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借錢
g,更新快,無彈窗,!

即然沒人能勸動唐奕,那大伙兒也只能隨他去了.

這幾天,唐奕又找到了點當年建回山時的影子,指點江山,盡心規劃著亞龍灣的未來.

"這里,要建兩座高爐."

"這里,是挖幾個堿池."

"還有!!"唐奕頗為認真地曹潘二人道."回去之後,你們暗中聯系一下潘越.他那里離西域近,看能不能弄回一些棉花."

這個時代棉花還沒傳到中原,大宋所謂的棉被,棉衣都是木棉,棉花是極少,且都是從西域不遠萬里運來的奢侈品.

曹佾聞之,點了點頭,"行,你要多少?"

"大量."唐奕凝重道."有多少要多少!"

曹佾一瞪眼睛,"在這麼熱的地方,你要那麼多死貴的西域棉做甚?"

涯州這地方,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熱的人恨不得不穿衣服.他弄那麼多保暖的棉干什麼?而且,還非得是西域棉花.這要是運到海南,那價格,差不多和黃金一個價了.

現在一提花,曹佾就肉痛,暗中運氣.

"還有...."曹國舅也來了一個還有.

"你可輕點敗家吧!"

野豬島就是個孤島,唐奕要在這里建這個,建那個.行,你想建什麼建什麼,誰讓你說了算呢?

可是,唐奕根本就沒考慮後續成本.

先不說建高爐要花多少錢,就說高爐所用的礦石,焦炭,那都得用船特地運到島上,沒法因地取材.

還有就是挖堿池.挖沒問題,可是唐奕沒考慮一下,制堿的原材料卻一樣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

總的來說,整個亞龍灣就是個賠錢的買賣,看不到一點回報.

"這不是買賣."唐奕再一次強調."所以,你根本不用計算成本."

"......"

"不計算成本是吧?"曹國舅臭著臉."好,讓國為給你算筆賬吧!"

潘豐一聽讓他算賬,不情願地一咧嘴,"你怎麼不算?"

"我懶得和他廢話."

"......"

見唐奕好奇地看過來,"算什麼賬?"

潘國為只得緊著頭皮,干起了得罪人的事兒.

"昨夜,我和景休算了一筆賬."

一指遠處的野豬島,"現在,不算那個島要扔多少錢,光是在海岸沿線建城,開荒,壘砌拱衛野豬島的軍事要塞,已經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了,足夠讓你肉疼的了!"

"得多少錢?"這個唐奕還真沒算過.

"光物料耗費,起碼就得一千萬貫,這還不算人力耗費和傭資."

"怎麼這麼多?"唐奕哪里是肉疼?他是根本不信.

修一條幾百里長的通濟渠差不多也就一千萬,就這麼一個海灣,連通濟渠工程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吧?怎麼可能花這麼多錢?

"你忘了這里是涯州了嗎?"潘豐出聲提醒.

心道,咱們這位爺,得虧是掙錢的本事比花錢的本事大.不然,就他那個大手大腳的樣子,有多少底子都得讓他敗光了.

"除了木料可以就地取材,其余一切用料都要從中原運過來,光路耗就是材料原本價值的幾倍!"

"木料?"曹佾那一旁陰陽怪氣的又出聲兒了."也只是尋常木料,大料巨材還得從遠處運!"

......

這里不是開封,天下財富盡聚于京,要什麼有什麼,要多少有多少.

這里是荒蕪一片的嶺外,一無所有.別說是物料,就是一把種田的鋤頭都得從中原運過來.

別看是小小的一個亞龍灣,可是真算起來,不比在中原真實建一座州城來得節省.

唐奕喃喃道:"這還真是個問題..."

按說,華聯鋪的賬上有大筆的可用資金躺在那睡大覺,一千萬只能算是九牛一毛.可是,這個錢終究不是自己的,早晚要還.

那唐奕還得起嗎?

還不起.

只是,這件事涉及到太多敏感的東西,唐奕壓根不想讓別人插手,曹潘不行,官家更不行.

所以,從最開始,他就打算用自己的私庫來運作此事.

可是話說回來,唐奕自己的賬上,有錢嗎?

真沒錢.

燕云大戰剛剛過去一年,那是唐奕把觀瀾和自己的家底都搬光了才支撐起的複土之戰.才過一年,他哪兒來的一千萬貫?

就算後續還有進項,夠還這一千萬.可是,曹潘二人剛剛也說了,野豬島以後就是個無底洞,少不得又要砸錢.

......

"要不...."唐奕琢磨了半天,最後抬頭看向曹國舅和潘豐.

"要不,你們借我點吧?"

"......"

曹佾半天也沒反應過來,你敗家,要老子給你買單?想的美.

"不借!"

"有多大能奈干多大事兒,沒錢你建什麼島?"

唐奕無語,看向潘豐.

"嘿,你別看我啊!"潘豐一臉便秘."他借我就借."

......

"借!!他們不借,我借!"卻是曹覺從那邊蹦了出來.

唐奕要弄大炮,曹老二是堅定的擁護者.

"我哥不借你,我借!"

曹佾立時翻臉,"一邊兒去涼快去,你哪兒來的錢!?"

"我怎麼沒錢?"曹老二瞪著曹佾.

"曹家還有我一份家當呢!大哥,你不會想吞沒親弟弟的家產吧?"

"啊啊!"曹佾氣的一聲長嚎.

"曹家怎麼出了你這麼個混賬東西!?"

曹老二聞之,不但不氣,反倒得意地朝唐奕一揚下巴.

唐奕無語搖頭,這個時候,他不但不覺得好笑,反而有些尷尬,不能說什麼.

亞龍灣真的就是個賠錢買賣,將來怎麼收回投入,唐奕到現在也沒個頭緒.所以,也不好讓曹國舅跟著他往坑里跳.

"要不,我給你們利息?"

利息?

唐奕這句說的有點欠考慮,和曹潘二人談利息,顯然就生分了.

曹佾一怔,沒想到唐奕的決心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居然和他談利息了,一時之間僵在那里.

而潘豐一看,知道不能再讓曹佾鬧下去了.

"利息就說遠了!"潘豐立馬出來打圓場."多少年的兄弟了,景休豈會在乎這點黃白之物?"

給曹佾使了個眼色,"他只是不想大郎做這勞民傷財的傻事罷了."

......

曹佾也知道,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再不割肉就真傷了十年情份了.

"算了,再陪你瘋一回!"

"借就不借了,算我入股."

"也算我一股!"潘豐見曹國舅開了口子,立時激動附和.

其實,他是偏向唐奕的,只不過不得不跟著曹佾的步子走,畢竟曹國舅不光代表曹家,還有官家那一層關系在里面,不得不考慮.

"回頭咱再給楊文廣和王咸英去信,讓他們也放點血!"

"那是自然."曹佾陰笑回應."總不能好事落不下他們,敗財卻沒了影子!"

"這就對了嘛!"潘豐大笑."什麼特麼錢不錢的,咱們觀瀾幾家同進同退,就算敗家也是樂子!"

略一沉吟,"也別送什麼信了,我親自回去一趟,正好在中原招募工匠,准備物料都需要一個人盯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