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要你多嘴
g,更新快,無彈窗,!

抓鬮?

抓鬮!!

抓鬮......

眾人只道這瘋子也是沒誰了,怎麼就想出這麼個損招?

太......

太特麼......

太特麼天才了!

剛剛還言之鑿鑿說並娶不是什麼好事,難共處的潘國為回過神兒來,怔怔出聲:"好像,好像也沒什麼難的哈?"

特麼有什麼難事兒抓鬮不就得了?萬事天定,誰也別怨誰.

怎麼他早先就沒想到這個道理呢?

別說潘豐了,在場有一個算一個,誰都沒想到原來這麼簡單.

為什麼呢?一來,大伙兒根本就沒往那方面想;二來,也沒一個有唐奕這麼無恥.

當著三個老婆的面,說咱們抓鬮來決定先上誰的床,虧他說的出來.

......

--------

不過,等大伙兒回過勁兒來,一個個把脖子抻的老長,注意力更是集中.這場面,八輩子也見不到一回,可要看個真切,起碼得知道誰拔得頭籌,誰又落于人過吧?

"日!"

曹老二不禁暴了粗口,"直娘賊,這厮好事占盡,卻是惱人!"

得,都不出聲還好,唐奕都快忘了院子里還站著一幫子看熱鬧的.

曹老二這一嗓子,倒是把唐奕罵醒了,先不說抓鬮的事兒,一回身,咣當,把廳門給關上了.

"該干嘛干嘛去!我們家的事兒,你們上什麼心?"

"......"

"......"

"......"

看著緊閉的廳門,眾人欲哭無淚,正是精彩時刻啊!

精彩沒了,你讓我等怎麼痛快得了?

"啪!"回過味來的秀才照著曹覺的後腦勺就是一個大巴掌.

"讓你他娘的多嘴!!"

曹老二被打的一愣一愣的,哭著臉道:"我哪......"

啪!!!

身後又是一下.

曹覺怒了,特麼沒完了啊!?

"媽了個巴子,誰......"

好吧,是自己的親哥哥,曹佾.

"大哥你也..."

啪!!

曹國舅不解氣地又來了一下,"讓你多嘴!"

曹老二徹底崩潰,看看秀才,又看看大哥,再看看怒目以視的眾人,登時覺得人生了然無味.

里邊那位溫香軟玉,正愁今晚和誰睡,老子在這兒不光愁今晚誰和我睡,而且還得背鍋.

眼睛一立,瞪著牛眼,沖廳門大吼:

"唐奕,老子和你沒完!!"

罵完,調頭就走,大有生無可戀之勢.

他走了,別人可是不想走,只盼再聽聽,說不定能聽出來個誰先誰後.

......

等啊,等啊,里面半天也沒了動靜.

終于,一個脆生生的聲音無端驚叫出聲兒:

"我不要......"

"給福康姐姐吧."

秀才立時來了精神,這聲音是蕭巧哥的,難道?

這時,福康公主糯糯的細語也拔高了幾分,外面聽得真切.

"為什麼是我?我也不要."

......

眾人以為聽出了大概,賤純禮一撇嘴:"看看吧,我就說沒那麼簡單!"

"還抓鬮?"面上表情大有幸災樂禍,願見其哀的味道.

"再賢惠的娘子,這個時候也得放下身段爭一爭了吧?"

"誰不想掙一個頭籌,將來也有底氣?"

秀才深以為意,幸災樂禍道:"且看這厮還如何瘋得下去!"

這可比洞房花燭之夜去聽牆根兒有意思多了.

這時.,屋里又有動靜傳來:

"君姐姐,還是你...."

得!

眾人只道果不其然.

福康自不用說,那是官家之女貴不可言.

蕭巧哥又是什麼人?是大宋盟友大遼後族嫡女.

唯有君欣卓,無依無靠.雖然王德用視其如親孫女,但和那兩位卻是沒法比較的.

吳育滿意地點了點頭,背起手來,轉身與孫郎中慢悠悠地出了小院兒.

既然有了結果,那他也就不用像這些年輕人這般跳脫了.

他能聽到現在,可不是什麼幸災樂禍看熱鬧.

事有緩急,人有親疏.蕭巧哥那也是老頭兒當閨女一般看待的人,當然希望她好.

至于蕭巧哥和福康誰占先,那就不重要了,畢竟那是大宋的公主.吳老頭兒這點還是很明事理的,兩人誰占先都行.

......

哐當....

似乎真有了結果,廳門應聲而開.不見三女出來,卻是唐奕春風滿面地跨步而出.

見院子里還站了一圈兒人,立時眉頭一皺.

"怎麼還沒走?缺德不缺德!?"

眾人心頭一熱,才不管他樂意不樂意.

"誰先誰後!?"

"...."

唐奕一翻白眼,這幫人也是閑出屁了.

"滾滾滾!"不耐煩的開始轟人.

"老子洞房與爾等何甘?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秀才不依,"洞房你總得擺酒吧?"

"洞房擺什麼酒?又不是拜堂!"

范純禮則道:"那你洞房總得有喜服吧?且說先與哪位嫂子?我這就去准備!"

唐奕面容一肅,"喜服?也不必!重要的是過程,而非形式."

噗!!

人要是無恥到這個地步,是個人也沒招了.

賤純禮吃味道:"直說乃淫人是也,何苦強辯?"

唐奕眼睛一立,"直說乃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何苦強辯?"

"滾滾!"再次轟人.

說著,還直接在范純禮屁股上鐙了一腳,強把這貨踹出了院子.

范純禮不肯走,"大過年的,咱還沒用嫂嫂們拜年呢."

"愛哪兒拜哪兒拜去."攆牲口一般把包括曹佾,潘豐在內的眾人趕出去.

籬笆牆一關.

"今兒個誰也別來煩我."臉上不自覺露出得意之色."我要陪兒子,沒空搭理爾等!"

"日!"賤純禮暗罵一聲,嘟囔道."也不知道哪個猢猻剛剛嚇的面無人色,差點跳海."

"你!!"

見唐奕吃癟,這賤人更是來勁,一邊加快腳步遠高唐奕,一邊又道:"一夜三洞房,也不怕累死你!"

"賤老三,你回來!"

......

--------

這一天,唐奕幾乎抱著孩子沒撒手.結果小家伙也不含糊,在唐奕身上又拉又尿,那叫一個歡實.唐奕也不嫌棄,一天換了四五回衣衫,卻樂此不疲.

兩世為人,突然來了個兒子,別管是酒後亂性,還是什麼別的原因,這個上蒼賜下的小生命讓唐奕不知所措的同時,也讓唐奕猛然意識到:

他當爹了,而且馬上又要為人夫,再不能無所顧忌的活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