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硝化甘油和小鋼炮兒(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曹佾是真想不明白,唐奕這麼堅持究竟是為了什麼.

唐奕是有錢,可有錢也不是這麼個花法吧?

要知道,籠絡人心可以撒都老們的錢,可是,唐奕要想把更多的人綁在自己身邊,那就得花他唐奕自己的錢了.

他要在涯州建一座城,在亞龍灣建造一座堡壘......

這需要人手,而且是很多人手,工程尤在當年開發回山之上,甚至可能堪比通濟渠這種國之大建.

可是,嶺外不比中原,這里可沒有官家給唐奕撐腰,更沒有宰相,將門的勢力幫他左右支應.

當年在回山挖河灣,建街市,唐奕說干就干,一副大爺做派,完全不顧忌成本,那是因為有底氣.

別看那麼大的工程好像是唐奕出錢干的,其實大頭兒都是官家出的.因為最耗財力的人工費用是以朝廷的名義招募的災民,不用唐奕來負擔.

要是讓唐奕自己來出數萬災民的傭資,以他當年的財力,說什麼也不能讓回山大變活人一般,瞬間崛起.

可是現在呢?官家管不到嶺外,將門,相公也幫不了他,除了拿錢生砸,沒有別的辦法.

這麼大的工程得多少人力啊?又得花多少錢?

就算唐奕鐵了心,非要花這個錢,可以!多年的默契讓曹佾潛意識里選擇相信唐奕,選擇站在他的一邊.可是,曹佾希望他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是冷靜的.

"你就算非得修,也得算出個數兒來,心里有了底再動手吧?"

......

唐奕一琢磨,確實有點心急.

可是,依舊心有不甘,繼續道:

"其實,現在讓炎達來也不算是白養,種田需要開荒,建屋也要伐木,備料,這些都可以先動起來嘛."

"糧食呢?"曹佾又提出一個問題."那麼多人,你總得有那麼多糧養吧?"

唐奕神情一暗,確實是他太心急了,就算從中原調糧,也需要一些時日.

"唉!"曹佾一歎,生怕自己說的太直白落了唐奕的面子.

"你就算要干,咱們也要先算出個數兒來再做計較嘛."

"萬一太多,連你也弄不起,那炎達又是開荒,又是備料,不都白干了?"

唐奕猛然抬頭,"修不起也得修!"

"這事,你不用勸我!"

"你......"曹佾氣的話都不會說了.

這不是費力不討好嗎?老子替你著想,你非但一點不領情,還跟我使橫兒.

這時,吳育走了過來,默不作聲地朝曹佾壓了壓手.意思是,讓他先冷靜一下.

來到唐奕身邊,收去往日與唐奕斗嘴的勁頭兒,和聲道:"能和老夫說說,為什麼非得要在這里建城嗎?"

唐奕只覺心中氣悶,淒然道:"因為,有必要......"

"現在燕云雖歸,然大遼未定,西夏又震蕩難安,大宋最大的兩個通商國都成了變數."

"朝廷要把改革進行下去,必然要龐大的的稅收支撐,單靠中原一地的農商稅得是遠遠不夠的.這個時候,只能開辟新的市場."

吳育沉吟片刻,唐奕的這個說法不難理解,也說得過去.

"大郎是指,西邊的大食?"

"對!"唐奕用力點頭.

"此地是大食商人進入大宋的必經之路,而現在大宋又在與大食的貿易中占不到什麼便宜.想改變這個現狀,我需要一個支點,或者說一個根基."

吳育一邊聽,一邊點頭.

以唐奕的本事,讓他在涯州站穩腳跟,從而改變宋與大食之間的商貿角色,並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

"還有呢?"

唐奕這些句糊弄得了別人,卻糊弄不了吳老頭兒.

"要是單單如此,涯州老城再合適不過了.既有基礎,又是大食商人公認的落腳點,你大可不必再選這麼一個地方大興土木."

"......"

唐奕無語了.心道,看來,不晾出一點東西是真不行了.

"相公,等我一會兒."

說完,唐奕竟轉身離岸,回到了船上.

過了一會兒,他再從船上下來的時候,身邊多了幾口大箱子.

別說吳育,曹國舅等人也是莫名好奇,什麼寶貝讓唐奕捂的這麼嚴實,非得他親自去取不可?看他那神情,簡直是生怕讓人靠近,窺得其中奧妙一般.

