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一次十環(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的?"

"你的!"

唐奕一哆嗦,差點沒把孩子扔海里.

"去,別鬧!"

臉上的表情,豈可用驚悚便可形容?

心中也是吶喊止:老子練的可是童子功啊,還是處男好不好?哪蹦出來的孩子?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曹國舅聞言,嘴角上揚,"你當本國舅連年都過不安穩,萬里迢迢就是來給你送個玩笑!?"

"呃......"

唐奕登時呆立當場,縱有不信,也是無言以對.

真是我的種?不能啊?真當看一眼就懷孕啊?

特麼腦子都不會轉個兒了.

孩子啊,還是活的!

特麼還是我的!?

搜腸刮肚,絞盡腦汁,把這輩上起過的邪念,加上輩子射在牆上的都算進去,也想不出來他媽老子什麼時候開過葷!?

是不是"九世處男"那咱不知道,可是至少這兩世,唐奕敢肯定,我是清白的......

面容一垮,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衰樣兒,"真不是我的."

曹佾觀之,登時臉上表情比唐奕還精彩,有幾分怨氣,幾分幸災樂禍,幾分想笑,還有幾分無語,這爹讓你當的,也是沒誰了.

"還真是你的!"

"真不是我....."

話還沒說完,身後一個脆生生的聲音猛的傳來,嚇的唐奕差點又沒把孩子扔海里.

"喲,好俊俏的娃娃呀!"

縱使蕭巧哥的嗓音婉轉動聽,現在落在唐奕耳朵里,也好似九幽轟鳴.

僵著身子回望,登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的娘親喲,蕭巧哥,君欣卓,加上福康,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他身後.

壞了,唐奕腦子嗡的一聲,更是不好用了.

看著三個女人面無表情,卻又好像什麼表情都有的面容,唐奕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呵呵,心中的如意郎君,有情有義的唐子浩,突然冒出一個娃......

人設要崩!

下意識脫口而出:"和我沒關系!"

"噗!"

曹佾直接就噴了,和你沒關系?你的孩子和你沒關系?

而三女之中,屬蕭巧哥性子最辣,

唐奕一說和他沒關系,蕭巧哥依舊盯著他懷里的孩子,也不直說.

"還別說,眉眼與唐公子卻有幾分相像呢."

"......"

都唐公子了?

唐奕一時無助,被蕭巧哥帶溝里去了,下意識低頭,這才第一次細看那小模小樣的奶娃娃.

此時,小家伙正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唐奕,小鼻梁高挺,小嘴唇兒薄薄的.見唐奕也看他,一咧嘴,笑了.

......

唐奕一陣恍惚,小孩他見多了,可是這個卻尤為不同,一時間,心都化了.

下意識喃喃出聲:"還真挺像我......"

說完才發現,說錯了.

立時一個機靈,"不不不不,不是,哪哪哪哪,哪像啊!?"

蕭巧哥抿嘴一笑,不與唐奕說話,轉向曹佾.

"敢問國舅爺,孩子的生母卻是哪家的娘子呀?"

"對對對對,這誰生的?"

唐奕腦袋不好使,蕭巧哥一問,他才想起來,特麼孩他娘是誰還不知道呢.

"哼...."曹國舅半哼半笑.

"孩子的娘親可是來頭不小呢."

"誰!?"唐奕眼睛一瞪,聲色厲斂.

"倒要聽聽,是哪家的惡婦竟敢誣陷于我!"

曹國舅更樂,"誣陷?也對."

"堂堂大宋嗣王爵,複燕首功之臣的唐子浩,卻和一個不入流的歌伎名妓生了個庶出長子,這還真是天大的誣陷啊!"

"嗯..."唐奕點了點頭.

"啊!?!?"

"冷冷冷冷,冷香奴!?"也是怪了,第一反應就是那個紅妖精,幾乎是脫口而出.

緊接著發現,又說錯話了,又加了一句:"什麼時候的事兒,我怎麼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這回連一碼頭的丫鬟,婆子都笑了.

癲王就是癲王,這話也說的出口?你欠下的風流債,你還不知道?

曹國舅也是哭笑不得地看著唐奕,知道這個孩子會對他震動不小,可是沒想到這麼大.也不知道是腦子真不好用了,還是在三個女人面前裝傻.

"孩子的生辰是七月二十九,你自己算算日子吧."

"七月二十九...."

"往前數十個月...."

"正好是嘉佑二年離京前後...."

"靠!!"

