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既生瑜,何生亮!
g,更新快,無彈窗,!

魏國公現在,心里有一萬頭神獸狂奔而過,小心肝兒啊,踩的稀碎稀碎的. 更新最快

心道,光盯著文扒皮和唐,包三人了,這位你算干嘛地?竟敢質問老夫?

他哪知道,這殿上論吵架,文扒皮只能算是三流,唐介和包拯勉強入二流.真正的一流強者,一個正在皇帝邊兒上滿心怨念地記筆記,另一個就是眼前這位邋遢大王了.

好吧,別管他干嘛的,反正這一問卻是一刀見血,直取要害,差點沒要了魏國公的老命.

"我......"

"你!......"魏國公一陣慌亂.

"你是何人,怎可在陛下面前胡說?"

王安石都懶得和他廢話了.

這事兒要是魏國公藏著掖著忍這一次,只讓癲王一時痛快那也就罷了,趙禎把通濟渠給魏國公,本來就是安撫,補償之意.

說白了,就是讓你去貪.

可是,你別瑟啊!得了便宜就悶聲發大財好了啊,非要得理不饒人地來殿上鬧,那王介甫還能慣著你那個臭毛病?

那封信往出一拿,他就開始為魏國公默哀了,更是暗自佩服唐子浩殺人于萬里之外,只一句話,某些人就自己往刀口上撞.

唐子浩那要是普通的警告信件,言辭委婉一些,甚至措辭激烈一點,也不要緊.估計魏國公不那麼激動也得掂量掂量,說不得真就把該是唐奕的那一份讓出去了.

可是,偏偏是這麼一句不入流的汙言穢語,再加上之前那一出"蹦著見人",縱使魏國公再老成持重,也氣的什麼都不顧了.

"國公心虛什麼?"王安石還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惱人樣子."下官只是隨口一問,國公就這麼大的反應,莫非......"

"莫非這里面真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

"你血口噴人!"魏國公不得不反唇相譏."此為空穴來風,不足為信!"

指著趙禎手里的信,"只賃那個瘋王的一句汙言穢語,你就妄加揣測,是何居心!?"

王安石淡然一笑,"國公慎言."

"癲王乃陛下親冊的嗣王,爵高你一等,直呼瘋王,有失禮數."

"我......"

"再說,是不是妄揣,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你......"

"國公不會是怕查吧?"

"......"

魏國公直接讓王安石轟的北都找不著了.

"王介甫!"

卻是韓琦看不下去了,再讓王安石說下去,可就沒法收場了.

"你一支度判官,官不過六品,職不通監察,何以亂權,妄論國勳!"

韓琦是王安石的頂頭上司,自認說話還是有點分量的.而且,他也確實說到了點子上.

大宋官體龐大,各司其職,監察貪腐那是台諫的事情,各部屬官是不能妄論的.

不論是士大夫,還是皇帝,對這個都尤為敏感.私議,越權,甚至是告密,這種事兒是小人事,奸民所為,非君子也.

"還不退下!?"

王安石聞主,眉頭一皺.

"計相(同財相)所言極是."

"亂權,妄論,實非我輩所能事."

一抬頭......

"那韓相公在這里干什麼?"

"我......"韓琦沒噎死.

他在這干什麼?他在這當然是借著那條斷腿舊事重提,和魏國公今天的事兩相疊加,給趙禎施以重壓來的.

可惜,一進來就直入主題了,沒他什麼事兒.

"其後文武諸官,又在這里干什麼?"

王安石把炮口一轉,火力覆蓋之下,沒一個跑得了.

眾官屬面面相覷,一時無答.

怎麼答?說我們是來給魏國公站台的?

以前這種群臣請見的場面多了去了,也沒人這麼刁鑽,從這上面挑毛病啊?

"誒......"

王安石長歎一聲,一轉頭,看向趙禎.

"看來,陛下還真要好好查上一查.癲王就一句話,就勾起諸般反映,說不得當真有貪墨**之舉,牽扯甚大啊!"