"老二,純禮,搭把手."

上岸之後,唐奕也沒有馬上打開箱子,而是連仆役都不叫,讓曹覺和范純禮等人幫著他一並把幾口箱子抬進了樹林.

足足走出一里多地,才停下.

"這什麼東西!?這麼沉?"

曹老二滿頭大汗的把箱子放下,忍不住抱怨.

他和秀才合力抬一口最大的箱子,三尺見方,卻足有兩百來斤重,兩個壯漢活活給累的虛脫了.

唐奕一邊極為小心地放下手里的箱子,一邊把一串鑰匙扔給他道:"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曹覺一聽能打開了,立馬上前要開箱看看,到底什麼寶貝能讓唐奕金貴成這個樣子.

可是,鼓搗了半天,他也沒打開箱子.

"你行不行啊?"秀才忍不住吐槽.

"你來?"曹覺眼睛一橫,特麼這瘋子在箱子上上了四五道鎖,夠開一會兒的了.

等終于打開了,猛一掀箱蓋......

"日!!"

箱子里就兩樣東西,而且都是不值錢的鐵器:一個鐵架子,還有一個厚壁的粗鐵管.

要說哪里特別,可能就是那個鐵管了,好像是鎢鋼所鑄,還算值一點錢.

"唐瘋子,一個大鐵疙瘩你至于寶貝成這個樣兒嗎?"

.......

唐奕沒搭理他,開始從自己的箱子往出搗騰東西,依然是極為小心.

曹覺無趣的上前,隨手拿起一個從箱子里拿出來的木盒就要擺弄.

"這又什麼啊?"

"別動!!"

曹覺的動作嚇的唐奕驚聲大叫,一把奪了回來.

"不要命了!?"

曹覺怔怔地看著唐奕,"至于嗎?碰一下都不讓?"

"至于嗎?"

唐奕冷笑複述,"待會兒你就知道至不至于."

打開木盒,里面是一圈稻草,中間還塞著一個木盒,再打開,又是一層木棉,中間又一個木盒......

再開一層,還是木棉,中間卻變成了絨布纏著的小包.

咕嚕.....

眾人不禁干咽了一下口水,皇帝藏玉璽也用不著這麼麻煩吧?

等最後一層絨布打開,里面的東西終于落在眾人眼中.

"這......這是什麼寶貝?"

此時,唐奕手里捧著一個琉璃小瓶,只有大拇指那麼高,里面是淡黃色的一小瓶油.

"這肯定不是一般的油!"

曹覺秀才,范純禮,外加曹國舅和潘豐,沒一個認為這油一般的,要不唐奕也不至于包得跟傳家寶似的.

......

唐奕現在也不著急說這是什麼油,而是看向吳育和眾人.

"你們應該知道,在觀瀾我的小樓里,有一處誰也不讓進的地方."

"嗯嗯!!"眾人點頭如搗蒜,重點來了,你快說吧.

"不都好奇我在那里面鼓搗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

"今天,就給你們看看!"

說著,唐奕把手中的小瓶瞄著一處土坑,往里一扔.

"別......"

別扔啊.....

曹老二就奇了怪了,這麼金貴怎麼就扔了呢?

可"別"還沒說完.

轟!!!!!!

一聲震天巨響隨著瓶子落地,在數丈之外炸響.

曹老二只覺一股無形巨力拍在身上,灌在嘴里,整個人向後一個趔趄.

"我地個娘啊!!這特麼是什麼東西!?"

而曹國舅和潘豐更是不濟,熱浪一掀,直接坐在了地上.

"這......這......!"

國舅爺看看唐奕,再看看已經變成大火坑的土坑,"這"了半天也沒這出來什麼.

吳育離的最遠,所受沖擊不大,可是看潘豐,曹佾他們齊齊掀倒的情形,也不難看出那一個只拇指大小的瓶子威力有多大.

"這是一種爆炸油,全名要硝化甘油."等眾人反過勁來,唐奕開始出聲解釋.

"威力比軍中那些什麼霹靂雷火不知道強多少倍.可是性狀極不穩定,稍有震動就會自暴.剛剛老二要是動作再大一點兒,在他手里就炸了!"

"!!!"

曹老二只覺手心發麻,冷汗都下來了,好特麼險啊!

"你你你,你天天在小樓里就鼓搗這玩意?"

