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想走也走不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天兩個大錢......

一個月六十錢......

一年七百二十錢......

什麼概念?概念就是,在海南,一個大活人累死累活的干一年,都不夠中原養一頭豬一年所耗費的粗料.

就算炎達把全族老少都叫來干活,掙唐奕的錢.算八千人,一年下來,唐奕要支出的傭資也才不到六千貫.

八千人啊,干一年才六千貫!這還是炎達使了老大的勁,認為占了多大便宜才喊出來的價格.

唐奕都不好意思答應了,"老哥,要不你再加一點吧!沒事兒,不差你們這一點兒."

"可不敢再多了."倒是炎達一口回絕.

兩個大錢還供飯,這樣的好事在老漢看來已經是占了大便宜,再有貪心,老天是要懲罰的.

得,唐奕只能勉為其難地答應下來,這就是所謂的價值差異,地域差異.

兩個大錢就能雇傭一個大活人,要不是這里太過偏遠,唐奕都想把酒坊什麼的,亂七八糟費人工的生意都搬到海南來了.

"那就這麼定了."唐奕當即拍板."老哥可以回去准備,現在糧船還沒到,我就算想快點開工,也養不了那麼多人.起碼要一個多月,到時老哥再來."

"哦."炎達一聽略有失望,前幾天不是還恨不得咱把人直接帶過來嗎?

"定了?"

"定了!"

"要不這麼著吧......"

"咱現在就把人帶過來先干著,殿下只管開工錢."

"飯食,咱先自己想辦法..."

說著,炎達老漢嘿嘿憨笑,"最多不就兩個月嘛,挺挺就過去了."

"......"

得,又白送了兩個月.

唐奕心道,這海南的黎人是真實在啊,殊不知糧食才是大頭兒.

既然下來了,炎達也不敢耽誤,立刻辭別唐奕,連夜趕回嶺曲叫人.

在這老漢看來,山里人靠山討食再正常不過了,一天有兩個大錢的收入,卻是白來的一樣.

......

------

炎達頭天走,第二天卻是潘豐也要上路.

施雄一見潘豐要回中原,立刻來了精神,說什麼也要'護送’潘國為回去.

理由倒也極為充分,遇上海盜可怎麼辦?

唐奕哪看不出他那點心思,海盜追得上他的快船嗎?這貨分明就是想趕快回去雷州,好繼續當他的老爺兵.

怎麼可能讓他得逞?來了就別想再走.

"施雄啊,不著急上路,去把巫啟航叫來,我有話和你們說."

一聽癲王話里的意思,這是有心放他們回去?

施雄聽完立馬眼睛一亮,屁顛屁顛地去叫巫起航了.

"真放他們走?"潘豐有點不信.

"放個屁!"唐奕淬了一口."他們走了,誰來看管那幾百號都老?"

潘豐登時了然,就說唐奕沒那麼好心,不再去理會施雄的事兒.

"還有什麼要交待的嗎?"

"......"唐奕沉吟了一下."要是回京的話,給范師父帶個好."

"別的呢?"

"別的,沒有了."

潘豐怔了一下",官家那里就沒什麼要我捎的話?"

"讓......讓他老人家保重身體吧!"

"誒."潘豐暗歎,這一老一少,何必呢!

氣氛僵在這里,倒是施雄拉著巫起航回來了.

"殿下,起航到了."

"嗯."看了巫起航一眼,這家伙從來都是個冰塊兒臉,也不見個笑模樣.

也不與他們廢話,"可有家眷?"

"有!"

施雄答的那叫一個快.心說,看在我們拖家帶口的份兒上,你就放了我們吧.

"嗯."唐奕又點了點頭.

"也在雷州?"

"在!"施雄又是快問快答,也不管癲王殿下怎麼聊起了家常.

"那就好."唐奕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

沒再理這兩人,卻是掉頭看向潘豐,"都有家室,在雷州,記下了吧?"

潘豐嘿嘿一樂,登時明白了唐奕的意思.

"記下了."

看向施雄和巫起航,"兩位放心,且等某家回轉,必讓你們一家人團聚."

嘎.....

施雄差點沒噎死,死了老娘一般的哀戚:"幾個意思啊?"

"意思就是,你們回不去了."唐奕眯眼看著施雄."老老實實在這里給我呆著吧!"

"殿下!"施雄哀嚎出聲."小人盡心竭力護送殿下,這一路沒有功勞卻也有苦勞,您可不能啊."

......

唐奕懶得和他扯閑篇兒,"明告訴你,于公于私你都回不去了."

"所以,老老實實在這兒給我干事兒,我唐奕不會虧待自己人."

施雄苦著臉,哪敢反駁,這位爺就是個純瘋子,施雄怕他.

聽聞唐奕又道:"除了朝廷的糧餉,我再給你和你的兄弟們每人一份私餉."

"不算多.可是,給我干個三五年,回去之後,搬到中原置一份家業卻是足夠了."

......

施雄怔怔地看著唐奕,那還不多?在中原置業啊,還不是嶺外,是富庶的中原,不干是傻子啊!

只見他翻臉比翻書還快,原本愁云滿腹立時來了個多云轉晴.

一個大禮到地,就差沒給唐奕跪下了,"殿下隆恩,小人願效犬馬之勞!"

唐奕點了點頭沒說話,而是看著一直默不作聲的巫啟航.

"怎麼?你沒意見?"

這段時間,打從雷州水軍跟著他入海南開始,這個巫營將基本就沒說過話.要不是看他發號過施令,唐奕還以為這是個啞巴.

問到巫啟航頭上了,他卻是不得不說話.可是,就好像唐奕欠他多少錢一樣,還是那張臭臉.

"若有調令,末將自是不敢不從.可是,要是殿下一家獨斷,你想攔也攔不住我!"

"呵."唐奕干笑一聲."行,等著吧,調令很快就有!"

說實話,比起施雄的諂媚,他更不喜歡這個叫巫什麼的.有點像王安石,情商太低,交流太累.

解決了這兩個人,也就不用糾結了,與潘豐道別:"路上多加小心,等著你回來!"

潘豐也是一抱拳,"大郎不必掛念,少則兩月,多則三四月,必歸!"

也不遲疑,上船就走.

.....

潘豐沒說虛的,這一趟可以說是馬不停蹄,從涯州到開封,何止萬里,當真是兩個月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