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夜夜新郎
g,更新快,無彈窗,!

夜幕四垂,乳娘幾乎是用搶的才把孩子從唐奕手里奪下來. 更新最快

雖有不舍,怎麼也親不夠,可唐奕抬頭看天,卻是時辰不早.

又看了一會兒,迷迷糊糊隨時過睡過去的小娃娃.

志得意滿的誠心一笑,滿足了而去.

到了院中,海風一吹,倒讓唐奕為之一松.偏頭看向散落院中的幾個小樓都亮著燈.不由會心一笑.

再不遲疑,大步朝其中一間走去.

行至門前,深深的吸了口氣,推門入.房內燃著一盞小燈,略有昏暗.

一紅妝麗人危坐床頭,朱唇黛眉,紅衣金釵,顯然是精心打扮過的.

但見唐奕推門,忐忑的抬眼望來,眼中有柔情,亦有無措.

唐奕安步入內.來到床前,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麗人...

淡淡一笑:"姐姐今日最美..."

...

君欣卓一時無措,縱有甜蜜,卻是開始暗罵巧哥與福康把她推到最前來了.

"這裙子好看,怎沒見你穿過?"

"巧哥拿來的...說是總要有些喜氣."

唐奕不由暗笑,那丫頭的心思他哪里會不知道?要說福康講究這些他還信,巧哥....

紅衣喜慶不假,可是遠在開封還有一個人也偏愛紅色....

這是在向唐奕無聲示威,表示不滿呢.

漸漸斂去笑意.默默看著君欣卓良久.

群欣卓本就無措,被唐奕這麼嚴肅的看著,更是手都不知道放哪兒了.心中一暗,無端端怎麼擺了一副冷臉?

不是該....該說些體己的甜蜜話嗎?

"你不喜歡....我這就換下."

說著就要當真要換掉紅衣.

可是,剛有動作,唐奕那邊也動了....

不是好言勸阻,也不是急聲催促.

不是怒了走之,更不是走上前來....

而是....

兩手前抱,高舉過頂.然後緩緩落下,一揖到地.

"奕得天眷,承蒙娘子,十年不棄,受我一拜!"

"你...你這是做甚!?"君欣卓又喜又急.

萬沒想到唐奕會有這麼一出...

"你,你起來啊,我,我自甘心,你何必...."

還沒等君欣卓說完,誰知那邊的唐奕臉子又一變嘿嘿一樂.直起腰來.

"願意就好,吹燈!"

"睡覺!"

"...."

君欣卓哭笑不得,這什麼人啊,還反應過來,那邊唐奕噗的一下吹滅燈火,屋內登時漆黑.

緊接著,君欣卓就覺一股炙熱的氣息撲面而來,那家伙趁黑一把將自己攬在懷中,就勢一倒,二人便滾在了床上.

君欣卓心神一亂,下意識的推遠唐奕.

"你,你你要做甚?"

"自是做該做的事."

"可..."君欣卓更是心亂如麻,盼著這一天,真到了這一天,卻又有患得患失起來.

"可是別人洞房花燭...不是要..."

"要什麼?"唐奕停下動作靜靜等著君欣卓的下文.

"不是要..."君欣卓聲若蚊蠅....."不是要先說些..."

"你我不用..."

"唯獨你我,不需那些繁文俗禮,甜言蜜語..."

"你我早就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話,都在心中...不消說."

"因為....都懂."

"...."

君欣卓聽得癡了...只當這是天下間最美的甜言蜜語.主動抱動唐....

這一抱,正應了,'不消說,因為都懂’.

黑暗中,唐奕自知十年等待終是水道渠成,順勢任意施為.

竹樓花香所至,盡是滿園春色.

....

唐奕不知道,此時.

此刻.

小院外的黑暗里,一個腦門兒頂著大金印子的齷齪漢子,見唐奕進了君欣卓的屋,沒一會就熄了燈.

登時一臉得色.

"小樣兒的!關門就不知道你玩的什麼把戲了!?"

猛一轉身,看向身後.

"拿來!!"

黑暗中,又露出兩張苦瓜臉....

一邊呆呆的看著黑燈下火的竹樓,一邊不情不願的各掏出一疊票子.

秀才恨恨不平"這鳥厮!還真干得出來!"

另一個賤純禮,則是滿臉懊惱"我就說這貨不那麼簡單,竟真的把君姐姐排在首位!?"

"有什麼稀奇!?"曹老二一臉得意,他是先走了,沒聽到後面的話.可他還是敢和這兩個家伙打這個賭!

結果...賭贏了吧?

"直娘賊!"

秀才又罵了一句.和著他們聽到的東西都是反的,白天在廳里人家不是爭頭籌,而是在歉然.

"這鳥厮好事占盡!端是惱人!"

賤純禮則道:"家風真好...得跟大郎取取經了.."

"取個屁!"秀才一下輸了相當于從前半年的餉錢,心里自是不憤.

斜眼瞪著竹樓方向"一夜三洞房,也不怕累的明天下不了地!"

"那叫啥來著?就他常說那句."

賤純禮立時接道:"****!"

"對對!****!"

"一夜就耗盡精魄而亡!"

再不想多留,大步離去!

.....

第二天一大早,大年初二.

照例大伙兒還得聚在一處會餐慶新.

日上三杆,早飯都要涼了,才見唐奕帶著三女姍姍來遲.

曹覺他們幾個小年青,立時來了精神,緊盯著唐奕,就著這厮,是不是腿軟的走不動道兒了.

可是,這孫子行啊,腰不酸腿不疼,走路帶風,一點事都沒有.

幾人不由失望,特麼三個都沒吸干這厮.

倒是曹佾眉頭一皺,不對勁兒啊?

他關注的不是唐奕,而是她身後的三個娘子.

怎麼只有君欣卓挽起了發髻,做人婦裝扮?蕭巧哥和福康則是長發及腰,依舊是少女姿態.

小聲兒和潘豐嘀咕,潘國為也是一怔,是有些蹊蹺....

趁著吃飯的當口,眾人自聊自的沒人注意這邊,曹國舅實在難忍疑惑,小聲與唐奕嘀咕:

"你不洞房嗎?"

"啊,怎麼了?"唐奕答的理直氣.

"那怎麼....."

"什麼怎麼?有話直說!"

得,曹佾暗道,這可是你讓我直說的.

"怎麼只君娘子一人挽髻?"

說到這兒,曹國舅上下打量著唐奕,"你不會是不行吧?昨天都是吹的?"

這貨肯定是力不從心,一個就敗下陣來了.

只見唐奕大嘴一撇,"你當老子是說評話的,趕場子啊!?"

說著,靠到曹佾耳邊,壓低聲音,"我這洞房和別人能一樣兒嗎?"

"洞房三天,一天一個!"

"噗!!!!"

曹國舅當真是剛到口的一口白粥直接就噴了出去,看怪物一樣看著唐奕,言語之中嫉妒滿滿.

"你他娘的還真是夜夜做新郎啊!"

又食言了,我的問題.

昨天羊羊將近十點才到,耽誤了一會兒,本想連夜碼字.

可是....

羊羊給咱帶來一罐子外國糖,說是吃了能睡好覺.

蒼山土鱉了....

嘗了兩顆,挺好吃的,又吃了兩顆....

結果特麼比我吃的安眠藥還沖,直接撂倒,一覺天亮.

......

今天都補回來.大伙勿怪.

另外,昨天在作品相關更新了一點曆史小知識,那個更新不提醒,很多人看不到,想看的自己翻到最前面去找.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