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擊鼎求援
g,更新快,無彈窗,!

涯州城雖不臨海,但也相隔不遠,最多兩盞茶的工夫,就可從碼頭行至城下.

唐奕溜噠著往城里走,但卻後發先至,正好在城門前追上了施雄的一營水軍.

一見施雄居然還沒進城,唐奕忍不住與曹佾,潘豐調笑道:"這個滑頭,爬著他都比他快!"

潘豐冷笑:"他巴不得曹覺把活兒都干完了才到呢!"

而施雄這時也看到唐奕領著曹國舅和潘豐逛街一樣過來了,立馬調頭迎了過來.

"殿下!您怎麼來了?不是說好在船上等的嘛?"

唐奕沒接話,倒是曹佾冷著臉道:"在船上是等,在城門口兒也是等,在哪兒等不是等!?"

欺前一步,"不如咱們一起在這里等?"

"呃."施雄一窘,明擺著曹國舅嫌他動作慢了.

"行啦."

唐奕出聲解圍,安撫曹佾道:"有黑子和君姐姐在,老二出不了什麼岔子."

又轉向施雄,不命令,也不繃臉.

"進城吧."

"小人遵命......"

施雄算是拖不下去了,只得硬著頭皮往城里闖.

......

說是城樓,其實就是個兩丈來高的土樓子.年久失修,隨時能塌的樣子.連城牆也是只有不到一丈的夯土.

聽說,這城池還是唐初的時候建的,之後就沒怎麼修葺過.前幾年儂智高那麼一鬧,最後一點兒漢軍也沒了.

珠涯軍路連個兵都沒有,已然是名存實亡.

而唐奕這個珠涯軍路團練使,就是光杆司令一個.

......

隨著施雄的人馬進城,奇怪的是,這麼一大隊宋軍氣勢洶洶地進來,街面兒上好像一點都不奇怪,一個個不是木訥的低頭做事,要麼就是急匆匆地往城里趕.

這還不算,就離城門不足十丈遠的土路上,明晃晃可見一具死尸橫陳街道.

尸體還在泱泱地滲著鮮血,顯然是剛死不久.

可是,街上的人卻視而不見,沒人收尸,甚至沒人多看上一眼.

尸體旁邊就是一家腳店,進進出出有黎人,也有大食客商,好像門前就是一截木頭樁子,而非一個死人!

唐奕甚至看見,一個穿的破破爛爛十來歲的孩童,神態木然,就那麼沒事兒人一般從尸體上跨了過去,踩了一腳的血紅,卻渾然不知懼怕.

"麻木",唐奕腦袋里現在就這麼一個詞.

這還是他到海南之後第一次上岸,映入眼簾的,就只有"麻木"二字.

無怪乎中原人當這里是修羅地獄,也無怪乎甯可砍頭也不願流放嶺南,更無怪乎宋庠慶幸兒子出海也沒跟他來涯州.

才一進城,唐奕就感覺到一股死氣沉沉的氣息撲面而來.路上源自後世對海南的那些好感,那些憧憬,也是蕩然無存.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這里啊......"

"哎呀,你還管什麼低估,還是高估?"曹佾拉著唐奕."先看看老二如何再說!"

唐奕只得收拾心思,在一營兵將的拱衛之下,徑直向城中走去.

......

德旺所居必不難找,城市正中,最大的一處碉樓便是.

唐奕到了地方一看,好家伙兒,修得比城牆還氣派,院牆就足有兩丈來高,全是青石所壘.就算涯州城破,他這兒都能再守上幾個月.

只是,唐奕到的時候,已是院門大開,走進去一看,曹老二他們已經把活兒干完了.

院中除了一口一人來高的巨大銅鼎,就只剩橫七豎八的死人.

......

身邊的施雄暗暗咂舌,縱使看過兩次活閻王出手,可是施雄還是不敢相信,這就是號稱大宋第一軍的閻王營里出來的兵.

太牲口了,德旺蓄養的一百多個打手,死士,沒留一個活口,全在院中趟著.

而反觀曹覺等人,除了一點輕傷,屁事兒都沒有.

施雄暗道,早知道又是這麼快,就早點到了,起碼別讓癲王以為咱們出工不出力.

"殿下,您看,這接下來......"

施雄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現在唐奕讓他當挖坑埋死尸的苦力,他都沒話說.

可唐奕卻是一點都不介意,和善笑道:"清理一下院子,然後讓你的人准備准備,還有大仗要打!"