唐奕一笑,"它?只能算是算低級的爆炸物,用不著多花心思."

從箱子里拿出一個罐子,這回倒是隨意了許多.打開一看,有點像灰色的碎石粒.

"這又是什麼?"

"就是硝化甘油調配出來的固體炸藥."

"咦......!"曹老二一跳老高,瞬間躲出去老遠.

特麼那一小瓶就那麼大的勁兒,要是這一大壇子都炸了,骨頭渣子都找不著了.

唐奕一笑,"放心,這種比瓶里的那些穩定得多,輕易不會炸."

硝化甘油對于唐奕來說簡直太容易了,而從它衍化而來的塑膠炸藥,固體炸藥,安全雷管,更是易如反掌!

說著,唐奕吩咐秀才和曹覺把那個鎢鋼管子架在鐵架子上.

不難,架子和鐵管之間有卡槽,一卡就固定住了.

唐奕把壇子放在一邊,又拿出一個柱狀紮的結實的包袱.

"這里面裝的就是壇子里的東西."

來到鐵管前,把包袱塞到里面.

眾人這才發現,那柱狀的藥包,正好是鋼管內壁的粗細,一通到底.

從另一個箱子里取出一個鐵丸,看上去一斤左右的重量,同樣是能塞到鋼管里.

"你這要干嘛?"

唐奕道:"這東西叫炮."

說著,調整了一下炮口,在炮管後面插了雷管,就要點火.

"你等會!!"

大伙兒一看唐奕在人堆里就要點,嚇的臉都白了,一邊叫,一邊四散開來.

這貨是不要命了啊!!

唐奕訕笑,也不解釋,等大家都貓到了樹後,這才打亮火折,點火.

轟!!!!

曹覺一瞬不瞬地盯著唐奕點火,只見一道火舌從鋼管一頭兒噴出好幾尺遠,隨之一聲比剛才響過百倍的轟鳴震徹山林.

啌!!咔咔!!轟!!

一連串的巨響好似天崩地裂一般,連曹老二這種兩次從閻王殿上摸回來的老兵都暗暗膽寒.

不過還好,只是噴了一道火,並沒有第一次那麼大的威力.

待煙火散盡,大伙也都從樹後出來,曹覺撇嘴道:"這個夠嚇人,但還是第一個厲害!"

唐奕也不反駁他,一指炮口所對的方向.

"你看那邊...."

"......"

"......"

"......"

在場諸人順唐奕所指方向望去,無不呆立當場.

"這......"吳育汗如雨下,喃喃出聲."這是不應該屬于人間的殺器!!"

......

--------

唐奕這一炮,其實瞄的是一里之外的一塊山石,這種1磅的小炮兒也就打一里地.

可是......

他瞄歪了,炮口太平,炮彈幾乎是直射出去的.當然沒打中石頭,卻是飛了幾十丈撞到了樹上,水桶粗細的大樹根本擋不住,一連轟斷了四棵樹,最後砸在山壁上,把石壁砸塌了一大片.

那景象,反而比唐奕要打的那塊山石更震撼.

眾人都看傻了,人間何曾有這種殺器出世?

"乖乖,一炮下去,山都轟塌了,要是拿它攻城......"

"都不用人堆,轟他娘的一天,多牢靠的城牆也立不住吧?"

"一天?"唐奕冷笑."這只是一斤沉的實心炮彈,不足三尺的小炮."

"要是想弄,可以弄的更大.幾千斤的重炮,炮彈能做到幾十斤重,而且里面可以裝炸藥,擊中目標還能炸!"

"就算是開封的城牆,幾炮就能轟塌,哪用得上一天?"

"哦靠!!"曹覺直接暴了粗口.

"這要是裝備給禁軍,那還什麼大遼,什麼西夏,大殺四方啊!?"

"屁!!!"

曹老二此言一出,立時就讓另一句粗口給頂了回去.

而令人意外的是,暴粗口的人,竟然是吳育.

吳老頭兒直到現在才收回心神,面色潮紅,正聽見曹覺的"幻想".

"屁的大殺四方!?"

轉向唐奕,不由分說,"毀了它!!馬上!!絕不能讓此妖物現世!"

"為什麼!?"

曹覺不干了,這麼好的神器,為什麼要毀了?

唐奕慘然贊歎:"吳相公,還是明白人啊......"

看向曹覺,"因為大炮一出,最吃虧的是大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