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大宋沒有秘密(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沒有直接告訴曹覺,為什麼吃虧的是大宋,而是反問了一個看似不著邊際的問題.

"你知道古北關前,大遼二十萬大軍一觸即退,大宋幾十萬大軍只是陳兵燕云,卻不趁勝遠擊的真正原因嗎?"

曹覺怔了一下,那一戰是他的痛,申屠鳴良,黑騎營,還有過半的兄弟都長眠關下.

那也是閻王營的巔峰時刻,一戰定燕云,閻王營居功至偉.

但是,那也是曹覺看到大炮之威後,莫名激動的原因.

要是那時候就有炮,何需兄弟們用命去堵關?申屠也不會......

黯然道:"我不知道什麼原因不原因的,我只知道,有了炮,能讓咱們少死人!"

唐奕知道他想到了關下的慘烈,柔聲道:"你是兵,考慮的是能不能贏,手里的刀夠不夠利.職責所在,人之常情."

"可是,官家和相公們也有他們的職責所在.他們要考慮的不是一兵一卒的生死,而是一國一朝的興衰."

也就是說,誰會不會死,士兵手里的"刀"是什麼樣子的,在決策者眼中的分量就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這話說出來可能有點不中聽,甚至是傷人.

可事實如此,戰爭是什麼?對于決策者來說,就是派人去送死.

一眨不眨地看著曹覺,唐奕盡量讓自己的聲音緩和下來,不去觸動他心中的那道傷疤.

"那一戰之所以沒有發展成宋遼全面開戰,正是因為不論遼朝君臣,還是咱們的官家,相公都很清楚."

"當世最強的兩個老帝國一但生死相搏,縱使有勝的一方,那也一定是慘勝,沒有人想承擔這樣的後果."

拍了拍曹覺的肩膀,"戰士需要一往無前,可是統帥卻要時刻清醒,甚至保持克制."

"窮兵黷武,居功冒進,縱古論今,從來都不是什麼好事.縱使偶有成就流傳千古,可更多的卻是不被人們所熟知的慘痛."

"輕者葬送一只軍隊,一位名將,重了,則要亡國!"

"你們克制你們的."曹覺還是沒認可,頗為不憤."和這炮有什麼關系?"

戰略上的決策他管不了,曹覺只知道,他手里要是有了炮,就能打贏,就能少死人!

"關系很大."吳育誠然道."這種克制不單單是戰略上的克制."

"俗話說,刀是男兒膽.同樣,大郎的炮屬國之重器,是一國之膽."

"那一戰如果有炮,你們會甘心只把遼朝大軍打退嗎?"

"官家會甘心放虎歸山嗎?可是,一但進軍大遼,一戰阻擊戰就變成了國與國的拉鋸戰,大遼立朝百年,早就不是毫無根基的游牧民族,豈是一朝一夕之間就可蕩平?"

"曠日持久的熬戰,以大宋現在的家底子,打得起嗎?"

"可是不打,從上到下誰又能甘心?那時大宋就是趕鴨子上架,不打也得打,不然對天下人沒有交待."

"而把大宋逼上那條路的,就是這炮!"

......

見曹覺默不作聲,吳育繼續道:

"景渝可知,為什麼黑騎營在古北關一戰建下奇功,其威力當世無敵.班師回朝理應重建黑騎營,甚至有朝臣諫言擴充黑騎營的規模,官家卻一直沒有准奏嗎?"

"為什麼?"

"因為,現在的大宋需要穩定來解決內患,而非戰爭."

"五百黑騎就殺得耶律洪基二十萬大軍膽寒,要是五千呢?五萬呢!?"

"如果換了你,手里有五萬黑甲重騎,又主導宋遼之戰,你會安于現狀,眼看遼人耀武于世嗎?"

"換句話說,唐宗漢武,要是手里也有五萬黑騎呢?或者說有大郎的炮,會只滿足于番邦稱臣嗎?會不想天下歸我一處嗎?"

"可是現在來看,無論強漢,天唐,還是當下的大宋,國力再強,又何以支撐這樣龐大的征服之戰呢?"

說到這里,吳育很理性地看著曹覺.

"欲望不是說有就有,也不是說沒有就沒有.縱使儒道世昌,教化人放下欲望,可是也沒法滅除欲望.膽氣有了,欲望就隨之而來.占了一點便宜,就會想再多占一點,潛移默化,就成了窮兵黷武,進而失控."

"這炮就是欲望,就是軍人手里的膽氣,放出來,就收不回去!"

好吧,吳育是典型的文人思維,大宋文人的思維.

有一點吳育沒說,那就是:炮是在武人手里,不是在文官手里.

摁著炮,就是摁著武人的膽,不但要防窮兵黷武,而且要防五代重回.

是有偏見,但卻不無道理.最起碼有一點說的很對,欲望是因實力而生的.