"得令!"施雄急忙應下,抬尸也行啊,也算咱出過力.

高聲吩咐下去,"清理尸首,然後准......"

"准......"准不下去了.

怔怔回身看著唐奕:"殿下,還,還打啊?"

唐奕玩味道:"這才剛開頭兒."

正好曹覺從內堂出來,見了唐奕,立馬靠了過來.

"還當這涯州是多難啃的骨頭,也就這麼一百多口子,太容易了!"

唐奕則是不與施雄廢話,盯著曹覺的胳膊.

"受傷了?"

曹覺掃了一眼小臂上的一處殷虹,"沒事兒,蹭破了一點皮兒."

......

還真就是大意了,有黑子和君欣卓出馬,反倒讓曹老二覺得十拿九穩,結果一放松就挨了一刀.

見大哥也在,怕他擔心,又絮叨個沒完,曹覺立馬轉移話題,掉頭對兄弟們吆喝,把那個什麼德旺帶上來!

隨著一說令下,內堂押著一眾黎峒裝扮的老小,魚貫而出.

唐奕一瞅,還真不少,這一大家子又是一百來號人.

更意外的是,原本以為這個都老又是個老頭兒,結果卻是個年輕的.也就三十多歲.

纏頭,刺面,一搭眼就知道不是善茬兒.

可惜,刀架在脖子上,再橫的凶人也得老實.低眉耷眼的被壓到唐奕面前.

"會說漢話嗎?"

德旺抬頭掃了一眼唐奕,"你就是癲王殿下?"

雖不標准,但勉強聽得懂.

唐奕點點頭,"我很直接,誰跟我使橫,我就給誰立規矩."

德旺脫口而出,"立什麼規矩?"

唐奕聞之,更是干脆,就一個字:

"抓!"

德旺一哆嗦,還真是就一個字.

他一家老小一百多口子,都讓這瘋子抓了.

眼珠子一轉,"我可沒招惹你,抓我做甚?"

事實上,他是還沒來得及招惹.

中原唐子浩南下涯州,他是知道的.只不過,本以為在瓊州和昌化會被德拉海和查干攔上一道,沒想到這麼快......

一邊暗罵德拉海和查干不辦事兒,一邊強辯道:"殿下一來就殺人闖院,卻說某使橫,有些牽強了吧?"

"呵呵......"

唐奕干笑兩聲,懶得和他耍嘴皮子.

"牽強就牽強吧,只當你倒黴."

"......"

德旺一陣無語,就沒見過這麼楞的.

掃視院中,正好瞅見院心的那口銅鼎.

這鼎可不是隨便立的,嶺外以都老為尊,尊就尊在這口鼎上.

熔銅鑄鼎,聚眾而食.

把鼎立起來,你才能算是都老,不但手下人服你,同為都老的勢力也才能認你.

凡遇大事,擊鼎傳音,四方都老才會出手相助,這也是都老習俗傳承至今的根本.

不然,一個惡霸就算再有手段,又能養多少死士?像德旺這樣百多人的頂天了,多了也養不起.

可是,為什麼秦時嶺外就已納入中原,卻一直不得掌控,反倒讓這些都老做大?

原因就是這鼎上.或者說,就在都老之間這種連成一氣的擊鼎相助的習俗上.

百多手下的都老不可怕,可怕的是百多都老帶著手下一起.

而且,鼎越大,說明勢力越大,擊鼎之時前來相助的別家都老就越多.

這口銅鼎足有一人多高,起碼千斤之重,足見德旺的財富和實力有多強.

"怎麼沒擊鼎求援?"唐奕看著銅鼎問道.

德旺倒也光棍兒,"沒來得及..."

嶺外的人惡是惡,但是生性爽直不會說謊,確實沒來得及敲就被曹覺那幫閻王給拿下了.

唐奕笑了,嗔怪地瞪了一眼曹覺,"怎麼不讓他敲?"

曹覺沒什麼,施雄和德旺可不淡定了.

施雄心里隱隱覺得不好,這個癲王又要搞事.

而德旺還不知道唐奕的瘋勁兒,只道這個漢人王爺狂的沒邊兒.

要是給他機會擊鼎,那結局肯定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不想,他這還沒吐槽完,唐奕已經貼到了他臉前.

"去......"

"敲鼎."

"啊?"德旺沒聽清.

"敲鼎?"

他讓我敲鼎求援?他是不是瘋了!?

"去!"唐奕又說了一遍."敲鼎."

"把你那些狐朋狗友都叫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