唐奕登時一臉驚恐,怪叫道:"不可能!那日老子就在她那過了一夜,還特麼喝的不醒人事,怎麼可能無端端就有了!?"

"....."

"....."

他一激動是一點沒含蓄,全碼頭的人聽的那叫一字不落,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就一夜....

不醒人事...

有了....

無不感歎:行啊!准啊!一次就有了?牛啊!吃藥了吧?特麼吃藥也沒這效果吧?

.....

"行了行了!"卻是蕭巧哥打斷了唐奕.

上前接過唐奕手里的孩子抱在懷里晃了晃,小家伙還真有點唐奕的影子.天不怕地不怕,誰抱都不哭鬧,朝著蕭巧哥又是一個大大的笑臉兒.

蕭巧哥立時揚起嘴角,對著小家伙哄道:"真是個好寶寶,我們不聽你阿爹在這里耍寶好不好?"

"我們回家去好不好?"

小家伙就像真的聽懂一般,咯咯大笑兩聲,當是回應.

蕭巧哥更是高興,也不與唐奕說話,回身對君欣卓和福康道:"咱們走吧..."

說著,就像對待自己親生骨肉一般愛護,小心地抱之下船,徑直離開碼頭.

......

------

唐奕看著蕭巧哥三人的背影,心里哇涼哇涼的.

而曹國舅顯然也是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主兒,"這回可是熱鬧嘍!"

"滾!"唐奕大罵一聲,就差沒把自己扔海里,來個一了百了.

蕭巧哥極盡賢惠,對孩子寵愛有加.可是,唐奕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這里面的故事深了去了,滿滿的都是套路.

....

這個時代不是後世,"喜當爹","後媽難當",什麼破事兒都有.

這個時代,新娶之婦進門兒就當娘,甚至是十幾,二十幾歲大小伙子的娘,也是十分常見的事情.

唐宋仕人流行晚婚,但不代表禁欲,家里丫鬟,侍妾難免擦槍走火,弄出個庶出的長子來.

別看有的士大夫二三十歲,四十大幾才婚娶,可是,說不准家里的娃已經會打醬油了.

更有甚者,老子和兒子同場科舉,同時高中,又同時被榜下捉婿的事情也不是沒出來過.

所以啊,像唐奕這樣兒,庶出長子見正妻的事兒並不少見.

而且,正娶之妻不能有任何怨言,要以理待之,視若己出,那才是女德中的"慈愛"所述,生嫉就是失德了.

《左傳》有云:女德無極,婦怨無終.這是記錄在儒家正統的教科書里的.

蕭巧哥三人此翻作態無可厚非,況且三女都不是善嫉之輩,對那孩子定是真心以待.

但是,《左傳》教導妻子慈愛善待庶子,卻特麼沒說不能給丈夫穿小鞋.

關起門來,帷帳一拉,誰知道得有多少苦頭等著唐奕?

更何況,這三個還沒娶成呢,孩子就送來了,這算怎麼回事兒?

蕭巧哥她們就算再良善,心里肯定也不舒服.最後,那點怨氣還不都撒在唐奕身上?

越想越發冷汗,越想越是....

忍不住抱怨出聲兒:"紅妖精啊,坑煞我也!"

曹國舅大樂,"行啦,人家給你生了孩子,你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唐奕聞之,雖有不憤,可是一想到那抹火紅,想到開城城外,貢院門前,江岸之側的靡靡之音,又是頹然地暗了下來.

"她...可還好?"

"還好."曹國舅答道:"有陛下和范公照拂,你不用操心."

說著,曹佾又道:"陛下的意思,想在京中為你設府,好讓她住進去靜養.再不濟,也可住到觀瀾去."

"可是...."

"可是她不肯?抱著她那個凝香閣不放?"

"嗯..."

唐奕一陣無語,咬牙罵道:"這個倔女人,逞什麼能?"

曹佾接不下去,冷香奴是倔,放在別人,知有身孕,又是歌伎的身份,不是做掉,就是得賴上唐奕這棵大樹,謀一個終身.

可是,要不是唐奕送信讓照顧一下她,馬家大哥親自去了一趟,看見她挺著個大肚子,竟沒人知道她懷了唐奕的骨肉.

那這小唐奕出生,就得在青樓花館里面養著,那熱鬧可就大了.

悠然出聲:"陛下暗自徹查,你出京前後半年,只有你帶人進出過凝香閣.並且,只有你在那里過了一次夜."

"那女人除了你,再沒接觸過別的男人,確是你的骨血無疑."

"可是...."下面的話曹國舅憋了一道兒了,終于能問正主兒了.

