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野蠻只是一種生存方式(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回頭再說船上的德拉海,查干和德旺等人.

德拉海沒進城,當然不知道城里都生發了什麼.不過,這癲王殿下去了半天才把德旺抓回來......

朝德旺豎起一個大拇指,"不愧是大島第一都老,竟可堅持半日之久."

德旺老臉一紅,可沒當這是誇贊.

實際上,他連一柱香都沒挺過去就被人拿下了.後面,又是敲鼎,又是厮殺,都是那個瘋王一手操辦的.

撇嘴瞄了一眼德拉海.

"不愧是瓊州一霸,被打成這樣,還有心情說風涼話!"

"你!"

德拉海氣了個半死,這人怎麼不識好歹呢?

這時,昌化都老查干卻是面容不善地瞪了一眼德旺,對德拉海出聲兒道:"老哥多余了吧?人家是德旺,何曾眼里有你這個瓊州德拉海?"

查干是唐奕路過昌化時,捎帶手給擼了過來的.

這家伙骨頭軟,是苦頭吃得最少的一個.幾乎是刀還沒架在脖子上,就鼻涕眼淚全出來了,曹老二想下狠手都有點不忍心.

加之昌化不像瓊州比鄰內陸,也不像涯州有海貿之利,所以,算是個實力微末的存在.而且,昌化與涯州接壤,還受過德旺的鳥氣,自然對德旺沒什麼好感.

所以,查干很有當"黎奸"的潛質.

現在,德旺吃癟,和自己一樣成了階下之囚,不逞幾句口舌之快,他就不是查干了.

"現在,癲王殿下威臨涯州,我看啊......"查干繼續陰陽怪氣."某些人就洗乾淨脖子,等著挨刀吧!"

"老東西!"德旺哪受得了這氣."我現在就弄死你,走在我前面!"

"好了好了."德拉海好言相勸."咱們的命運都掌握在癲王手中,又何苦自相殘殺呢?",

德旺悶氣不已,他對查干和德拉海都沒什麼好感.

瞪著二人,"要挨刀一塊挨,你們也好不到哪兒去!"

......

德拉海不與他置氣,默不作聲的與查干對視一眼.

他倆和德旺他們可不一樣,他們沒被抄家,也沒被抓親眷.

再說,癲王要立足的是涯州,與昌化和瓊州離的遠著呢.癲王說了,只要聽話,懂事兒,一年就放他們回去的.

這時,鐺鐺鐺的擊鼎之聲再次從城中傳來.

德旺臉色一白,駭然出聲:"他到底要干什麼!?"

德拉海玩味一笑,"還看不出來嗎?癲王是要把涯州的都老一網打盡喲!"

----------

德拉海只說對一半,唐奕不但要一網打盡,而且要讓他們傾家蕩產.

......

兩天之後.

站在船上就能望見涯州城黑壓壓一片,人頭攢動,到處都是人.

德旺看得肝兒都在顫.

現在城里聚集了涯州方圓百里的黎峒百姓,沿海疍民,還有山越部族,得有幾萬人之眾.

一天?那個瘋王說讓這些窮鬼白拿上一天!

哪用得上一天!?

最多一個時辰,他苦心經營之下攢下的家底,就得被這些窮鬼搶光了,估計大門板都得讓他們卸走吧?

查干看的那叫一個舒心,這回德旺徹底成窮鬼了,看你還怎麼囂張得起來!?

......

而另一邊,曹佾,潘豐卻是心驚膽戰的緊.

"他們不會收不住把咱們也給搶了吧?"

二人的擔心不無道理,民潮如虎,稍有人煽動,真的是什麼都干得出來.

唐奕聲色厲斂地瞪了二人一眼.

"在船上你怕甚?"

好吧,他也有點虛.

玩兒大了?這場面確實有點嚇人.

......

確實沒想到,海南的黎峒百姓"實在"到這個份兒上.真是一點不含糊,四歲到四十歲(五十歲以上基本活不到.)只要能動的,都來了.

"讓船工解了纜繩,隨時戒備,稍有不妥,立刻離岸!"

"......"

曹佾一翻白眼,和著你也有一怕?

回頭掃了一眼身後,"那這群都老怎麼辦?"

這兩天,曹覺又抓了七八個.涯州周邊的惡霸一個都沒剩下,連上家眷,得有好幾百.四艘船都塞滿了,眼瞅就裝不下了.

唐奕聞之,不放心地又瞅了一會涯州城,這才收拾心思.轉身看著一幫從前不可一世,現在卻如同蔫蘿蔔一船的"都老們".