這個實力如果是由良性的國力提升所滋生的實力,那自然沒問題.

可是,如果這個實力只是依賴一門炮,其它的配套都跟不上,那將是一場災難.

......

曹覺還是不能放下.

唐奕見他還不釋然,只得又道:"我就問你,這炮是野外遭遇戰的威力大,還是陣地戰更有用!?"

曹覺不假思索:"當然是陣地戰."

這個曹覺想都不用想,小炮還好,要是唐奕說的大炮,必是笨重無比,遭遇戰打的是機動性,炮的威力不見得能發揮出來.

"再問你,是攻城好用,還是守城好用?"

"攻城."

攻城相對還是具備一定的機動性,可是守城就沒法動,沒法躲了.對于大炮來說,就是活靶子.

"還不明白嗎?"唐奕冷然道."大宋比起游牧騎兵,誰更善野戰和機動性?"

"比起大遼和西夏,誰又以城防著稱?"

"又是誰的人口密度更大?更能發揮炮火覆蓋的威力?"

一個靠城牆圍起來的民族,比起騎兵,更怕的是炮火.

"可是......"曹覺叫道."炮是咱們的,他們沒有啊!"

"早晚會有的!"唐奕長歎一聲."如果別人永遠也學不去,那就不用這番爭論了."

"這世上,沒有永遠的秘密."

前裝炮這種東西複雜嗎?說句不好聽的,這小炮看上一眼回去琢磨兩天恨不得就能造,麻煩的反而是炸藥.

可是,一但裝備軍隊,置于萬眾矚目之下,還能保密多久?一年?五年?還是十年?

就算十年之後才讓人學了去,那大宋的好日子也就到頭兒了.

長城變成了擺設,城牆變成了禁錮,密集的人口變成了大炮最好的靶子,大宋朝就算頂得住狂轟濫炸,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我也問你一句!"唐奕說了這麼多,反倒激起了曹覺的怒氣.

"古北關下要是有炮,申屠會死嗎!?"

"不會......"唐奕黯然回答.

申屠鳴良和閻王營對于唐奕來說,也是無法磨滅的痛.

"那你為什麼不給我!?"曹覺瞪著眼睛幾近失控.

揪著唐奕的脖領子,"你早就有炮對不對!?為什麼不給我!?為什麼眼睜睜看著我們出關去堵!?"

"因為當時要是給了你,以後會死更多的人."

"我不管以後死多少人,我就知道現在能少死多少人!"

"老二......"唐奕被曹覺拎著,喃喃出聲."大宋不缺利劍,缺的是精氣神!"

......

單從軍械裝備而論,大宋乃至漢人從來都不輸諸蠻.縱使騎兵當道,也只不過是限制了漢人的擴張之路,我們也依然有防禦的手段和武器.

可以說,我們一直是領先的.

可是,戰爭從來是不基數堆砌而成的數學題.1+1可以大于2,也可以小于0,太多因素影響一場戰爭的結果.

大宋之所以弱,也絕對不是弱在裝備上.若以裝備而論,一千年前四夷就被蕩平了.

在大宋內部那些問題沒解決之前,除非給他原子彈,否則單單幾門炮能左右什麼?

除了閻王營,還都是弱兵;除了狄青,還都是弱將.

朝堂上還是一群想靠嘴炮忽悠的文人,體制里還是一窩尸位素餐的蛀蟲施政.

你讓唐奕把這麼超前的東西交給他們?

弄不好,給你把制炮的方法編纂到《武經總要》里,供大宋的天下人和蠻夷的天下人一起參詳.

以,振,國,威!

別不信,不是沒干過,而且就是趙禎親自干的.

他讓曾公亮和丁度彙總的《武經總要》,收錄了大宋所有制式裝備的圖樣和詳解,包括當世最先進的八牛床弩.

那也是國之重器,軍事機要.

可就那麼記載在書里,連制造流程都寫得明明白白,傳了出去.

現在在大遼500文就能買一本兒,是最便宜和普及的宋籍.

"不會的!"曹覺依舊是不死心.

"你放心,只要你把炮交給咱們,我曹老二發誓,軍中的每一個兄弟必像守護自己的命一樣守住這個秘密."

"呵."唐奕干笑一聲,卻是看了吳育一眼.

"你不會,有人會啊!"言下之意,當然是怪起了文人.

"跟你說個有意思的事兒吧,你知道遼夏的細作都是怎麼從大宋竊取情報嗎?"

"怎麼竊取?"曹覺一怔."無非就是收買滲透唄."

"錯!!"唐奕撇嘴道."哪用那麼麻煩?只要轉個書攤兒,什麼都有了."

"......"

曹覺沒怎麼著,吳育卻是老臉一紅.

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武經總要》就不說了,除了這種炫耀大宋裝備的書,還有別的呢.