"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什麼怎麼辦到的?"

"一次...還是大醉...就有了?"

"滾!!!"

唐奕還納悶兒呢,老子槍法有那麼准嗎?第一次開槍,還是喝多了,就特麼是十環?

憤憤下船,追著蕭巧哥等人過去,後面還一堆爛事,不知道怎麼解決呢....

可是,碼頭上那一幫子人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別說唐奕嚇傻了,大伙兒也都看懵了,萬萬沒想到,萬萬沒想到啊,是這麼個"大事兒"!

吳育與孫郎中,還有潘豐見唐奕下來,不由玩味大笑.

吳老頭道:"小瘋子就是小瘋子,這喜酒老夫不知道有沒有命享用,卻是可以先喝一杯新生酒."

唐奕白了他一眼,恨恨道:"為老不尊,妄為人長!"

吳育哪肯示弱,同樣眼睛一橫,"為少不檢,妄為人夫!"

"......"

唐奕立馬就慫了,躲著老頭兒就逃.

這老頭,逮著揭短了呢?

再往前走,就見賤純禮,曹覺幾人剛剛從愣神兒里反應過來,立時豎起一個大拇指,"還真他娘的精彩!"

"啊呸!"唐奕狠淬一口,不與理會,老子當爹看把你們樂的?

.....

"嘖嘖嘖..."辜胖子這賤人砸吧著嘴的聲音傳來.

顯然還嫌唐奕窘的不夠,半真半假戲謔道:"用的什麼方子,如實招來!"

"你等著!!"

最可恨的就是這胖子,特麼早點說,老子哪至于這麼被動?

可惜,現在不是和辜胖子算賬的是時候,家里還有三只老虎等著抽他的筋,扒他的皮呢.

早晚是一刀,早肯定比晚好,硬著頭皮也得回去.

悻悻然地悶頭兒往回走,琢磨著這個事兒怎麼解釋.

走了一會兒,覺得不對.一回頭,後面跟了一大串兒.

"你們跟來做甚!?"

"我看孩子..."秀才答得理直氣壯.

"我看大侄女."賤純禮,曹覺還是理直氣壯.

"我看我干兒子!"潘豐,曹佾更是理直氣壯.

"老夫看我干孫女!怎麼,你能攔我?"吳育更更理真氣壯.

而孫郎中一捋胡須,覺得大伙兒的理由都是渣渣.

"尚不足月的嬰兒,奔波萬里,恐不服水土,老夫要去號號脈!"

好吧,大伙兒連高興,帶看唐奕吃癟,都忘了問孩子是男是女了.喜歡男孩的只當是男孩,喜歡女孩的自認是女孩.

"......"

唐奕一翻白眼,這特麼分明就是來看熱鬧的.

......

--------

郁悶地回到家里,發現上百號丫鬟婆子把院子都占滿了.

"出去出去出去!!"唐奕不耐煩的開始轟人.

"都湊過來算干嘛地!?"

"放休三日,各尋住處,少在本王眼前晃蕩."

"可是..."

一個婦人剛一開口,唐奕瞪時眼睛一立,"可是個屁?"

"再可是,把你們都扔海里去."

"誰敢近我小院半步,老子弄死他."

唐奕現在煩著呢,瞅誰都不順眼.

"滾滾滾,都滾!"

一眾使女嚇的不輕,哪還敢還嘴?低眉掃眼地魚貫而出.

但是,眾人走了還沒一會兒,唐奕就傻眼了.

他是不知怎麼面對三女,在院子里直轉圈.曹覺,吳育等人說是來看孩子的,卻不進去,在院子里抱著膀子看著唐奕直轉圈.

沒過一會兒,蕭巧哥從屋里小跑而出,張嘴就喊:

"奶媽呢?奶媽快進來!"

"奶......"

"奶媽......"

唐奕傻眼了,奶媽,婆子什麼的,剛剛都讓他攆走了.

"我..."

"你什麼你?"蕭巧哥一點笑臉都欠奉."找奶媽來,孩子一直哭鬧,定是餓了."

"啊?剛才不還笑得好好的嗎?"

"少廢話,快找乳娘過來."

"奶媽都讓我攆走了...."

"你!"蕭巧哥聞聲更氣."那還不快去叫回來."

"可...."

唐奕心道,怎麼叫啊?剛剛炮都放出去了,這是讓我坐回去?

"要不,你喂喂就得了,奶娘也挺累的,別麻煩了."

蕭巧哥差點被他氣哭了,頓時鬧了個大紅臉兒.

"我,我怎麼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