眾人本來看著城中的情勢心中正在滴血,數十年累積的家財轉瞬就沒了,恨不得把唐奕和那些苦奴的生吞活剝.

可是,那個瘋子真的一回頭看過來......

登時都腦袋一縮,連看都不敢看唐奕一眼.

這瘋子就不是漢人,太狠!

"琊琅灣是誰的地盤?"

"琊琅灣?"

眾人一怔,沒想到他會問這個.

其中一個都老顫巍巍出前一步,"是某的治下."

"你的啊......"唐奕喃喃複述,給曹覺遞了個眼色.

曹覺一挑眉頭,立馬就懂了,上前一步,右手在腰間一撈.

鏘!!噗......

"啊!!殺人......"

一眾都老本能驚叫,隨之又緊閉其口,生怕把後半句叫出來.

這兩天,他們已經被唐奕殺出魔障了.

唐奕淡淡地看著已經趟在地上的尸體,"現在,是我的了!"

"......"

"野豬島是誰的地盤?"

"......"

誰這會兒吱聲,誰腦子有病.

"沒人認領嗎?"唐奕疑然出聲."那也是我的了."

"嗯嗯嗯!!"一眾都老點頭如搗蒜.

"那東,西洲呢?"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唐奕終于神情一緩,暢快大笑,"早說嘛!"

"我還是很講道理的,只要聽話,保你們有吃有喝,日子過的比以前還舒坦."

"......"

包括德旺在內的一眾都老心道,信你才有鬼!家都被抄了,現在能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已經是萬幸了.

"德拉海."

唐奕一聲招呼,立時從都老堆里躬身出來一個小老頭兒,正是瓊州都老德拉海.

貓腰行至唐奕面前,"殿下有何吩咐?盡管交待小老兒便是."

神情那叫一個諂媚,態度那叫一個謙卑.

唐奕滿意的點了點頭.

"把規矩給他們說一遍,以後你就是他們的頭人."

"那我呢?"

沒等德拉海說話,卻是查干從人群里又顛兒出來.

"癲王殿下忘了給老夫安排差事了."

"你啊......"

唐奕略一沉吟,"那你就管家眷吧."

查干聞之大喜,"謝殿下賞識!"

......

"呸!"德旺暗淬一口."奸徒!"

可惜,不等他繼續吐槽,岸上有了新的動靜,別說德旺,連唐奕都嚇的不輕.

"百姓朝碼頭這邊來了!"

潘豐驚駭大叫.

果不其然,那幫黎人已經搶瘋了,把都老之家搬了個精光還不算,卻是湧出城門,朝碼頭這邊來了.

"拔錨!快!快拔錨!"

曹佾高聲呼喝,這要是讓幾萬人堵在碼頭里,曹老二的人就算再勇,也不夠這些人塞牙縫的.

船上登時亂作一團,查干和德拉海在這個時候還不忘到唐奕身邊讒言幾句.

"殿下還是太心慈手軟,這些窮鬼見錢眼開,怎會記得殿下的恩情?"

唐奕則是深鎖眉頭,若有所思.

"先等等!"高聲吩咐船工."離岸五丈,靜觀其變."

"你干嘛!?"曹國舅瞪著眼珠子."不要命啦?"

只聞唐奕沉吟道:"等等看,不像是來搶的."

一個個手里並無兵刃,倒是抱著大包小包的財物,而且來的也不快,不是沖過來,而是走過來的.

......

曹國舅穩了穩心神,仔細一看,"好像真不是來搶的......"

臉色一變,"不過,還是穩妥些的好,先把船開到海上再說."

唐奕搖頭,"不用.起了錨,要走隨時能走!"

"可......"

曹佾一邊看著岸上的情形,一邊還想再勸,只是只出一字,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發現,朝著碼頭而來的百姓之中,跑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個黎峒幼童.

至多不過七八歲的樣子,雖然皮膚曬得黝黑,可是一臉稚氣未脫.

渾圓的小臉揚著笑意,白白的細牙與黑膚映襯嚴明,懷里還抱著一只大公雞,顯然是剛從都老之家搶來的.公雞個頭很大,占了那幼童的整個胸口,讓他跑起來顯得十分笨拙.

這樣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讓曹國舅怎麼也沒法與劫掠之事聯系到一起,怔怔地看著那孩童往碼頭跑來.

......

那孩子跑的不快,堪堪突在萬人之前,卻是極為顯眼.臨近碼頭,船上的眾人甚至能看見小孩額前的細汗.

那只大公雞對他來說,並不輕松.

終于.

