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給魏國公的信
g,更新快,無彈窗,!

通濟渠通航一年有余,連通汴水以南的淮河,長江,進而通達荊湖兩路,川蜀,江浙,淮南,福廣等沿海市鎮. .

而北通黃河,洛水,使得西北諸路,以及黃河沿線近百州府相通.

說句誇張一點的話,如果不考慮江船海船的限制,現在的大宋從涯州發船能一直開到西京去.

可以說,南北水道之咽喉,大宋航遠之命脈,全系一渠.

當初修渠之時,唐奕就是引入的後世高速公路收費理論,在這條樞紐之渠上收過路費來收回成本.

這件事,看上去有點驚世駭俗,而且有點傻,畢竟私人出資修路,修河,大宋可是沒有過的.

可縱使投入千萬之巨,但是別說是唐奕了,就算是曹國舅,潘國為這些不懂行的人也一看就明白,這事不可能賠錢,而且是大賺特賺的一筆買賣.

曹佾曾精算過一筆帳,通濟渠始成,大宋每年有近四成的漕運要走這條水道.

四成?那得是多龐大的一個數字.

可是,趙禎傳的賬目之中所載,通濟渠這一年,觀瀾只收了三十多萬貫.

鬧呢?特麼這賬是誰會的?文扒皮?當老子不識數啊?

福康但見唐奕臉色數變,可不知道他在糾結什麼,不過卻是說明他實實在在地聽進去了.

繼續脆聲念叨,雖未親看,但唐奕也是被動聽了個大概.

直到最後一筆賬目念完,福康頓了一下,盯著冊子的最後的一行小字,一眼就看出是父皇親筆.

"嶺外瘴氣流毒,大郎且自珍重!"

唐奕一怔,隨著起身搶過冊子,隨手一扔.

"睡覺!"

次日晨昏,唐奕與曹國舅,張晉文,王咸英,還有楊懷良用過早飯,就帶著眾人來了涯州新城所在.

此時,炎達部的青壯早就開始勞作.

物料未齊,工匠未至,工人們也只得干些伐樹開荒,平整土地的粗活兒.

看著近萬人熱鬧勞作的場面,王咸英等人也是服氣,唐奕這才來多長時間,竟已經聚攏這麼多人為之所用.

"狼行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張晉文不由感歎出聲."子浩這匹瘋狼,走到哪兒都是吃肉的命啊!"

王咸英撇嘴接道:"嗯,就是這肉有點貴!"

哈哈哈哈

眾人哈哈大笑,這話一點沒錯,涯州這破地方,唐奕都能折騰出那麼多錢,可不是有點貴?

唐奕也是嗤笑出聲,誤交損友,這幫家伙卻是沒有一個好東西.

有意無意地提了一嘴,"通濟渠那一塊兒,現在誰在主理?"

""

""

""

三人一滯,相看一眼,卻是絲耗沒覺得唐奕問得輕松.

"大郎看過賬了?"

唐奕擰眉看著遠方,"沒看,聽了一遍."

"怎麼?我不在,文扒皮又開始翹尾巴了?"

"呃"王咸英愕然,這事瞞不了唐奕,卻還是得他來觸及唐奕的那根神經.

"通濟渠的事情文相公卻是沒有插手."

"嗯?"唐奕轉頭看向王咸英."那是誰?范鎮?還是包黑子?"

"敢貪老子的錢?三十萬貫,他也交得出手!"

"這"王咸英遲疑了一下."也不算貪."

"陛下把通濟渠事務,交給了魏國公."

"你大爺!!"唐奕直接爆粗,立時就炸了.

"陛下腦子有包啊?怎麼能用他!?"

文扒皮還好說,這家伙怎麼說也算是自己人,扣唐奕一點錢,也是進了趙禎的兜,左手倒右手的事情.

可是,魏國公那老不死的就是另一回事兒了

你說,這話讓王咸英怎麼接吧?

說陛下腦子有包,全大宋也就他罵得出來.

"其實,也怪不得陛下."

"那怪誰!?"唐奕眼睛一立,都快失去理智了."怪我嘍?"

"當然也不怪你."

"此次魏國公進京,說是給陛下賀壽,可是住下就不走了,誰都知道沒那麼簡單."

"他想干嘛?"

王咸英訕笑:"西北鹽改徹底斷了魏國公的財路,這次來,當然是想撈一點補償."

"啊呸!!"唐奕猛淬一口."哦,和著還真怪我啊?"

西北鹽改是他的主意,魏國公的財路也是他斷的,現在就拿老子的通濟渠給他補缺了?

"也不是."王咸英和唐奕說不明白.

"你不是不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陛下"

"陛下也是逼不得已,暫時安撫."

其實,實際情況比王咸英描述的要嚴重得多.

在魏國公的問題上.滿朝上下都在給趙禎施壓.那位老國公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唐奕又不在京中,富弼等人也不在,甚至狄漢臣和那二十萬禁軍也牽制在燕云,官家獨木難支,只得退而求次,把通濟渠交給了魏國公.

"又是破財免災!"唐奕臉色陰沉,"他媽咱們大宋就不會別的了!"

""

王咸英又不能接了,破財總比大亂要好得多.

卻見唐奕猛的抬頭,瞪著王咸英.

"回去告訴陛下,溫和改革不是這麼個溫和法,他這是在養虎為患!"

長點腦子就看得出來,那家伙兒所圖甚大,趙禎怎麼還敢把通濟渠交給他?

"老子拼了命弄倒了汝南王府,他不能再立起來一個魏國公擋道!"

王咸英悻悻然道:"就是點錢財之事,總好過他在朝上給革新找麻煩."

""

"要不,你回京得了."

"有你在身邊,陛下還有些底氣."

唐奕聞之一怔,隨後緩緩搖頭:

"夠了也累了."

大宋的文雅曾經讓他很向往,對于普通百姓來說,這是個最美好的時代.

可是,當唐奕開始不是一個普通百姓,他又深深地痛恨這份文雅,甚至痛恨趙禎.

也許,他並不怪自己混到這個地步,被擠到了涯州.

也許,他並不怪趙禎人走茶涼,奪了他的觀瀾.

也許,他只是只是見不得這個國家和皇帝的文弱與隱忍.

"拿紙筆來."

吩咐仆役拿來筆墨.

王咸英一看,立時大喜,"給陛下寫信?"

"這就對了嘛,你說的話,陛下還是聽的."

唐奕搖頭,運筆如飛.

"給魏國公!"

"給他?"大伙兒心說,你給他寫的哪門子信?

正迷糊著,那邊唐奕已經寫完了.

一把塞給王咸英,"幫我帶給那個老不死的."

王咸英拿著信,低頭一看.

我噗!!!

當真是口水都噴到了紙上.

"這這這這不是挑事兒嗎?"

只見紙上只有一行大字:

"敢貪老子一文錢,老子弄死你!!"

今天只有一更了,下午送家具的大車進不了村,從村口到家,一里多地啊折騰死我了,以累癱.

明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