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發瘋和撒錢(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去!擊鼎."

......

德旺都聽傻了.

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哪兒蹦出來這麼一個妖孽?

擊鼎傳音在嶺外那就相當于軍中戰鼓,號令一響,四面八方的都老勢力必要提刀來援,聲勢甚大.

做為南島最大的都老,德旺的鼎可不是隨便敲的.

他的鼎一響,路遠的尚需口口相傳費些時日,而涯州方圓所至,半日之內必盡數來援,城里的幾大都老更是一刻鍾之內就肯定能殺過來.

德旺剛剛是沒機會敲,讓曹覺等人殺了個錯手不及.現在倒好,這瘋子讓他敲?真當這里是中原治下,王公貴胄無法無天了?

"你敲不敲?"

德旺還沒緩過來,唐奕又是逼問一句,大有再不敲就動刀砍人的架勢.

德旺斜眼看著唐奕,"鼎一響,你今天出不了涯州."

"......"

這句倒真讓唐奕挺意外,不由咧嘴笑了.

"你還挺有意思,好心提醒?還是真有這自信?"

德旺坦然道:"都有!"

"我敬你是條漢子!同時,我也很自信,鼎一想,你出不了涯州."

"敬我?"唐奕更不懂了.

"敢在涯州撒野的漢人......還沒有."

唐奕一攤手,"那現在不就有了?"

"老二!"

"干嘛?"曹覺提著島刀就過來了.

"他不肯敲鼎,你幫幫他."

"得勒!"

曹覺應了一聲,惡狠狠地瞪著德旺.

"你特麼敲不敲!?"

手腕兒一翻,刀身翻個兒,猛的掄起刀背兒就砸了個去.

"啊!!!"

一刀背兒正砸在德旺肋間,登時一聲脆響,伴隨著德旺的慘叫.

"你干嘛?"唐奕目瞪口呆地看著曹老二.

"啊?"曹老二也有點懵."幫幫他啊!"

會錯意了?

"我讓你幫他敲鼎,誰讓你打人來著."

"呃......"曹老二一窘,還真是會錯意了.憨憨地撓頭"還以為......"

"以為個屁!趕緊敲鼎!"

好吧,曹覺聽話的乖乖去敲鼎了.

"真是殺紅眼了."唐奕嘟囔著,吩咐施雄."叫人來瞅瞅傷,我還挺喜歡這人的呢."

......

德旺聽罷,沒有一絲欣慰,反倒暗自哀嚎.

忍著巨痛,無語問蒼山......

這都是什麼人啊?

天殺的德拉海!挨千刀的查干!都干什麼吃的?怎麼就把這麼個瘋子放到了涯州?

......

----------

鐺!

鐺鐺!!

鐺鐺鐺......

那銅鼎一人多高,實心足銅所鑄,用銅錘敲起來,比開封相國寺里的初鍾還響,震得人腦仁兒嗡嗡作響.

別說一個小小的涯州城,就連城外都聽的真真切切.

......

鼎鳴一響,施雄也算是看明白了,沒有最瘋,只有更瘋!

這位癲王殿下這是要來一個守株待兔,把涯州的都老都招來啊,怪不得剛剛說要今天一並解決.

可不是一並解決?這瘋子連挨家攻打都懶得跑,想來個一鍋燴.

心知躲是躲不過去了,忙招呼手下小心戒備.還不忘暗中吩咐,.一會兒別往前沖,讓那幫'活閻王’打頭陣就行了.

可惜,施雄多此一舉了,曹老二本來也沒打算把施雄放在前面.

雷州水軍按說不算太差,周邊海域盜匪橫行,起碼實戰經驗還是有的,不是內陸諸州那種純粹的苦力廂軍.

可是,他們這樣子看在曹覺等人眼中,卻還是差太遠了,連閻王營的新兵都不如,還指望得著嗎?

再說,德旺的碉樓牆高院深正適合防守,把院門一開,那就是進來一個死一個.只要來援的人馬不是有組織的一起到,曹覺根本不會放在眼里.

一波一波的來,純粹就是填鴨送死.

鐺鐺鐺......

銅鼎錚鳴不止,整個涯州城瞬間沸騰,就連看慣都老大族爭斗的涯州城民也都驚愕側目.

那可是德旺都老的鼎鳴,看來不是小事.

而城中的幾家都老聞之,立時整頓人手,向德旺家殺了過去.

有一營宋軍入城,這事兒大伙兒都已經知道了.現在德旺鳴鼎,說明宋軍就是奔著他們來的.

涯州已經五六年沒有宋兵駐守了,現在想插進來?

沒門!

