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野豬島的重要性
g,更新快,無彈窗,!

亞龍灣,野豬島,加上東,西洲兩島,三個小島就像是三顆明珠,被亞龍灣抱在海灣之中.

至于為什麼琊琅灣要改名叫"亞龍",眾人不得而知,只道是唐奕一時興起罷了.

把眾人叫到一起,"我是這樣設想的."

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這里就是第二個回山,第二個鄧州,唐奕要紮根于此,現在已經急不可待地開始規劃了.

"在海灣谷地辟荒為田,用作試驗之用."略一思索."這島靠近海灣,土地不一定適宜耕種."

"但是沒關系,只取少量開辟即可.等咱們掌握了整個海南大島,再向島內開辟就好."

又一指海灣東面景色最為秀麗的所在.

"在東面海岸建房子,未來的新涯州城就以此處為中心,向谷地輻射."

曹佾實在忍不住問道:"我還是不理解,何必新建一座城?回山那麼大點的一個地方,咱們前前後後動了多少土木,耗費了多少年,才具規模?"

"你不會是真想在這里紮根,再也不回中原了吧?"

唐奕搖頭,"取現在涯州古城之便,當然省事兒不少.可是,一定要在這里建城!"

"為什麼啊?就因為你喜歡?"

唐奕揚起嘴角,抬手指向海灣之中的小島.

"你看野豬島的位置."

曹佾一怔,順著唐奕手指的方向看去,眾人也被唐奕引著朝那邊看去.

范純禮特意向前擠了擠,"這里面有何玄機?"

這些天可把他憋壞了,唐奕到了海南,行的都是打打殺殺的事情,范老三再怎說也是"文人",想摻合也摻合不進來,只得和民學的一眾人等窩在船上,可算有一件事兒能讓他出點力了.

可是看了半天,他也沒看出這個破島有什麼讓唐奕另眼相看的地方.

大伙兒也沒想出來.

"位置,看位置!"唐奕再一次強調野豬島的位置.

位置?

野豬島的位置確實特別,就位于海灣正中偏東一點的地方.如果細說,這個島三面被海灣包圍,唯一面向大洋的一方還被東,西洲兩個島阻隔.

說起來,有點像事俗家庭中的'老幺兒’被上輩捧在手心,外面又有兩個長兄守護.

可這又說明什麼?

唐奕解釋道:"如果在亞龍灣東西北三個方向的山崗上設立據點,阻隔陸地上進入亞龍灣的道路."轉頭再指東西洲兩島."在這兩個島上興建港口,駐紮水軍,那麼這個野豬島......"

......

"那這個野豬島可就誰也上不去了."曹覺替唐奕把話說了出來.

真如唐奕所指,不需要太多的兵力,整個亞龍灣將為一個"內灣",地處中心的野豬島更是絕對的安全可靠,誰也進不來,誰也靠近不了.

"對!"唐奕猛一擊掌.

"這樣一來,這個野豬島完全與世隔絕,誰也別想知道我在島上干什麼!"

......

"不是."曹佾有點發虛."那你到底要用這島干什麼啊?"

"你不會就為了這麼個島,而非在這個荒郊野地建一座城吧?"

呵呵,唐奕還真是因為這麼個島,要在這里建一座城.

至于用野豬島干什麼,曹佾不知道,范純禮也不知.

如果祁雪峰在此,他一定會知道.

唐奕要是這里建立新的試驗室,一座超越時代的燈塔,或者說,是大宋工業爆發的第一塊基石.

......

之前就說過,唐奕對于把後世的科技引入大宋一直抱著十分謹慎的態度.所以,他一定要找一個萬全的所在,才可以放手為之.

否則,萬一有人覬覦,把一些東西弄了出去,他真的不敢相像那會是怎樣的後果.

.....

--------

曹國舅勸不了唐奕了,但唐奕也說服不了他.直到最後,他也沒覺得在這里新建一座城有什麼必要.

而潘豐此時卻出聲提醒:"大郎所要弄的這個工程可是不小."

言下之意,這里不是開封,有的是工匠,民夫任你驅使.當初,在回山挖河灣,建立街市,那可是官家鼎力相助,調撥災民為徭役,才干成的事情.

"你哪兒來的那麼多人手?"

唐奕一揚下巴,"那不就是?"

"他們?"

潘豐順著他所指看去,正是施雄押著的那一船都老和家眷.

"就算能干活兒,也才幾百人而已."

"別急嘛,人手總會有的."唐奕故作高深的一笑.

"有錢能使鬼推磨!"

潘豐聽的直撇嘴,"這鬼地方,有錢都沒地方花去!"

唐奕則道:"放心,明天......"

"明天推磨的鬼就到了."

.....

--------

唐奕可沒說大話,這一晚眾人沒有上岸,又在船上將就了一宿.

第二天剛起來,就見岸邊有人.七八個刺面的黎人已經等在岸上,顯然是沖他們來的.

......

唐奕立時讓人放下小船登岸,朝那幾人迎了過去.

還沒到近前,就拱手施禮,"炎達族老來的真快!"

來人正是前天在碼頭上的那個刺面老漢,名叫炎達,嶺曲部族長.

昨天一早,這老漢與唐奕同時從涯州出發,只一天一夜就到了亞龍灣,顯然是連夜趕路才有這樣的速度.

"昨日還不如與奕同船,倒是省了您老人家的體力!"

炎達的年紀要是放在中原,可能還算不上"老頭兒",算起來比潘豐還要小上不少,只有四十出頭兒.可嶺外環境惡劣,人很少有活過五十歲的.為討生活,終年勞累,卻是顯老.

一聽唐奕的客氣,炎達爽快地一擺手,"山里的漢子不下海,海里的魚兒不上岸,這是老天的規矩,破不得."

唐奕訕笑,卻是無從反駁.

黎峒山民淳樸耿直,和他們不能用世俗常理論事.你要是和他說出什麼不同的意見,這老漢非和你爭個面紅耳赤,要殺人不可.

炎達直來直去慣了,卻是不想與唐奕爭什麼走哪兒來的問題,反正我已經來了,你管我哪兒來的?

"殿下還是直說吧,那天說賞咱全族老小一口飯吃,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唐奕立馬篤定回答.

那天把炎達請到船上,費了牛勁才把這老漢忽悠到亞龍灣來,為的就是這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