趙禎差點沒笑出聲兒,這真是個寶啊!剛才還是魏國公一群人氣勢洶洶的逼宮逼朕,只數息之間,卻是反轉的這麼徹底.

"嗯......"趙禎煞有其事的一陣沉吟.

"此事......"

"陛下!!"

"陛下!!"

韓琦,魏國公皆是急急搶前一步.

"陛下,老臣冤枉啊!"

"陛下,王介甫越權彈奏,不可縱容啊!!"

"韓相公這計相當的,可真是不稱職啊."

都沒用趙禎出聲,更不用王安石再沖鋒了.

接下來,文扒皮和包拯,唐介要是還接不下去,那也不用混了.

老包那嘴可是一點口德都不留.

"王介甫身居支度之職,分掌計司八案.其中,發運案所轄汴河,廣濟,通濟,蔡河槽運,橋梁,折斛,三稅."

"正是其所轄之務,怎麼就成了越權了?"

"韓相公不會連自己主司之職所概何務,都不記得了吧?"

唐介也道:"清者清,濁者濁,查一查卻是沒有壞處的.否則,此事傳將出去,癲王舊習自然讓百姓更知其性,可是,若誤會了魏國公真的貪墨枉私,那可就不好了."

"臣請奏!"

唐介話音剛落,文扒皮氣都不讓韓琦和魏國公喘一口,高揖大禮,直接就給趙禎拜下去了.

"臣提請大理寺監察院,伙三司同出,查辦此事.待事實清楚,妄言者重罪,還老國公一個清白!!!"

......

魏國公是怎麼也想不明白,怎麼聊著聊著就成了這麼個局面了呢?

文彥博這麼一拜,這事兒基本就算是板兒上釘釘,就這麼定了.

看著福甯殿上安然高坐的趙禎,似笑非笑的文彥博,還有老神哉哉的唐介和包拯,再加上一個臭臉臭衣袍的王安石.

魏國公心中暗罵,特麼出門沒看黃曆,怎麼趕上這麼一幫子惡鬼攔路!

不過,萬幸.

趙禎最後指派監察院的殿前侍禦史賈昌衡,大理寺承吳奎,並三司共檢,監察通濟渠槽錢.

看上去是查了,可是,可能是官家也不想此事鬧大,用的這兩個人卻是很是微妙.

賈昌衡是誰?看名字就知道了,和賈昌朝就差了一個字,兩人是親兄弟.而吳奎則也是守舊黨人,聽命與汝南王府.大伙兒都是一條船上的人,這讓魏國公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想來,趙禎的君子病又犯了,之前把通濟渠交給魏國公,現在也只是把事情翻篇就算了事,沒打算真拿他開刀.

至于三司,韓琦就是三司使,還有何懼怕?

......

可惜,魏國公想多了......

好不容易熬到趙禎令退,眾人低眉臊眼地往出走,那個殺千刀的王安石也跟了出來.而且貼著韓琦,生怕韓相公聞不著他身上那股子怪味.

"你跟來做甚!?"韓琦瞪著眼睛,咬牙切齒地呵斥.

今天他是既丟了里子,又丟了面子.彈劾唐子浩沒成,還讓這個"下屬"擠兌的屁都放不出一個.

"回去干你的分內之事,少在老夫面前晃蕩!"

王安石一攤手,"計相又糊塗了,下官就是在干份內之事."

韓琦狠不得踹死他.

"你干什麼份內之事?"

"不是徹查通濟渠賬目嗎?小官當然要跟著."

"你!!!"

"陛下已經指派了官員查驗,與你何干?"

"計相真是健忘,卻是要好好回去看看大宋官各職轄了."王安石冷著臉道.

"剛剛包龍圖已經說了,計相忘了?槽運三稅皆在支度司管轄,下官不跟著,怎麼知道這里面有沒有徇私舞弊之舉?"

"......"