大宋的文人都好出個文集,雜記什麼的,而這其中,朝中文臣尤為鼎盛,賣的也最好.

那文集,雜記里都記的是什麼呢?無非就是尋常的日記,書信往來之類的東西.畢竟不是誰都是歐陽修,出手就是文章.

可是,問題來了.書信日記,還是相公,大臣,守牧一方的大員的書信日記,那里面可是什麼都有啊.

小到稅收議政,一方民生;大到用兵布防,兩國邊事,全都印成了書,昭告天下了.

別覺得駭人聽聞,也別覺得是個別現象.遠了不說,這事兒吳育干過,富弼干過,文彥博干過,連唐奕的老師范仲淹也干過......

以至于遼人轉個書攤兒就什麼都知道了,哪來的什麼秘密?

吳育面子上有點掛不住,"此事官家已經提醒過群臣,現在卻是注意很多了......"

提醒?

唐奕無語地翻著白眼兒,這事提醒就算了?就應該誰泄密剁誰腦袋.

就這種覺悟,怎麼可能把炮交給他們?

沒心思和吳老頭掰扯這些事兒,某些方面來說,大宋的文人就是中了有文化的毒.癌症,沒救兒了!

轉向曹覺,"說了這麼多,你明白了嗎?"

曹覺氣餒地低頭不語,唐奕和文官的那些彎彎繞他不懂,也沒把懂,誰讓他是軍人?人家是士大夫呢?

大宋的軍人負責送死,士大夫負責放嘴炮.

不懂唐奕也沒辦法了,這是一個大道理,其實想說清楚也不難.

領先半步是天才,領先一步就是瘋子,甚至是傻子.太過超前的東西對于一個不是很成熟的世界來說,不一定是好事.

在這個方面,謹慎也不是沒有道理.

可是,有些話沒法與吳育,曹覺等人去說.

這些東西來自于後世,與火炮一樣,同樣是超前的存在.

在人類慢長的進化史當中,太過超前可能不是機遇,而是災難.

比如尼安德特人,這個處于人類進化中段的原始人種,在十幾萬年前統治著地球.可是,當比他們更為高級的近親人種出現之後,尼安德特人迅速消失,滅絕.

而那個人種就是--現代智人.

對于尼安德特人來說,現代智人就是超前的的存在.只不過,我們很幸運,是後者罷了.

當然,大炮不是智人,不會取代人類.可是道理是一樣的,學會用大炮的後來人同樣可以消滅前人.

在唐奕看來,他手里的大炮有點像馬鐙,雙側馬鐙.

漢人普及雙側馬鐙帶來了便利,可是雙側馬鐙落在草原民族手里,卻也變成了漢人的災難,騎兵入主中原的利器.

......

說不通,又不想曹覺寒心,唐奕只得道:"老二,相信我,我比誰都不想看你們去送死!"

"可是,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我不能把這頭怪獸放出來."

炮,不光是一件戰場殺器,它同樣還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終結,一個時代的來臨.

冷兵器將成為曆史,熱武器大行其道.

唐奕不確定,那個時代來得這麼早,是好,還是壞.

"那......"曹佾哀然長歎."那真就這麼毀了?"

"不至于."唐奕訕笑回道."要是真毀了,我也就不會非要在這里建城了."

"野豬島的與世隔絕就是為它准備的."

吳育此時插話,"還是毀了乾淨."

"相公,不能因噎廢食吧?"

唐奕有顧慮,但還沒到投鼠忌器的地步.他只是慎重,想盡量穩妥之後再拿出來.

"留著它就是個禍害!"吳老頭瞪著眼睛,什麼開明老頭,早就沒影兒了.

火炮碰觸了他的底限,現在他就是個腐儒,代表大宋的士大夫階級.

"你留著它,早晚不得傳出去?"

"你看看."對付吳育,唐奕自有一套,這時候不能頂著來.

"你看這是怎麼話說的?咱倆原本不是一頭兒的,一起勸曹老二的嗎?"

"呃......"

"你想啊,火炮短期之內對大宋軍事確實有大用.可是與之相悖的,則是長遠的考慮和擔心對吧?"

"那你要怎麼辦?"

唐奕笑道:"能怎麼辦?只得我受累,想個短期見效,又不礙長遠的辦法唄!"

說白了,就是防偽.

讓唐奕放棄火炮,他也舍不得.

可不論是鑄炮,還是硝化甘油,都屬于低端產品,太容易被人仿制.唯一的辦法就是,提高技術含量,高到這個時代誰也別想"造假"的地步,把獨占其利的優勢期盡量拉長.

"等著我!"

一拍曹覺的肩膀,准備給曹覺來張空頭支票.

"等我在這里補全工業基礎,給你造誰也造不了的,更好的大炮!"

"補全什麼?"

工業基礎是什麼,曹覺不懂.

"那你到底是造,還是不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