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扔出來的肉饅頭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一聲令下,曹覺,秀才立馬帶人下船.

有些不放心,唐奕又對黑子道:"黑子哥也跟著去吧."

黑子驀地眼前一亮,可算有他出手的機會了,搓著手跟了出去.

"我也去."

卻是君欣卓來到唐奕身邊,簡短出聲.

唐奕凝眉,略一沉吟,緩緩點了點頭,"小心些."

"嗯."君欣卓低嗯一聲,追著眾人朝涯州城奔了過去.

......

--------

"用得著這麼興師動眾嗎?"曹佾和潘豐都湊了過來.

連黑子和君娘子都放出去了,可見唐瘋子這回是頗為謹慎.

唐奕道:"涯州不比別處,小心些沒壞處."

碼頭這邊還有雷州水軍的近千將士護衛周全,倒不擔心,可是城里卻不一定好對付.

涯州自古便有"珠涯"之稱,皆因此處盛產珍珠.即使是現在,中原所用的海珠也有相當一部分產自這里.

而且,此地又地處海上絲路的必經所在,因此商貿極其繁榮.所以,別看比起瓊州,昌化,涯州要偏僻不少,可不論複雜程度,還是富庶程度,都是海南之最.

能在涯洲這個地界稱王稱霸,用腳後根想也知道,德旺的家底子絕對不是瓊州德拉海,昌化的查干所能比的,手下的打手,死士,也絕對不少.

唐奕這麼一說,曹佾倒還真往心里去了.別忘了,那群不要命的活閻王里,還有他親弟弟呢.

"那,那讓施雄帶點人去更保險些吧?"

唐奕倒沒怎麼著,施雄聽罷卻是一縮脖子,心說,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接了這麼一趟差事.

癲王是爽了,可是他卻要把瓊州,昌化,涯州的地頭蛇得罪光了,以後還怎麼在海南的地界混飯吃?

"屬下......"施雄為難地直撓頭."屬下自當從命."

"可是,船上還有殿下和皇子,公主,萬一有什麼差池......"

唐奕擰眉一琢磨,"你說的也有道理."

施雄大喜,"殿下英明!"

"那就讓巫啟航那一營留下護衛,你帶你那一營去城中吧."

嘎!!

施雄差點沒背過氣去,要不要這麼不仗義啊?

巫啟航是與他一同來行使護衛之責的另一營頭兒,只不過,那家伙不愛"巴結權貴",沒上癲王的船.

"怎麼?施營將怕了?"唐奕玩味地看著施雄.

朝廷里混了那麼多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這位施將軍打的什麼心思,唐奕怎麼會看不出來?

上前一步,也不拆穿,拍了拍施雄的肩膀,"放心,本王隨你一同去."

"啊?"施雄更不干了.

得罪了本地都老,大不了不到海南來了.可是,癲王要是出了點什麼差錯,他是要掉腦袋的.

悻悻然地嘟囔道:"殿下還是在船上安坐吧,小人......這就點兵出戰."

說完,下船去聚攏人手去了.

唐奕看著施雄的背影,賊賊地賤笑.

人是好人,本事也不是沒有,只不過有點小市民的市儈,倒也不算大毛病.

曹佾一眼就看出唐奕打的什麼主意.

"你不會是要把人扣下吧?"

"廢話!"唐奕一翻白眼."曾公亮扔出來的肉饅頭,還想收回去?"

正是缺人的時候,這兩營兵,唐奕就沒打算還.

曹佾一翻白眼,要是施雄是肉饅頭,那咱們是啥?

"你還是悠著點吧,曾公亮是有善意,可是還沒到白送你兩營水軍的地步."

"放心!"唐奕大大咧咧地一笑."咱們要是不扣,那還算什麼人情呢?"

......

這也是唐奕後來才想明白的,路上固然凶險,可是依宋船的先進性,就算打不過也能跑.

真正凶險的,還是上岸之後怎麼處理這些地主惡霸.

曾公亮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這個善意,或者說這兩營水軍,真正有用的是在岸上.

至于真讓唐奕把人扣下,曾公亮會不會擔什麼責任......大宋朝三歲的奶娃娃都知道癲王的行事作風.扣你兩營兵,算事兒嗎?

再說,趙禎會追究唐奕扣了他兩營兵的事兒?

只不過,這事兒要心領神會,不能明著說,不然就真成了曾公亮私調守軍,逾越枉法了.

唐奕暢快大笑,"施雄和巫啟航自打接了曾公亮的令,就注定回不去了."

一邊笑,一邊下船.

"誒......"

曹佾長歎一聲,與潘豐對視.

其實,唐奕要是真的琢磨人心,一點不比朝上那些所謂政客來的粗糙.

可惜,心智是一回事兒,個性使然卻是另一回事.

唐瘋子有玩弄權術于股掌之才,可是卻沒有左右人心之志.

不然,也不會跑到這個鳥不拉屎,烏龜不下蛋的破地方來躲清淨.

這時,吳育開口道:"景休也當釋然吧!"

看著唐奕正走向城中的背影,"國舅沒發現嗎?自從離開海州之後,大郎卻是越來越輕松,越來越見笑臉了."

"也許,這才是他喜歡的生活吧!"

曹佾順著吳育的目光看去,一時無言.

唐奕的大自在與大宋求強求新的目標,終究是不可調和的兩極.

他真的能置身事外,自在逍遙嗎?

"國舅不跟去看看嗎?"吳育又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啊......"

"啊?"曹佾這才反應過來,那瘋子怎麼下船了?

急急追了出去.

"大郎回來!你去做甚!?"

唐奕回頭等他,待曹佾跟上,才繼續向前.

"去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還是呆在船上穩妥."

在國舅爺眼中,這涯州是個喘氣的都是洪水猛獸,還是船上安穩些.

唐奕不聽.

"我說過,沒閑工夫和這些地頭蛇扯皮."

"否則今天一個都老,明天一個族尊,老子光應付他們就不用干別的了."

"今天一並解決了事!"

曹佾一翻白眼,一並解決?

怎麼解決?

你總不能打完了德旺,然後挨家挨戶把涯州都頭都抄了吧?那不現實.

況且,就算你一天之內清理了涯州,那周邊散聚的勢力怎麼辦?也一天打下來?

要知道,所謂涯州都老並不是說涯州只有這一個都老.

就好比後世所謂黑道大哥,也不是說黑道就一個大哥.

只不過是他的實力最強,名頭最響.

只要有錢有勢,攢個山頭兒就可尊都老.

涯州方圓百里,怎麼說也得有幾十個山頭兒,你一天清的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