韓琦算是看出來了,不光要防文彥博,防唐介,龐籍,丁度這幾個老臣,這個新冒出來的王介甫,也不是什麼好鳥!!!

......

韓琦還不知道,王安石必成大患已經初見端倪,而另一個不世妖孽,還在福甯殿里伏蟄,也等著一個一炮而紅的機會呢.

......

"君實似乎也有話要說?"

等人都走了,殿中只剩皇帝和司馬光,趙禎方悠悠開口問向司光君實.

他心思如發,又怎麼看不出剛剛司馬光一直也是躍躍欲試,只是礙于職責所在,一直沒開口呢?

溫和一笑,一點沒有為君為帝的架子.

"說說吧,憋在心里可不是什麼好事."

司馬光一陣局促,恭敬回道:"倒是逃不過陛下的慧眼."

"什麼慧眼?"趙禎訕笑."只是心中有愧罷了."

"臣...惶恐..."

趙禎言下之意,當然是有愧司馬光.

對于這個唐奕力薦的司馬君實,趙禎確實有虧欠之心.

遠的不說,只他在大遼周旋數年,為燕云得複立下的功勞,回朝之後,就不應該只是一個起居舍人的微職.

可是,也正因為司馬光不止一次為唐奕解圍,和唐奕走的太近,過于敏感,趙禎不得不在這個微妙的時期委屈于他.

"若朕沒看錯,剛剛殿上逞威的,不應該是王介甫,而是司馬君實吧..."

"這...."司馬光當然想說是,文相公燈下黑,看不出端倪,可是....

"臣不敢冒領."

"呵..."趙禎輕笑,知道他是謙虛."說說吧,此事你怎麼看?"

"臣以為...."聊到這個份兒上,司馬光也就不能再謙虛了.

別看起居舍人官兒小,還不如王安石那個支度判官.可這個官還不是一般人能求得來的,天子近臣,蓋莫如是.

"臣以為,陛下把通濟渠交與魏國公,已經是寬仁無雙了."

"哦?"趙禎一歪頭."怎麼講?"

"給了他是陛下的恩,可是魏國公拿在手里卻不知分寸,那就怪不得陛下了."

"臣覺得,借機收回來,也是順理成章..."

趙禎一笑,不無考校之意:"可是朕已經把差事交了出去,想必吳奎是查不出什麼的."

司馬光頓了一下,"臣不敢妄揣聖意!!"

"說說看,朕不怪罪."

"......"

司馬光沉吟了片刻,終還是開口道:

"王介甫終還是管著發運案的槽河稅支,韓計相是壓不住他的."

"還有呢?"趙禎可是知道,一個王安石還不足以左右此案.

"還有就是......賈昌衡!"

"......"

趙禎贊賞的好好看了看司馬光.

"君實為起居舍人,屈才了啊..."

司馬光聞之,急忙拜倒,"陛下謬贊!!"

有趙禎這一句話,司馬光想不起飛都難了.

心下感激聖恩,卻是不知為何,猛然想起一位遠方的故人,忍不住歎道:"子浩神來之筆,千里殺將!!"

"可惜...."

趙禎怔了一下,隨之接過司馬光的話頭:"可惜,此信一但傳開,癲王惡名更甚,卻更是回京無期了."

......

話說回來,為什麼司馬光提到賈昌衡,趙禎立時大贊呢?

因為這一步棋,可以說非驚才絕豔之輩是絕對看不出來的.

這是一步活棋,一舉數得,連趙禎自己都有點小得意,卻被司馬君實看得通透.

首先,他要是想用這件事做文章,大可用唐介,包拯這種大殺器,保准魏國公一敗塗地.

換而言之,要是想不了了之,也可用別人.只要是守舊派,都可以保證魏國公平安無事,可偏偏趙禎用的是賈昌衡!

司馬光能一語說中趙禎的心里,正因為他發現一個細節,那就是:

今天魏國公帶群臣逼宮,韓琦來了,連汝南王府都出動了一個趙宗懿,可是卻偏偏少了一個賈子明.

