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與君分享.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沒更新,只想聊聊天.

當然明天必保是四合一往上走補回來

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就是心里不爽,寫不下去.

.....

連著折騰了三個來月,終于明白什麼叫心力交瘁,說句題外話,不是逼到睡馬路的份兒上,千萬別弄房子.去半條命算是"房爺"開恩.

總之,終于終于勉強算是塵埃落定.可以沉澱下來好好碼字.也能和大家多多交流了.

早起在v群水了一會兒,群里的兄弟應該看得出來,逗逼的蒼山又回來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用了整整四個小時,把三個月來的章節說,近萬條書評,還有qq書城,所有的評論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說心里話...

一點點想動鍵盤的心思都沒有了.

....

兄弟們不要說什麼不用理會,安心寫你的書這樣的寬慰之言.

看書評,是對寫書評的一種尊重.同時,商業寫作與傳統文學不同之處就在于,它無法無視市場的反饋.

當然.

千人千面,涼介有別.

套用一句挺賤的話說:我不是人民幣,做不到所有人都滿意.

書評說什麼的都有,我都很理解.有不喜歡的,您慢走.

有挑毛病的,確實是毛病咱們虛心接受.

有盜轉正的,蒼山甚感欣慰.

有誇的我都不好意思看的.....我還是看了....而且看的還挺樂喝.

當然,還有許多比蒼山還懂的,來斧正.我謝謝你.

給咱留點臉面,靠它吃飯呢.砸我飯碗不合適吧?

.....

種種種種,不勝枚舉.

別急著表態!

作為一個臉皮夠厚的作者,這點書評還不至于讓我寫不下去.正如我常對曆史新人作者說的一樣.怕挨噴就別寫曆史,寫曆史就別怕噴.

因為肯定有比你還不懂行的被你忽悠住.

我再意的是,不被理解.....

斷更,更的慢,這無可厚非,縱有千般理由,耽誤各位爺看書了,你就有資格噴,甚至有資格說些風言風語.

我說的理解,也不是這種理解.

我說的是...不被環境所理解.當然,不光是我,現在幾乎所有曆史作者都面對同樣的問題.

就是曆史網文該怎麼走下去?

我有點混亂,不知道自己說得清說不清.

曆史網文,學名叫曆史背景下的商業網絡文學.

商業需求決定了整個行業的現狀.商業模式也決定了曆史文的意識形態.

商業模式,更決定了,十五年前的曆史文是穿越流,十五年後的曆史文還特麼是穿越流.因為市場決定著產品的命運,不不穿,就沒有帶入感,就得撲街.(個別至高神級除外.)

那市場是什麼樣的市場呢?

說句得罪人的話,市場是低齡化,非專業,鮮少有對中國大曆史有自己獨立的曆史觀的年青人.問大伙兒一句,看過正統二十四史加清史搞的有幾人?資治通鑒有多少人讀過?古文觀止,群書治要.十三經,還有清版的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又有多少人讀過?

那些枯燥到讓人抓狂的之乎者也才是真正的曆史....

而現在年青人所謂的曆史,在論壇里,在百度百科里...甚至是在像我這種無良作者的小說里!!

他們看到新奇的觀點,看到有別于今的表述.深深的記在腦子里,當那就是曆史.那就是正確答案.

殊不知,要是有那麼簡單,曆史也就沒有如今百家論鳴.一言說,有萬般解的局面了.

也不會有人喜歡陳寅恪,有人推崇錢穆,更有人只信吳晗了.

當朝太祖讀了十幾遍資治通鑒,一代偉人也不敢說全通全悟.何況咱們就網上看幾個標新立異的貼子,讀幾個無良作者的討巧噱頭?

說了這麼多,不是吐槽,也不是鄙夷某些讀者.

因為這樣的現狀,作為曆史文化輸出者的作者本人,也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我想說的是現狀.

小說!

曆史小說!

它首先是個小說!!是一個自然人腦袋里臆想出來,源于生活,卻高于生活的藝術文字.

文字的魅力不在于感觀,而是讀書的人通過自己的思維形態,在腦袋里二次構建起來的另一個虛幻.

所以....

即使再貼近曆史,它也不是曆史!

可是現狀又是什麼呢?現狀就是作者為了獵奇,為了標新立異,為了讓讀者相信這就是真的曆史.極近所能.搜腸刮肚,把一些不是真相的真相寫的言之鑿鑿.

眾位爺立馬信以為真,只當中華文明五千年風風雨雨就是這麼過來的,你別人不是這樣兒那你就是胡寫!就是什麼都不懂!!

有異文者,必群起而攻,彰顯學之淵博,思是縝密.

于是!像我這樣的作者,更是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半步.規規矩矩自己也把自己的小說,當成了曆史...

甚至到,一些有爭議的,還不算錯的東西甯可不用,也不拿來招罵.

再于是乎,曆史文就成了,一條越走越窄,越走越沒新意的"大分類".

讀者以小說當史,作者不敢施展拳腳.放飛想像力.

也就形成了今天:

十男九穿越,還有一個是撲街.

穿清不造反,菊花套電鑽.

穿古若從商,純屬腦灌漿.

等等等必需的套路.

禁錮了作者的思維,也禁錮了讀者的眼界.

....

其實,我們跳開所謂的曆史常識.用客觀的眼光看古人.傻嗎?比猴兒還精!

刻板嗎?一點都不木訥.

....

還是舉幾個例子吧.都是今天在書評區看過的.事先說明,沒有對噴的意思,咱們心平氣合的來一回"學術討論".

比如有一個讀者,吐槽主角天下至圓之說,就自配涯州,太過牽強.他說打斷了皇族的腿都沒事.瘋瘋顛顛也沒事兒,就一個天下至圓就不行了?

兄弟,我給你說一個事實.

