,便閉嘴不提,沒事兒人一般坐直了接著吃飯.

而唐奕眼見打發走一個,又來一個,登時火氣就上來了,還有完沒完?

都不等曹老開口:"閉嘴!"

"多說一句,我給你撕了!"

他也不想想,他的個人問題早就被眾人視作是"老大難"問題,現在終于開了葷,大伙在起哄的同時,也是為唐奕高興.

可惜,這次唐奕錯怪曹老二了.

曹覺被唐奕吼的一愣一愣的的,幸好昨天贏了錢,這貨倒是出奇的有耐心,嘿嘿一笑,"莫急,別的事兒."

唐奕一皺眉,"什麼事兒?"

"護送前來的兩萬禁軍今個就要返程,放不放?"

"放個屁!"唐奕瞪時眼睛一立,全當剛剛的話沒說過,嫌棄道:"傻啊!?正缺沒人手呢,你說放不放?"

曹覺一撇嘴,"那你可得自己想招了."

"想什麼招?"

"干掉那兩個領軍虞候."

嘎?

一句話把唐奕憋的夠嗆,回過神來卻是為之一肅,眼神一眯.

"誰啊?得費這麼大勁?"

看曹老二的表情就不對,按理說,殿前司那就跟自家後院一樣兒,一般的殿前司軍將,不管是看都指揮使王守忠的面子,還是看官家的面子,都不至于頭天到第二天就想跑.

再說了,這麼好的一個巴結癲王的機會,有點腦子的起碼要出來露個臉.

而這次,要不是曹覺提醒,唐奕還真想不起來從昨天抵達到現在,那整整兩個整編軍的頭頭腦腦就沒往前湊.

看來,這里面是有文章的.

......

曹覺會心一笑,看來唐奕是察覺了什麼,意味深長地吐出兩個名字:

"石全海,石全安."

"日!!"

唐奕直接罵娘,"這特麼怎麼干掉?"

那是馬軍都指揮使石進武的兩個新兒子....

"那沒辦法,你只能放他們走了."

"......"

唐奕一陣沉默,心道,放走了不甘心啊!

可是再一想,這事兒不對啊?

偏頭看著曹老二,似是自語,又似是逼問:"趙禎這他媽是什麼意思!?"

唐奕這回可沒壓低調門兒,一桌子的人為之一肅,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停了下來,怔怔地看著唐奕.

"這....這是怎地了?"曹佾無措地問出聲兒.

大過年的,又是他大喜的日子,怎麼好好的提到了官家,而且言辭之烈已經到直呼陛下名諱的地步了.

唐奕不答,目欲噴火.

"他這麼玩,就有點過分了吧?"

"大郎!"吳育放下筷子,冷聲喝令."好好說話!"

"......"

"......"

"好好說話?"唐奕反問一聲."拿我兒子架在火上烤,我他媽還好好說話!?"

曹國舅一怔,既是隨船來的,當然知道禁軍領兵的是石全海和石全安,瞬間明白了唐奕的話外之音,登時冷汗都下來了.

"陛,陛下還不至于吧?"

砰!!!

唐奕猛一拍桌子,"你閉嘴!"

"讓人當棋子,現在才知,你還好意思說!?"

"......"

曹國舅立時啞口無言,臉色灰白.

良久方道:"若真如此,那..."

"那陛下確實過分了!"

......

此時,桌上除了曹家兄弟和唐奕,沒人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吳育眉頭已經擰到了一塊兒.

知道唐奕發起火來是沒法交流的,只得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曹國舅.

"到底怎麼回事?"

曹佾頹然地萎作一團,出神道:"護送的兩軍虞候...."

"是石進武的家的老三和老五."

"嘶!"吳育倒吸一口涼氣.

打混官場幾十年,老相公又怎麼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這......這......"這了半天,吳老頭竟一時也無言以對.

"大郎......"卻是曹佾率先打破僵局."某以性命擔保,事先我曹佾絕不知情!"

"而且,而且我相信陛下也非......"

"行了!"

唐奕不耐煩地打斷曹佾的話,此時只覺心煩意亂,再難控制情緒.

"他就算有那麼一絲絲的歧想,那也不行.那是老子的骨肉,不是你們官場弄潮的棋子!"

"大郎!"

此時場中最尷尬的是福康,輕喚唐奕,眼中含淚.

"我,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父皇......父皇一定不會害你的."

唐奕抬眼,見她楚楚可憐之態,心中一陣刺痛,想說什麼,卻是絕難出口.

只能心中暗道:"他會不會害我且不說,但他絕對是對那個孩子起了歹念啊!"

......

--------

此事看似迷離,其實一說就懂.

護送南下的禁軍出自殿前司,既顯出趙禎的重視,又用的是觀瀾系的力量.

可是,領兵的將領卻特麼不是觀瀾系的人,而是汝南王府那一頭的.

石家是什麼背景趙禎會不知道嗎?

那他為什麼用了這麼兩個人?

有非常多的可能,但是,沒有一個可能對唐奕有利,也沒有一個可能對趙禎不利.

第一,唐奕和一個青樓歌伎生了孩子,不論從趙禎要嫁女的角度,還是唐奕癲王這個身份的角度,對皇族都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趙禎不喜歡這個孩子,不想他活著到涯州.用和唐奕有大仇的汝南王府的人,其心自明.

第二,趙禎在試探石家,對于這個不弱于曹王兩家,而且比潘楊量更重的將門,趙禎不可能不在意.借此南下之機試探一下,不無可能.

也就是說,不論那孩子能不能活著到涯州,對趙禎皆無害處.

一個剛出生的孩子,遠赴萬里,死在路上再正常不過.可是,唐奕卻要把這筆賬算在石家頭上.以唐瘋子之名,石家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而若孩子平安到達涯州,說明唐奕斷腿之策確有其效,確實從根本上瓦解了那一家的影響.那麼,趙禎便可不記前嫌,展現他的仁慈大度,重新把石家拉回到自己的麾下.

那意義可就大了去了.

改革方興,有石家之助,即使狄青的二十萬大軍不回京,趙禎在京師也有了底氣,自然可放手為之.

....

還有一種可能.

唐奕從曾公亮那里扣了一廂的水軍,這事趙禎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以癲王的尿性,現在往涯州送軍隊就是肉饅頭打狗有去無回,趙禎不想唐奕手里有太多兵.

所以,才派石家人來,唐奕就算想留也留不住.

....

--------

不論哪一種可能,對唐奕都沒有好處,對唐奕的孩子都是一種威脅.

你說唐奕能不炸嗎!?

......

可惜,唐奕還是太嫩,論度人之術,他和趙禎根本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還有另一種可能是唐奕沒想到,曹佾沒想到,連久曆權謀的吳育也沒想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