賈昌朝為什麼沒來?趙禎不知道,司馬光也不知道.

不過,從賈昌朝最近幾年的行事來看,這位汝南王的托孤之臣,並不是與魏國公一條心,這幾乎是肯定的.

所以,趙禎用了他的親弟賈昌衡,主旨不無試探之意.如果這個守舊派的關鍵人物有所松動,那麼趙禎以後在朝上的活動空間會大上很多.

老賈要是和魏國公站在一邊,那麼此事不了了之,趙禎可以接受.可是,如果他和魏國公不是一條心,那就有意思的多了.這件源于通濟渠的貪腐之案能做的文章,卻是足夠讓皇帝開心上幾天.

......

事實上,賈昌朝並沒有讓趙禎失望.

等魏國公一眾人等出了皇宮,也終于擺脫了王安石的糾纏.畢竟不是說查馬上就查,王安石總不能就這麼跟著了吧?

剛松口氣,就見老賈頂著個大太陽站在皇城之外.一見眾人得出,急忙迎了上去.

"老國公怎麼不等等我?卻是有些心急."

魏國公差點沒罵娘,等你!?老子不出來,你也不帶來的.

"哼!賈相爺這朝服換的可是夠精細的."

"呃......"老賈一陣尷尬."忽起腹疾,卻是耽誤了一會兒."

我肚子痛,這沒辦法吧?

魏國公懶得和這老奸巨滑的家伙磨嘴皮子,再說以後的事還要仰仗他的親弟.

緩聲道:"陛下下詔令子平主理,大理寺,三司監理徹查通濟渠槽稅,子明還要與子平通個氣啊..."

"啊?子平主理?"

意外的是,老賈聽到這個事兒一點都不意外.

唯一有點吃驚,就是自己的弟弟來管這個事兒.

心中暗道:陛下啊,你這是逼我...

見賈昌朝半天都不言聲,魏國公眉頭一皺,"怎麼?子明很為難?"

"不是不是......"賈昌朝急忙擺手."老國公誤會,昌朝一定支會子平,讓他辦的妥帖."

魏國公無力地點點頭,老賈能答應,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那子明費心,老夫回府去了..."

"老國公慢走,昌朝這就去子平府上,與之交待."

"勞煩子明了...."

魏國公說著話,由下人攙著,緩步離去.

......

賈昌朝看著眾人的背影,神情漸冷,轉了個方向,真的就去了親弟賈昌衡的府邸.

賈昌衡一見是兄長來訪,急急的迎了出去,這可是稀客.

別看兩人是親兄弟,又同朝為官,可是,這些年老賈處境不好,為了不連累親弟,除歲末年節,祭祀先祖,兩兄弟很少往來.

把老賈迎入內堂,親自點茶相待.

"兄長終于肯來弟這里一敘了."

這麼多年,兩兄弟形同陌路,換了誰,心里也肯定不是滋味.

老賈一擺手,"為兄不德,不能連累于你."

"兄長說的哪里話?兩兄弟,又什麼連累不連累!?"

"再說...."要說賈昌衡沒怨氣那是假的,但不是對老賈的怨氣.

"再說,你看那一家不成氣的樣子,何勞兄長如此殫精竭慮!?"

"誒...."老賈一歎."老夫也算仁至義盡了."

他何嘗不知那一家不成氣候,可是,若沒有趙允讓當年的知遇之恩,哪有後來的"賈相公"?可惜,昌朝已經盡力了......

"算了,閑話少說,今日前來,有一事相告."

當下,賈昌朝把趙禎的有意讓他主理通濟渠案的事情與昌衡一說.

賈昌衡一聽,皇帝給他派了這麼個差事,又是兄長親自來送信.

"兄長的意思是?"

他有點不確定賈昌朝是什麼意思,是讓他網開一面,讓魏國公得以脫身?還是說要改庭異張,借機靠近皇帝一邊?