元末宰相脫脫所整理的《宋史》全書一共:本紀,四十七卷,志,一百六十二卷,表三十二卷,列傳二百五十五卷.

本紀就是兩宋皇帝的日常還有國家大事.這個自然不用說,是要第在第一位的.

志,則是介紹兩宋的地理天文,禮樂儀衛,選暗官制,食貨兵守等等的文獻.

表,和列傳這里不提.

只說這個志.包括了兩宋的方方面面,那麼地理,天文,禮,樂,儀,衛這些介紹,哪個排在首位呢?

天文!!天文居首,律曆其後.

這樣一說,你可能就明白天文在古代,至少是宋朝的重要性了,也應該理解"天下至圓"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了.

.......

再比如,種馬說.

好像吐槽這個的還不少(多為女性讀者).

種馬嗎?一百八十五萬字才有孩子,一百八十五萬字才剛要主觀開葷.這特麼要是種馬,我也是沒招兒了.

這是一部男人書,全書寫到這里,我敢保證,女性角色把對話,表情動作都加一塊兒,絕超不過五萬字.還種馬.

哦....

你們可能會說,都四個了,還不算種馬?

好吧,如果這算種馬,那麼我告訴你,要是按照你們的邏輯去考究,主角還必需種馬...

因為在古代,一夫一妻那是平頭百姓的事情,要是有錢人,士大夫,皇親國威一夫一妻,那特麼事就大了!

就算男的再愛自己的老婆,不想納妾,老婆都不干,不跟你一哭二鬧三上吊,算你抄上了.

因為不管男人願不願意,不納妾對于正妻來說,就是她責任,是失德,是善嫉.是要被人唾罵的.這個鍋正妻就算不想與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她也不想背.

失德的後果不光是名聲不好,而且還有實際利益的牽扯.因為失德是"七出"之罪,哪天惹男人不高興了,隨時可以評這一條休了你!

當然,七出三不去.如果你有"三不去"保身,你不用怕這個.但這畢竟是少數,多數正妻是不敢失這個德的.

........

再比如--"日"

我可沒罵人啊,我只是說"日"這個字.

有讀者說挑毛病,古人聽得懂'日’?太出戲了,帶了一波好節奏.

那麼咱們來說說日這個字.

說到日,不得不提另外一個字"肏"

這個字.....不太文雅,不過一般"有點學問的"男人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讀"cao"四聲.字如其意,入肉....

可是,古時這個字卻不讀'cao’.

讀....."ri".

許多古籍,還有《康熙字典》都有記載.而且意思和現在的"日"相同,都是粗話.

有意思的是古人還用它來形容別的.

"肏攮(nang)"就是粗話里的"吃喝"的意思.

原文中,蒼山要是寫"肏!"那以現在的讀音,就太直白粗鄙了.所以還是"日!"吧....

.....

------------

"坊巷禦街,自宣樓一直南去,約闊兩百余步,丙邊乃禦廊,舊許市人買賣于其間,自政和間官司禁止,各安立黑漆杈子,路心又安朱漆杈子兩行.中心禦道,不得人馬行往,行人皆在廊下朱杈子之外.杈子里有磚石砌禦溝水兩道......"

這段文字節選自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原文.

用來回答一位創世書友的疑惑,我在書中描寫開封繁盛的時候寫到:禦街寬余百丈,他認為不可能,現在也沒三百米寬的馬路,古時怎麼可能?

只得拿古人的牙慧來回答.

孟元老在文中道:"約闊兩百余步."

古時的一步,是左右腳各行一步,也就是現在的兩步.標准是一點五米,換算下來,正好三百多米,百丈有余.

這不是蒼山胡編亂造,最多只能算孟元老吹牛逼.如果他寫的是假的的話.

.....

--------

這樣的書評太多太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沒有和大伙兒茬架的意思,只是通過這些書評讓我突然意識到,也許在講故事吹牛逼之余.蒼山有責任讓大伙兒了解一些,正統的...非獵奇,賣弄的真正曆史.

我知道我改變不了什麼,一家之言微而寡之.可是....至少我能讓看我書的這三萬多個正版讀者.對曆史有一個真正的,客觀的認識.

至少讓我筆下所寫的北宋中頁,真實的呈現在你們面前.

當然,我的筆力不夠,我沒有能力在寫出錦繡文章的同時,還要兼顧曆史真實性.

所以.....有一個想法.從明天開始,每隔幾天,蒼山現在作品相關里摘錄一些,至少可信的,有可讀性,還好玩的,正史原文,譯文.

不過多賣弄,只做一個搬運工.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喜歡....

也許有人說我是來看小說的,又不是看什麼真實的.沒關系,那你就只看小說就好.哪怕只有一個人看,只改變了一個人原本的謬誤.那也算功德一件吧....

......

放心,這個工作不會影響更新,我只把自認有價值的東西揀選出來,抄錄可以交給老婆來完成.

今天就說到這兒吧,啰嗦了.不知道你們能否懂得蒼山心中的焦慮.我相信你們都是深明大義的,善解人意的.會懂的,對嗎?

.....

我愛曆史,也愛我的故事.

我想一直寫,一真寫到寫不動為止.

可是我不想前方的路越走越窄,不想十年後,我的故事,還是一個屌絲穿越千年.即小心翼翼,又得假裝精彩.

我心里的故事,宏大,且天馬行空.可惜...它違背了商業寫作的條條框框.它終究要伏蟄.可能隨我化做塵土....

泯然于世.

(沒改錯字,且心煩意亂,將就看.)

..

Ps:最後啰嗦一句,現在你們看到書中所有的疑惑,所有的不明白,在不遠的將來,都會有答案.沒崩,只是我要吊著你們.咬我啊!?

耐心點,高潮是需要低谷來襯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