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扒褲子
g,更新快,無彈窗,!

領土擴展並不一定要用刀子,平定四邊也不一定非要征服. 更新最快

可是,大漢民族的優越性,讓漢人先天的排斥異族.

漢家王朝的正統觀念,也讓生活在中原邊緣地帶的少數民族很難融入到中華文化圈之中.

可實際情況呢?

一直到南宋,漢人實控的領土一直都是那麼三四百萬平方公里.

北不過燕幽;南不出五嶺(明朝以後,嶺外的黎,苗,壯,百越,民才逐步被同化);西則不出甘陝.

就算有些地方一度歸入漢土,也最多是武力進駐,從來沒有真正掌控.

這種思維確實鞏固了漢文化的傳承.

可是,自古以來,從匈奴到諸胡,再到突厥,黨項,遼金,蒙古,吐蕃,苗壯,包括現在的黎峒,這些所謂的異族一直威脅著漢民族的生存環境,阻攔著漢文化的擴張之路.

為什麼?為什麼中原那麼先進,那麼美好,卻曆盡千年也不曾改變四邊.為什麼打下來,卻永遠也站不住?

因為,漢人太高傲.

要麼如漢唐,拿刀子說話;要麼如大宋,只會玩嘴炮.其實是打心眼兒里沒把這些外人當人,更不屑于把這些外人變成自己人,為我所用.

當然,這里面還有一個客觀原因.那就是,古代的通信交通水平有限,皇權所能實際掌控的領土面積能到漢人這個地步,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可是,縱使有這個理由,也改變不了漢家正統左右對邊政策的事實.

這一點,唐奕並不認同.

放在後世,不看身份證誰知道哪個是滿族,哪個是黎族,哪個又是蒙古族?

後世太祖之所以是偉人,就是因為他老人家懂得左手大棒,右手甜棗的道理.把大漢民族圈擴展成了大中華文化圈,五十六個民族一家親.

才多長時間?幾十年而已,成果又如何?

......

唐奕想要漢化黎峒,把這里變成真正的宋土,那麼就要雙管齊下.

瓊州立碑,殺一還百.而現在,則是要喂甜棗了.

要讓黎人看來他的善意,看到跟著他干有奔頭.這樣他們才成轉變原有的觀念,進而真正的接受中原文化.

而吳育,能把黎人當宋民一樣看待,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進步,當然值得唐奕大禮敬之.

......

曹國舅聽唐奕念叨了半天,還是有點云里霧里摸不到邊際.沒辦法,這本來就不是他這個閑散國舅應該考慮的問題.

"算了."最後,曹國舅聽得實在頭大."你高興就好."

"我去看看炎達他們還有什麼需要."

唐奕看著曹佾的背影發笑,這好像也不是他這個閑人應該考慮的問題.可是,想以他現在手里的力量去掌控整個海南,這也許是最有效的辦法了吧?

......

轉了個彎,上了施雄所在的兵船.

好吧,唐奕本來是想,炎達的人已經到了,等都安頓下來,便可開始大干一場.而現在首要的,是讓炎達他們先造幾座木樓,好讓大伙兒從船上搬下來.想著施雄等人閑著也是閑著,打算讓他盯著點兒.

可是......

"施營頭兒,你怎麼不穿褲子?"

從施雄到底下的兵卒,有一個算一個,一船的大老爺們兒都是只穿了一條襯褲滿甲板的晃蕩,外面的罩褲卻是一個都沒有.

見到他們這個樣子,唐奕不悅道:"就算再熱,你也得注意點體統啊,我那邊還有一船的女眷呢!"

不想,施雄嗷的一聲就哭了出來,"殿下啊,你殺了我吧,我不活了,太丟人了!"

"怎地了這是?"

唐奕也有點懵,怎麼就哭上了?

只見施雄一把鼻涕一把淚:"曹景渝,曹景渝那厮欺人太甚啊!"

"帶著他那幫活閻王,上船就扒俺們的褲子,卻是一點理都不講啊!!"

"噗!!!"

唐奕一口老血噴出來,聽說過當兵的被繳械,還沒聽說誰被扒褲子的.

"他扒你們褲子做......"

好吧,說到一半兒,唐奕也就明白了.不意間看了眼岸上,曹老二正歡快地拿著施雄等人的褲子分發給黎峒老幼.

"你看你看......"

施雄也看到曹覺,"殿下你看,某家的褲子啊!"

呃......

唐奕一時語塞,讓曹覺去弄點衣服給炎達的族人,可卻沒讓他從施雄身上扒啊.

源頭在自己這里,唐奕也不好說曹覺什麼,只得沒理辯三分,斜了一眼施雄.

"瞅你那窩囊樣兒!"

"當兵的能讓人把褲子扒了?你這兵當的也夠可以的."

"干他娘的啊,士可殺不可辱!懂不懂?"

施雄心道,我得打得過才行啊.

卻聞唐奕又道:"你這兵當的不行,得空讓曹覺好好訓練訓練.以後在我手底下干事兒,出去可別丟老子的人."

說完,兩手一背,調頭下船了.

"我的褲子啊!"施雄望著唐奕的背影哀嚎.

得,褲子沒了不說,又撈了一頓擠兌,將來還得受那個曹閻王的鳥氣.

"別想你的褲子了."

卻是巫啟航來到施雄身邊,同樣是差一點就光腚了.

"想想怎麼熬過那所謂的訓練吧."

"......"

施雄一個機靈,差點沒坐地上,表情誇張地看著巫啟航,"他不會......照著那幫活閻王的樣子來訓吧?"

......

唐奕可不知道施雄在那邊兒愁的快上吊了,更不知道他無心的一句話意味著什麼.

回到自己的船上,見君欣卓與蕭巧哥,福康,還有董惜琴等一眾女眷在甲板上吹海風,立馬奔過去急道:"出來做甚?趕緊回艙."

一眾女眷一怔.

要知道,自打過了瓊州,唐奕一直是鐵腕行事,一路打殺過來,眾女見不得血腥,整日都躲在艙里,氣悶難耐.

好不容易到了亞龍灣,唐奕也不再打打殺殺,自然是想好好出來透透氣.

可是,這才剛出來,怎麼就又讓回去?

蕭巧哥嘟著小嘴,很是不滿,"這是怎麼了?還不讓人出來了呢?"

唐奕下意識看了見旁邊的大船,"讓你回去就回去,過兩天再出來."

"為什麼呀?"蕭巧哥也順著唐奕的目光看去."那邊有什麼?"

"別看!"唐奕急忙捂著蕭巧哥的眼睛.

"一群光腚老爺們兒,你看什麼看?"

"呀!"

蕭巧哥一聲驚叫,跳著腳地跑回了艙里.

福康與君欣卓等人也是紅著臉,急步回去.

唐奕一陣無語,就差沒問候曹覺的祖宗十八代了,特麼你沒事兒扒人家褲子做甚?

不過,轉念一想,是得抓緊讓炎達他們先給自己蓋一處住所了.不然,天天和這幫男爺們混在一塊,他倒是沒什麼,一眾女眷卻是太不方便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