"拖!!!"老賈吐出一字,是昌衡說什麼也沒想到的.

"拖?"賈昌衡瞪著眼睛."那不是兩頭都得罪了?"

"錯了!"老賈閉著眼睛,一副高深之相."你拖的越久,陛下越高興;拖的越久,魏國公也無話可說!"

"......"

賈昌衡明白了.

拖!!

魏國公的屁股不乾淨,要是一下就查清,反倒太假了.拖的久,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這種事兒在大宋是常態,一抓一大把.

可是,真的能不了了之嗎?

顯然不是,要是沒人想找你的茬當然就不了了之.可要是有人想在適當的時機,做適當的文章,那可就另當別論了,何況那個人還是皇帝?

趙禎的真正用意也就在這里,現在辦了這個案子,本來就是他自己默許的事情,能把魏國公怎麼樣?況且那老國公手里還有守舊派的支援.

可是,找准時機,用另一個事兒把這件事再牽出來,那效果可就不一樣了.

"兄長放心!"賈昌衡深施一禮."此事定不讓兄長失望."

"嗯..."老賈點了點頭,默然地看了昌衡半晌.

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

"以後為兄不在了,子平遇事要多個心眼...輕易不要站隊,別學為兄....苦悔一生!"

"兄長!!!"

賈昌衡大驚,"兄長何出此言!?"

老賈苦笑.

"心意,我已經給官家了,他也應該放我走了吧...."

在京師困頓十年,老賈最大的心願可能就是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走了也好,可是..."

賈昌衡不明白,走就走了,兄長這些年在京城受的氣罄竹難書,走了反倒是好事.可是聽兄長之意,怎會這般哀戚?

只聞賈昌朝道:"很多人...."

"是不會眼睜睜看著老夫活著離開京師的."

"兄長!"

"不必多言!"

賈昌朝抬手止住賈昌衡的驚駭,沉默良久方吐出四字:"這就是命!"...

老賈從昌衡的府中出來之時,下意識地抬頭看天,英雄遲暮,不複當年.

現在,他開始理解趙允讓最後時刻的那種心境了.

以他賈子明之才,放眼大宋可曾服過誰?怕過誰?

可惜,瑜亮同出,時不複我!

偏偏遇上那個妖孽唐子浩!

蒼,天,無,眼!!!!

......

唐奕可不知道,老賈此時已經把自己和他自比瑜亮了.

那封信發出去之後,唐奕很解氣,進而也算釋然了.

老子跑到涯州來就是來躲清淨的,要是真在乎通濟渠那點錢,真在乎觀瀾商合到底歸誰,那還來涯州干什麼?

把建城的事徹底扔給了曹國舅,放飛心情!

玩!

樂!

胡鬧!

是一點正事兒都不管了.

潘豐載著中原高價請來的工匠,物料再次回到涯州的時候,船還沒在亞龍灣靠岸,就見不遠處一艘小排筏上坐著蕭巧哥,福康和君欣卓.

碧波蕩漾,水清至極,映著水底的珊瑚水草,蝦蟹游魚,三女宛若仙子臨凡.

潘豐心道,這也不算啥破地方,起碼呆的舒服.

攏聲高喝和三女打起了招呼,隨後又叫道:"大郎呢!?怎不見大郎!"

三女咯咯大笑,齊齊往水下一指.

似是應景兒,嘩啦一聲,水面翻起白浪,一精壯青年魚躍而出,一身紮實肌肉黝黑锃亮,泛著水光.不是唐奕,又是何人!?

潘豐眼睛都看直了,隨之苦笑:

"你要不要這麼放肆啊?"

這貨就穿了個大褲衩子.

而唐奕一點不覺害臊,猛一舉右臂,手里擒著一只一尺多長的大龍蝦,張牙舞爪好不威風.

唐奕見是潘豐,咧嘴露出兩排白牙:

"醉仙燴龍蝦!"

"國為大兄有口福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