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五味雜陳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多少也猜到一些,潘豐回去,不定說了什麼呢. 更新最快弄不好,就是打著唐奕的旗號管幾家要錢.

要說千萬貫之數放在觀瀾商合,算不得大錢,可是換做是幾家的私庫,那就另說了.

觀瀾這些年是賺了不少,可是別忘了,曹潘王楊,還有張家在商合之中的占股不過百分之一,縱使觀瀾賺的再多,分到幾家手里的也是有限.

"確實缺錢!"唐奕實話實說.

看向王咸英和楊懷良,"可是你們兩家和曹潘兩家不同,你們在入觀瀾之前就沒什麼家底,不用聽國為瞎說,陪著我填這個坑."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王咸英斜了唐奕一眼."十幾年的交情,最後因為幾個臭錢就沒有了?"

"要是讓我家老爺子聽見,非大耳刮子抽你不可."

楊懷良也道:"來之前,父親大人讓我帶話與你."

"大郎有恩于楊家,但有所用,赴湯蹈火."

楊懷良說的"恩",當然不是觀瀾為楊家掙了多少錢,而是收複燕云,讓楊老令公魂歸大宋的恩情.單憑這份恩,楊家也不能看著唐奕犯難.

而張晉文更是干脆,"三百萬!我爹說,家里現在能拿出三百萬貫,要是不夠,變賣鄧州的田產家什需要些時日.不過,最多半年,再出百萬,不是問題."

"嘿!"王咸英吃味地一聲干笑."咱家可是和你們家比不了,但是拿個百萬出來,應該還不難."

張家,曹家,潘家,這三家是占了入伙早的便宜,不但觀瀾有股,在唐奕自己的生意里也有一成份子,自然是財大氣粗.張家可以出三百萬,王咸英能拿出一百萬貫,已經是極限了.

"楊家也出一百萬."

"......"

唐奕的眼睛有點發酸.

十年間,幾家與他因利結緣,可是卻早已經超出了利益的范疇.有些東西,已經不是用錢可以來衡量的了.

這三家甚至都不知道他要錢干什麼,就傾力相助.這份情義,卻是在什麼時候都是極為難得的.

"我......"

想說幾句體己的話,卻是半個字都說不出口.

"我什麼我?"王咸英把唐奕堵了回去."你就說夠不夠吧?不夠咱們再想辦法."

"還真不夠."卻是曹國舅接過話頭兒.

苦笑著看向三人,"潘國為跟你們說大郎起碼要一千萬貫吧?"

"可那是兩個月前,沒算野豬島的投入."

"野豬島?"三人一怔."什麼野豬島?"

"就那個巴掌大的小島!"曹國舅一指海上的孤島,那個島才是真正砸錢的地方.

"天勒!"王咸英望著海上那個丁點兒大的小島."這麼點地方就要那麼多錢?"

言語中盡是不敢相信,可是卻沒一點意外.

沒頭沒腦地嘟囔一句:"看來,還是陛下了解大郎."

"嗯?"

唐奕一聲輕疑,"什麼意思?"

只見王咸英回過神來,從懷里又拿出一張東西.

"陛下說,唐瘋子行事,從來沒有一個定數,說要一千萬,弄不好就得花出兩千萬."

"所以,讓我把這個給你."

唐奕接過一看,僵在當場.

那是一張華聯鋪朝廷專用的大額兌票,面值是,一千萬貫!

"陛下說,這個錢不用你還,朝廷來還,算是他欠你的."

......

欠我的?什麼意思?

遣散費?安家費?還是補償款!?

也許唐奕此時有點偏激,可是,他總覺得,這一千萬他要是接了,從今往後,觀瀾商合與他,可能就只剩下分紅時那一點點關系了.

剛剛王咸英說什麼永遠都是他的觀瀾,什麼官家的承諾,早就拋之千里之外.

他又不傻,一國之財政,掌握在一個商鋪手里,而這個商鋪又掌握在一個瘋子手里.哪個皇帝都不會放心.趙禎如此,他也是理解的.

可是,他想不明白,拿去,那就拿去好了,何必又拿一千萬貫來打我的臉!?

如果他們只是君臣,這樣自然合情合理.可有那麼簡單嗎?唐奕甯願趙禎什麼都不說,或者只說一句:這個我有用,給我吧!

因為,那才是父子之間應有的默契.

"呵呵,當真是,人走......茶涼啊!"

寂寥地轉身回到竹樓之中,留下滿院子的人怔怔地看著唐奕的背影,不知道其哀從何來,歎從何出?

......

入夜.

唐奕坐在窗前發呆,還在為白天的事煩心,福康來到他的身邊.

"怎麼了?一天都是悶悶不樂?"

唐奕回過神來,"沒怎麼,就是想起好些以前的事兒."

"什麼事?和我說說行嗎?"

唐奕輕輕一笑,讓出地方讓她坐在身邊.

"都是些瑣碎小事.記得第一次見你的父皇,我張嘴就說什麼渠道為王,要掌控大宋的運輸命脈."

"把你父皇嚇的,以為我要造反呢!"

"呵呵......"福康聽的咯咯直樂.心道,可惜當時沒機會看到,想來一定是很有趣的.

"還有呢?"

"還有?"唐奕不著痕跡地抓起福康的小手."還有一次,他讓我去幫忙搞定張貴妃,自己卻躲在屏風後面聽牆根."

"你也知道我那個沖脾氣,當然沒什麼好話,結果張貴妃沒怎麼樣,倒是把你父皇驚的差點沒把屏風撲倒了."

"哈哈哈哈......"福康笑的不行,真不知道唐大郎和父皇還有過這麼有趣的一段.

"還有嗎?"

"有啊!"要是說他和趙禎的過往,唐奕能說上三天三夜."記不記得?有一點我夜闖宮門去見你爹,結果讓他拿鞋給揍了出來."

"記得."

福康一邊笑,一邊道:"當時你還強撐著說,說他老人家失去理智了."

"可不是失去理智了!"唐奕扁著嘴道."哪有皇帝扔鞋的?"

福康自然要為父皇說話,"那也沒有臣子半夜沖進宮去,氣得皇帝扔鞋的呀."

"也對,那算我自找的吧!"

"誒......"

說到這里,唐奕不知為什麼頓感無趣,長噓一聲,望向夜色中的亞龍灣.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

福康靜靜地看著他,說了這麼多,她哪還聽不出問題出在哪里?

"回不回得去,我不知道,不過有一點福康很肯定."

"什麼?"

"大郎沒有變,父皇也沒有變."

唐奕聞之,心口好似堵了一塊大石.

"我們都沒變,那到底什麼變了呢?"

這個問題福康回答不了,只能唐奕自己去解開這個心結.

轉頭見案上一本小冊子,"這是什麼?"

"你父皇讓王咸英稍來的觀瀾大賬."

"那你為什麼不看?"

唐奕回來之後,就隨手把賬本丟在那里,未曾看過一眼.

唐奕冷笑,卻是不答.

已經拿走了,還給我看這東西有什麼用?

他不說話,福康只得自顧自地打開,自顧自地念了起來.

她是唐奕的人,同時也是趙禎的女兒,她不知道怎麼化解父親與愛人之間的矛盾,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做一點事情.

福康固執的想著,父親讓唐奕看這本賬,想來也是有他的道理的吧?

夜空下,一個少女柔聲細語,朗讀著枯燥的賬目.

唐奕斜倚在竹榻上,觀海,賞月,聽濤,好似根本沒聽少女的誦讀.

只不過,心中卻在盤算:

通濟渠通航一年了,為何所得甚少?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