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不懂享受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靈海聽濤"的五萬飄紅!又多了五張月票,又能在熱銷榜多待一天......

--------

涯州不是開封,最好的建築也不是亭台樓閣錯落,雕梁玉瓦有致的漢宮飛簷,而是竹木飄香的吊腳木樓.

所以,唐奕根本就沒打算像觀懶那樣建的極盡奢華,而是入鄉隨俗,返璞歸真.

選一處依山傍海的僻靜海灘,修上三五竹樓茅舍,院子里種上花花草草,一切自然恬靜,景致也不一定會比開封的唐家小樓差上多少.

......

搭竹樓的活計炎達最在行,人手又足,根本就不用唐奕操心.

只幾天的工夫,在亞龍灣靠東的海灘前,一處別致竹籬圍著幾棟小樓的院落就已見端倪.

蕭巧哥和福康來看,知道這是她們以後的家,又聽唐奕說可以自己隨心布置,立時眼前一亮.

二人,一個是在觀瀾里鮮有出行的大遼貴女,另一個是久居宮中的大宋公主,哪想過有一天也可為與唐奕的新家添磚加瓦,自然新奇的緊.

歡快地讓君欣卓陪著,親自去山間海畔移植來奇花異草,更是親自培土照料.唐奕看著三人忙前忙後,活脫脫就是三個鄉間農婦,既覺好笑,又溫馨.

海景別墅啊,還帶私家花園和海灘,放在後世,可是值錢了.

可是現在,物料就地取材,人工兩個大錢一天.蓋這麼一個院子連一貫錢都沒花出去,說出去誰信?

......

曹佾過來看唐奕的新居.

"不錯嘛,給我也留一棟."

唐奕橫了他一眼,"想的美,你又不在這兒常住,留什麼留?"

曹國舅眼睛一立,"長不長住,你也得給我個住的地方吧?總不能老讓我住船上啊?"

和唐奕出來這趟是遭了活罪了,別的不說,光船艙就住了好幾個月了,現在曹國舅見著船艙就膩歪,住的夠夠的了.

"那也不行,要住自己建去!"

曹國舅這個氣啊,怎麼這麼摳兒呢?

"算了,大不了讓炎達再建一處!"

隔著木柵欄,往唐奕院外一瞅,"那我就建你邊兒上,做個鄰居總行了吧?"

"不行!"唐奕瞪著眼睛."最少一里之外,自己找地方去."

"做鄰居也不行!?"曹國舅怒了.

你至于嗎?老子沒瞧不起你這個被貶到這里的癲王,你倒嫌棄起老子來了.

"你夠了啊,我還非得跟你做鄰居不可."

"炎達,在邊上給我建個一模一樣的!"

他還就不信了,治不了唐奕這個小瘋子.

唐奕無語地直搖頭,更是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曹佾一眼.

"你說,你一個堂堂國舅爺,曾經的開封首富,怎麼就不懂得享受呢?"

"這點事兒還得我教你?"

"享受什麼?"曹國舅一臉懵逼.

"這破地方要什麼沒什麼,還享受個什麼勁兒?"

"誒......"

長歎一聲,攬過曹國舅的肩膀,"算了,受個累,教教你."

一指這花草飄香,色彩斑斕的小院兒.

"鮮花,綠草,椰子林,其景可還雅致?"

曹佾下意識點了點頭,"還行."

唐奕又一指碧海藍天,"海闊,天高,云蕩漾,氣候可還舒爽?"

曹國舅又點頭,"也還行."

"那到了晚上,星空如綴,月照白沙,海波南岸,幽香滿樓,情趣可還嫵媚?"

"嗯嗯!!"這回曹國舅更是連連點頭,仿佛眼前就已經浮現出唐奕描繪的海天勝景.

"不錯不錯!"

唐奕心道,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咋還不明白?

"你說,老子要是在那樣的景致之下,在院子里弄個大浴桶......"

"美人在側,溫香軟玉,多了你這麼個鄰居在邊兒上圍觀,煞不煞風景!?"

"!!!!"

曹佾眼睛都綠了,僵著身子看著唐奕,特麼這孫子還真會想啊!

立時破口大罵:

"如此迷亂之舉,傷風敗俗之事,你也......"

......

"炎達!!!"話說一半,曹佾就嚷開了.

"給我在東邊海岸也選一處好所在."

說著,奔著正在指揮建屋的炎達就去了.

"離這醃臜之人越遠越好!"

"......"

唐奕無語,這貨怎麼這麼猥瑣?

這時,身後一個聲音踩著點兒的響起:"你們在說什麼?景休這般激動?"

唐奕一回頭,卻是吳老頭兒也來看他的小院兒.

"您來了啊,沒事兒,就是教教曹國舅怎麼享受."

"哦."

吳育漫不經心地點頭,四下掃看著唐奕的小院兒.

老頭兒心說,曹景休什麼沒享受過,還用你教?

"嗯,不錯."老頭兒看著院里栽滿的花草滿意點頭."巧哥那丫頭還挺能干的."

一背手,"老夫住哪間啊?"

"這個,沒您老的地方."

"嗯!?"吳育一皺眉頭."沒老夫的地方?"

老頭有點急了,這小子不厚道啊!

得,唐奕心說,打發走一個,又來了一個.

"我跟你老說啊......"

"你看這鮮花,綠草,椰子林......"

"嗯,還行."

"那你再看......"

....

沒過一會兒,唐奕說完了.

吳育回過味兒來,紅著老臉瞪了唐奕一眼.

"咳咳."清了清嗓子,又是把手一背.

"炎達啊,照著癲王的院子給老夫也建一處."

"離他遠些,省著他擾了老夫的清淨."

......

"......"

唐奕徹底石化.

"吳爺爺啊,您都五十多了,悠著點兒!"

......

--------

于是乎,炎達領著全族老少頭一個多月什麼都沒干,光給這些漢人老爺建院子了.

唐奕的蓋完了,又蓋曹國舅的,然後是吳相公,范純禮的,連曹覺和秀才也來湊熱鬧.

這幫漢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哪兒偏僻往哪兒鑽,專撿沒人的地方落腳.炎達覺得,這幫人有病.

這邊離唐奕規劃的市鎮可是老遠,將來進趟城都得走上一兩個時辰,圖啥?

......

而終于把這些大爺的海灘別墅都建完了,開始伐大木,開墾荒地,卻是海上突然來了十余條巨艦.

大宋龍旗獵獵招展,卻是潘豐回去之後准備的第一批物資到了.

只不過,潘豐沒有隨船而歸,帶領船隊到此的是另外三人,三個唐奕沒想到的人.

觀瀾商合王家主事王咸英,楊家主事楊懷良,還有唐奕的大管家張晉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