大不了反他娘的,又不是沒干過.

在他們眼里,南方的宋兵都是花架子,別說就來了一營,就是一廂也不懼怕.

可是,帶人沖到德旺門口一看,中門大開,沒看見德旺,倒是真有宋兵在內,還沒有一營,只有五十人隊的一伍.

那還怕他做甚?

沖!!

于是......

等人沖進院子,唐奕一聲令下,"關門,留大不留小!"

曹覺,秀才立馬關門,放狗......

來勢洶洶的一隊帶刀勇士立時成了圈里的肥豬,只待挨刀.

這位來援的都老本來也姓德旺,後來改了漢姓"黃".還沒等他明白怎麼回事兒,就被刀架在脖子上,手下人馬更是一個一個被斬殺.

黃都老一見院中除了漢人一個德旺的手下都沒有,立馬知道壞事兒了,掉到人家的圈套里來了.

可是後悔已經晚了,被押到後堂才見德旺一家老小五花大綁蹲作一團,立時眼眶欲裂地瞪著德旺.

"德旺害我!既已成擒,何要鳴鼎設伏?"

德旺一翻白眼,有苦說不出.

"不是我敲的......"

"不是你?"黃都老下意識回頭一望,正見漢人首領命人接著敲鼎,接著把門打開.

一聲哀嚎:

"漢兒奸猾,果不足信!"

說什麼都晚了,黃都老只能和德旺做伴.

接下來沒過多一會兒,猛欽都老,施都老,查陽都老,阮都老......

一個個都來和德旺,還有黃都老做了伴兒.

等胡思都老來的時候,德旺已經麻木了,開口打著招呼:

"來了啊!"

啊噗!!!

胡思差點沒吐血,什麼叫"來了啊"?

讓德旺這厮坑死了!

......

--------

至此,涯州城的七大都老只半天就讓唐奕辦了個干乾淨淨,有一頭算一頭,全在這兒捆的結實.

"施雄!"事辦完了,唐奕立馬吩咐施雄.

"屬,屬下在!"

"遣一都兵將把德旺家小,還有幾位都老押到船上去,余者掃蕩各家!"

"老規矩,連大帶小一個都不能少!"

"屬下遵令!"

施雄現在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那叫一個服貼.

真是開眼了,說一天解決,決不拖到第二天啊!

才半天工夫,那幫活閻王就像不知疲憊的殺人機器,幾乎把涯州城里能拿刀的男爺們兒砍光了.

現在,那幫人眼睛里冒的都是紅光兒,施雄怕自己稍有怠慢也得做了他們的刀下鬼.

而他手下的兵看曹覺等人的眼神那才叫精彩:既恐懼,又崇拜.

這特麼才叫兵!

可是,卻沒有人想成為這樣的兵,因為他們無法想像這些人都經曆了什麼才練就了今天的嗜血.

大氣都不敢喘地進到內堂押人.

......

七大都老一出來,縱使是德旺這樣硬氣的人物也覺頭皮發麻,腿肚子一陣陣的轉筋.

院中儼然就是一處修羅道場,每一寸石板都是殷紅之色,每一個人都是血染的修羅.

得虧德旺的碉樓夠大,不然院角的那幾百具尸首就把把院子填滿了.

黃都老幾乎站立不住,看著那五十來個血葫蘆一樣的活閻王,黃都老半邊身子墜在德旺的胳膊上.

"德旺都老.....你到底招惹了什麼人啊?"

德旺差點沒哭出來,我誰也沒來得及招惹啊!

絕望的被施雄押著,向前邁著步子.

大宋癲王他算是見識了,看來這涯州是要變天了.

行去碼頭的路上,德旺還在想,當初從興化軍支度推官那里購入那批軍械,答應幫那個漢官一個小忙的可不止自己,德拉海,查干也都在其中.

可是,這個癲王一路從瓊州過來,怎麼這麼順當?上岸第一件事就是找上他......

不會是德拉海,查干和他一樣,也被這個癲王給拿下了吧?

......

果然.

剛上癲王的船就看見德拉海和查干跟一癱爛肉似的窩在那兒,和著那個瘋子是走一路抓一路.

查干和德拉海一見德旺,也是打著招呼:

"來了啊......"

啊噗!!

這回輪到德旺吐血了.

....

------

另一邊,唐奕吩咐曹覺就住在德旺家了,接著敲,誓要把方圓百里的都老抓個干乾淨淨.

曹國舅一聽,不干了.

陰沉著提醒道:"大郎,莫要搞得太大!"