孩子跑到了碼頭上,因為癲王的船已經離岸,上不得船去,孩子左右看了看,把大公雞往岸邊一放.

然後.

"阿爺說你們是我家的恩人,讓峒嘎有飯吃......"

"這只大雞送給恩人解饞."

"......"

船上.

肅穆無聲,連船工水手都停下動作,手中的帆繩默然滑落,怔怔地看著那岸上的孩子.

滿耳都是那稚氣,清脆,飽含深情的呼喊.

這還沒完.

小孩剛到,又是一青年漢子到了船前,在大公雞的旁邊放下一串海珠.

"$%@"

說的什麼眾人聽不懂,想來應該和那孩童一樣,盡是感激的話.

後來.

一個黎婦......

一個老甕......

一個疍民......

都是把搶來的東西分出一點,放在船前.

少的,只搶了百多銅錢,卻也分出三五枚.

多的,海珠,金銀,自是慷慨.

雜的,臘肉醃菜,陶盆木碗,什麼都有.

......

最後.

一個滿面刺青的健碩老漢一身皮裙皮褡,顯然地位不低,親手把一張豹皮放在岸邊.

"恩公懲治都老,為涯州除去一霸,是我山越黎峒的恩人!"

"小老兒嶺曲黎峒族長,在這里,給恩人磕頭了!!"

說著,老漢當真拜到,沖著四艘大船重重下拜.

"給恩公磕頭了!"

"給恩公磕頭了!"

......

隨著老漢一拜,岸上萬人匐倒,山呼海嘯一般的激動拜服.

"......"

"......"

......

大船之上,鴉雀無聲.

誰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場面.

更沒想到,以彪悍,野蠻著稱的嶺外蠻夷還有這麼細膩的情感.

唐奕看了一眼曹國舅,這貨的眼睛里竟然閃著晶瑩,亦被眼前之景所感.

"世人只道南獠野蠻,卻不知再野蠻的人也終究是人,也有淳樸,憨直的一面."

"野蠻,只不過是他們的生存方式,可是本性與中原,與漢人,是沒什麼區別的."

吳育此時也行至船邊,看著岸上久久不語.

最後,老相公長歎一聲:"人之初,性本善啊!"

說完,背著手轉身欲走,不去看向船下.

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

"大郎啊,你要是能把這嶺外荒蠻之地變個模樣,讓這些不是大宋治民的治民有衣有食,那也算功德無量了."

......

唐奕聞言笑了,竟朝吳育深施一禮,"定不辱命!"

禮罷,唐奕直起身子喝醒眾人:

"來人."

"靠岸,請這位老人家上船一敘!"

......

--------

一天之後.

唐奕的船隊已經離開涯州城,沿著海岸向他昨天剛"搶"來的那塊地--琊琅灣駛去.

"為什麼偏偏選這個琊琅灣?"

曹佾都快成好奇寶寶了.他現在是深深體會到,和唐奕出門那是多麼的可怕的事情.

同時,也深深佩服起吳育來.這老頭和唐奕出去了三次,沒被嚇死真的是不容易.

現在,吳育是已經練出來了,輪到他時時心神不甯,不知道唐奕又要起什麼妖蛾子了.

"涯州城你都拿下了,有城你不住,非得去什麼琊琅灣那個大荒地?"

"我喜歡啊."

唐奕打著機鋒,"哪兒自在就去哪兒,不行啊!?"

曹佾聞之,翻著白眼.他問過了,琊琅灣在涯州城的東面,可是不近.

陸路穿山過嶺得走上整整兩天,近兩百里的路途.海上不繞,也得大半天.

跑那麼遠,圖什麼?你喜歡個屁!

......

呵,理由還真是唐奕就喜歡那兒.

船行至下午,轉過一處半島,立時一個巨大的海灣呈現在眾人眼前.

兩山抱一谷,兩山抱一灣.

兩條蒼翠無比的山脈就像伸到海里的兩條玉臂把海灣抱在懷中,景色絕美,世上罕有.

曹佾就納悶兒了,唐奕這是來過?怎麼就知道這個琊琅灣有如此勝景?

不過,一想也就釋然了,這還真是唐奕的風格.

想想回山,也是兩山夾谷,俯視汴水,和這里的格局很像.

他好像就喜歡這種調調吧!

而唐奕看著眼前的海灣,心神大暢,不由朗聲道:"琊琅灣這個名字有點一般."

"要不,改個名字吧."

"改什麼?"

唐奕揚起嘴角,"要不,就叫......"

"亞龍灣吧!"

......

睡一會兒再寫,今天還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