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獅子大開口
g,更新快,無彈窗,!

潘豐要回去張羅,唐奕自無不可.確實要一個來過涯州,熟悉海南情況的人回去主理諸般雜務.

其實唐奕知道,潘豐急著回去,還有一個原因,他那個不省事的兒子潘勇的事兒,還一直懸著.雖然這事唐奕也好,曹佾也罷,都當沒這事兒一樣,誰也不提.可是,潘豐這幾天一直心神不定,顯然他自己十分在意.

定下歸期就在明日,潘豐立馬回去准備了,而唐奕和曹佾則是找上了炎達.

炎達老漢在亞龍灣已經住了幾天,原本還有幾分疑慮,可是這幾天見那個癲王左指右點,真是一副大干一場的架勢,倒也真信了唐奕要在這里大興土木.

至于雇傭他的族人為其所用,炎達覺得,不是什麼壞事,總比在山里飽暖無常來得好.

"炎達族老,咱們來談談價錢吧."

唐奕也算摸准了和這老漢交流的脈門,別繞彎子,直來直去最好.

"建城造屋的工匠和物料已經著手籌備,想來最多兩個月就能到涯州.在這之前,炎達族老可以先伐木開荒,為工匠的到來做准備."

"價錢?"

"啥價錢?"唐奕太直接,

炎達反倒沒聽明白.

唐奕道:"當然是用工的傭資.你們給我干活,我總要付酬勞的吧?"

......

要是放在從前,是肯定沒有這麼一出的,唐奕從來沒虧待過使力氣的工人.不論是觀瀾的傭工,還是各個工程的苦力,一律比大宋正常用工的傭資只高不低.

可是這回......財神爺也有走窄的時候,手里沒錢,能省就省點兒.嶺外的用工肯定比中原成本要低,唐奕卻是不敢再裝大方了.

"這樣吧,每年采珠季節都老們雇人給多少工錢,我翻一倍.老哥覺得如何?"

"這個嘛......"

炎達立時抖了抖肩膀,下意識的挺了挺身板兒.

城里的都老們平時都是這個樣子,炎達覺得自己現在是在和癲王殿下談"生意",應該有個派頭.

認真地沉思了起來,這可不是小事,關系到全族老少的生死,得好好琢磨一翻.

唐奕也不催他,和曹國舅在一旁靜等.

壓一壓傭資也是無奈之舉,打心眼兒里,唐奕不想沾窮人的便宜.

過了好一會兒,唐奕才笑著對炎達道:"怎麼?兩倍族老還嫌少?沒關系,可以再加一點."

糾結了半天的炎達一聽,一張老臉漲得通紅,身板依舊挺直,不敢弱了氣勢.

終于開口了.

咬著牙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要不這樣吧!"

"工錢......就算了."

"可是殿下要管飯!"

"管飯......"

急忙又補了一句:"可不敢糊弄,要管飽!"

"管飽?"

唐奕一臉懵逼的和曹國舅對視一眼,萬萬沒想到是這個結果,還特麼有這好事兒?

可是,落在炎達眼里,卻是另一回事兒,只當要多了.

立時氣勢一弱,老腰一佝僂,從一個像模像樣兒的討價"商人",變回那個憨直老頭兒.

苦著臉道:"殿下莫怪,可不是老漢貪心啊......"

"工錢換不來多少糧食,根本吃不飽."

"殿下的活計都是力氣活,吃不飽哪能干好活?"

"不是,你等會兒."唐奕不讓炎達再說下去,出聲打斷.

這里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和著管飽比工錢還多?

"都老們給多少工錢?"

炎達如實答道:"像德旺這像的大都老給錢少,半綁半雇,一月才十個大錢.

"

"小門戶的都老卻是實在些,一天就有一個大錢呢!"

說到這里更是委屈,"可是,就算是一個大錢,也不夠一個成年漢子一天的吃食啊?"

"殿下就算給翻倍,也是不夠的."

"所以......"

下面的話炎達沒好意思說,所以還是管飯實惠一些.

......

──────────

唐奕呢,心里一萬頭***狂奔而過啊......

猛的扯開嗓子大吼:

"老二!!"

回過味兒來第一件事就是找曹覺.

"啊?"

曹覺正海邊閑逛呢,自然不知道為什麼叫他.

"去把德旺那幫混蛋捶一頓!"

"因為啥啊?"

"老子不爽,行不行!?"

"行!"曹覺一縮脖子,調頭就去了.

你開心就好.

......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炎達一看唐奕生這麼大的氣,還以為是因為自己.

"要不,再少點也行......管一頓飯,剩下的咱們自己想辦法."

......

"老哥啊!"唐奕哭笑不得地看著炎達.

他現在算是知道都老之家是怎麼斂財的了,一個月十個大錢,虧他們想的出來.

"老哥啊,在我們漢人的地面兒上,就算是無產佃戶給最黑心的地主出義傭,也沒到不管飯的地步."

"啊?"

炎達聞之一臉呆愣,"都管飯?真的?這麼好啊?"

"當然是真的."

曹佾也是服氣了,難怪嶺外貧富差距如此之大.這麼盤剝法,簡直就是不給人活路.

就算是給大宋朝廷出徭役,不給錢也不管飯,可是那抵的是役稅,也相當于給錢了,哪像炎達說的這麼黑.

海南偏僻,物價很低,宋錢很值錢.曹佾在涯州城里見過,一條五六斤沉的海魚也才幾文錢.

可是,一個月十個宋錢能干嘛?還是太低太低了.

曹佾現在早忘了什麼省錢,什麼賠本了.

"老哥,管飯管飽這個事兒,你根本就不用提,這是義務,而非傭資."

"傭資是你付出勞動,賺取的額外養家之資.這是漢人的規矩,天經地義!"

說出這話,曹佾還頗為得意,滿臉都是漢人的自豪與傲氣,這就是蠻夷和漢地治下的區別.

"啊......"

炎達一聽漢人的地界那麼好,驚詫的臉都僵住了.在老漢眼中,那簡直就是神仙過的日子.

"這麼說,不單管飯,還有工錢?"

"當然有!"唐奕朗聲大笑."老哥開個價吧,看看多少工錢合適!"

"......"

炎達再一次沉默了.

本來想說管飯就行,可是,黎峒太窮了,來了這麼一個闊老爺,卻是難得的機會.

又過了半天,這位黎族老漢終于下定了決心,伸出兩根手指:

"一天......兩個大錢!"

......

唐奕算了一下,一個月六十文......

嗯,這老漢還真要得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