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民族統一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好像獨孤飄紅了....謝謝!看出蒼山最近有些慘淡,這個飄紅很珍貴. 更新最快

求個月票吧,其實沒什麼底氣,原因不說了,只求別太難看就好.

潘豐走後的第三天,炎達帶著嶺曲部近九千族眾到了亞龍灣.

唐奕沒想到他來的這麼快,更沒想到,來的這麼"光棍兒".

放眼望去,近萬人的老老少少破衣爛衫不說,且幾乎都是空著手來的,偶爾看見幾個抱著做飯的陶盆的,還是少數.

曹佾看得直咧嘴,"這老漢還真打算吃窮咱們是怎地!?就帶了做飯的陶盆?"

曹覺則是看得嘿嘿直樂,"大郎,你快成乞丐頭子了."

唐奕也是無語,迎著炎達就過去了.

"老哥!"哭笑不得的與地炎達道."咱們這個活計,起碼得干個兩三年呢."

怎麼著也得把家當都搬過來吧?這麼空著手就來了,連個睡覺的鋪蓋,換洗的衣物都沒帶?

"您倒是多做些准備啊!"

炎達一聽,也挺奇怪,"准備個啥啊?"

一指身後,"全族上下,連沒斷奶的山娃子都帶過來了,寨子里可是一點人口都沒留."

炎達有點委屈,他這回可是賭上了,把全族的命運交到了唐奕手里.怎地?他還不滿意?

"還要准備啥?"

"那這......"唐奕怔怔發呆."你們......大伙兒怎麼都空著手?"

"哦."炎達恍然大悟,登時老臉一紅.

"讓殿下見笑了!"

"咱山里人窮,哪來的什麼家當?"

窘迫地搓著老面,"不瞞殿下,還有一幫娃子連衣服都沒有,遮了塊芭蕉葉子就出來了.都在後面,不敢在眾位貴人面前出丑."

"......"

唐奕沉默了,默默地穿過人群向隊後走去.

曹佾知道炎達的話觸動了唐奕心中的柔軟,這個瘋子見不得人受苦,也隨著他往人群深處走.

穿過人群,眼前的場面連曹佾也是愕然無語.

只見數百個男男女女,就那麼蹲在海灘上,身上只用樹葉和手護住了一絲隱秘.見有生人過來,一個個蜷縮得更緊,眼神中盡是慌張地看著唐奕等人.

"老二!!!"

"在呢!"

曹覺就在身邊,也被眼前的景象所感.

在中原也有窮人,窮到這個地步的也不是沒有,可是人就在眼前,誰也接受不了.

"還楞著做甚!?趕緊找衣服去!"

"好勒!"

曹覺這才反映過來,飛奔回船上,把大伙兒的換洗衣物全都收了出來.

此時,吳老頭也來到岸上,看著嶺曲部眾的淒慘,老頭也是眼圈兒泛紅,竟當場脫下罩袍,披在一個十一二歲的黎人女孩身上.

那女孩有些受寵若驚,可又舍不得拒絕,把軟軟的衣衫使勁兒地裹緊.

"江山社稷是為大義......"

吳育直起身子,卻是看著唐奕悠然開口:

"牧一方百姓安樂,也是大義!!"

"這些人跟了你,將來是死是活,卻是要看你癲王的本事了啊."

......

唐奕也把自己的罩衣披在一個黎族孩子身上,聽了吳育的話,只穿中衣,高揖過頂.

"奕,定不辱命!"

......

曹佾在一旁怔了一下,倒不是唐奕和吳育的此番作為觸動了國舅爺的神經,而是......

如果他沒記錯,這是近幾天來,唐奕第二次這麼鄭重地給吳育行禮,說出"定不辱命"這句話了.

按二人的交情來說,唐奕根本不用這麼正式.

為什麼?

等安頓好炎達全部,眾人往回走,曹佾特意避開吳育,把唐奕拉到一邊.

"你和吳相公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兒?"

"什麼'定不辱命’就行那麼大的禮?"

"哦!"唐奕恍然.

"那是吳老頭兒應得的."

曹佾更是迷糊,怎麼就應得的了?

唐奕解釋道:"換做以前的吳育,萬不會與我說這樣的話.所以,我敬重他的轉變,施大禮,不為過."

曹佾不信,"吳春卿雖然和你老師曾經有過一段不愉快,可是為人還是沒問題的,算是心懷家國的好相公.換作以前,也一樣見不得百姓疾苦."

唐奕輕笑反問,"哪兒的百姓?"

"哪兒的百姓不是百......"

曹佾頓住了,也終于明白唐奕話中之意.

唐奕贊歎道:"吳育也好,別人也罷,包括我的老師們,他們都是好官,都是好人."

"可是,他們的這份好,又何曾給過夷狄南獠?"

說白了,士大夫的善針對的是漢人.對于四邊之蠻,他們從來也不曾存過一絲憐憫.

這無關道德,乃是烙印在民族血液里的東西.

自古以來,只有漢人才算是大宋子民,只有漢人才是高人一等的天朝嬌民.

"這很重要嗎?"曹佾有些不解.

吳育把黎峒也當是宋人一般,囑咐唐奕要善待.在曹國舅看來,這不算什麼大事兒吧?

"很重要!"唐奕十分認真地回答.

曹佾是將門出身,終究不是儒家正統,不明白這些老儒們的固執,也不明白在唐奕眼里這代表著什麼.

同情異族,進而慢慢的開始真正認可他們是大宋的一份子,再進而在未來的某一天使他們真正融入到大宋這個大家庭,像漢人守護自己的家園一樣守護大宋.

這樣的意義才是最非凡的!!

在唐奕看來,吳育有這樣的轉變,或者說,朝中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有識之士有這樣的轉變,絕對是劃時代的,不亞于一場革新的勝利.

因為,只有他這個後世來的人才知道"大漢民族圈"和"大中華共榮圈"的區別在哪里,其對漢文化的攻守兩端起到的作用有多大.

"你說......"

唐奕看著海灘上忙于安頓的近萬嶺曲部眾.

"如果有一天,嶺曲的黎族百姓,乃至整個海南的黎峒,不再以黎峒自居,而是大宋子民.朝遷的相公,官家再不以南獠貶之,而稱其為子.那海南煙瘴之所,還會是談之色變的流放之地嗎?"

"如果當年儂智高也能得到這樣的禮遇,當自己是大宋的一份子,還會有那場驚天叛亂嗎?"

"再往前數,如果我們把黨項各部也當是漢人一樣,而非區別對待,李元昊會反叛而出,自立西夏嗎?"

......

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曹國舅已經不會思考了.

他回答不了,但是,他明白唐奕要說什麼.

自古以來,好像沒人考慮過這個問題,天朝上邦,下國來朝,漢人從來沒把夷狄當成過自己人.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真能把必異的蠻夷,變成族類?

"現在是不是有點晚了?"

"畢竟西夏已經自立多年,黎峒,儂峒,百越各族,自成一派也早就根深蒂固了."

"不晚!"唐奕篤定地回答.

"什麼時候都不晚!!"

有一位偉人,千年之後才把各族連成一家.那都不晚,何況是早了一千年的大宋.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