"今天是殺了涯州都老一個措手不及,一但時間長了讓他們反過勁兒來連成一氣,咱們可只有千多人,老二他們也就沒這麼神勇了!"

唐奕聞之,一絲擔憂都不見顯露,冷笑一聲:"連成一氣!?做夢!"

說著,大步邁出德旺碉樓.

街上,涯州的尋常百姓已經把德旺家圍滿了.

這麼大的陣仗,折騰了半天,不好奇才怪.

一見那個華服漢人從都老家出來,不由都連退數步.這人連都老的人都敢殺,連都老都敢抓,順手殺幾個百姓更是不在話下.

唐奕環視眾人,入目依然是木訥,漠然......只是比剛剛多了幾分恐懼.

"從今天開始......"唐奕高聲大喝,試圖讓所有人都聽得見.

"涯州沒有都老,只有癲王!"

"殺人者斬!枉法者罰!"

"聽懂了嗎!?"

"......"

"......"

下首一片默然.

多數黎人是聽不懂漢話的,就算少數能聽懂的也不敢接話.

唐奕也不管他們聽不聽得懂,話放出去了,總會傳播開來.

"兩日之後,城中各都老之家中門大開,任取三日!"

"但是,兩日之內,擅動者斬!"

"這句......聽懂了嗎?"

......

"真的嗎?"

有人終忍不住誘惑,怯怯地問出聲兒.

唐奕淡然一笑,"唐瘋子,從來不騙人!"

嗡......

底下頓時炸開了鍋,低聲議論起來.

任取三日?

也就是說,隨便拿?

涯州百姓被這些都老盤剝甚苦,現在讓他們自己去都老家里白拿,不懂漢話的聽了懂漢話的人的翻譯,霎時也議論開來,使得場中聲音更大.

直到場中聲音漸弱,唐奕方徐徐開口道:"得了我的好處,是不是也得幫我辦點事啊?"

"......"

場中又是一肅.

有人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話壯著膽子道:"貴人千金之軀,哪用得著咱們這些苦主兒?"

唐奕又笑,盡量謙和:"以後咱們就是鄰里,哪有用得著,用不著的說法?

"幫我傳個話兒,不分苦主兒不苦主兒."

"傳什麼話?"

"傳話給山里各部的黎峒兄弟,兩天之後一並來城中分財!"

眾人呆楞,連山里的部族也有份?

唐奕見眾人無聲,只得又道:"放心."

"不讓你們白跑,誰去送信,回來可以到我這里領一貫宋錢."

"有一個算一個,去多少人,回來我就發多少人!"

眾人還是沒懂,這個漢人為什麼要請山里的部族也來分錢?

不過,一聽送信就有錢拿,自然樂意.

只要是尚有腳力的,全都一窩風的撒了出去,以涯州為中心向各方奔走傳告.

只一天時間,方圓百里之地皆知涯州都老已除,大宋癲王駕到,要給大伙分錢糧.

尋常百姓還好,主要是山中的黎峒部族,一人來報不信,兩人來報生疑,三五人十人來報卻是不信不行了.

他們靠著山中物產為生,可是賣到城中卻被都老盤剝,得利極薄,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苦日子.

現在,癲王要散盡都老家財,怎可錯過?四面八方的黎峒苦主兒立時拖家帶口地往涯州趕.

甚至一些在海南討海飯的疍民也是破天荒地上了岸,看看能不能從中得到一些實惠,哪怕背回一小袋稻米也是好的.

......

------

撒錢......

曹佾現在終于知道吳育老頭兒所說的這個"撒錢"到底是什麼含義了,確實不是自己的錢不心疼啊!都老之家積攢了幾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家財,唐奕是准備一天時間全給他撒出去.

至于剛剛他說的什麼"連成一氣"......

誰還嫌命長,敢連成一氣?

只這一招,唐奕就把涯州百姓,還是山中部族拉攏到了自己這一邊.

從前沒人撐腰,都老大族還能壓著他們.現在有了癲王這個硬人撐腰,又有財錦在前為餌,到時候,反唐奕就是反所有黎峒百姓,就是不給他們活路,他們就要和誰拼命.

曹佾就納悶兒了,唐奕這都哪兒學來的損招兒?拿別人的錢慷自己之慨.

不過......

"你可悠著點!"曹國舅又開始患得患失.

"分習慣了,等以後沒得分了,小心他們來分你!"

"分啊!"唐奕訕笑道."我巴不得整個海南的幾十萬黎峒都貼到我身邊分食呢."

以後的大宋什麼最值錢?

人力!

就大宋這點人口,根本不能兼顧農業和工業的雙向需求.所以,這幾十萬黎峒要是真能為唐奕所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