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抵達(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德拉海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

不是說中原人禮教森嚴,溫文爾雅嗎?

不是說漢人懦弱到要給極北的蠻子上貢的地步嗎?

難道老子遇到的都是假的嗎?

那個喚作曹覺的軍漢,是個行武出身,年紀小脾氣急了一點也就罷了,讓德拉海無法理解的是,這"上了歲數的"怎麼也是個暴脾氣?

你讓我說,我倒是得知道說什麼吧?

實在受不住潘豐的暴打,德拉海哀嚎出聲:"這位老哥......讓小弟說什麼啊?"

!!

不討饒還好,只一句,潘豐更是怒不可揭,瞄著臉,上去就是一腳.

"老哥你大爺!"

"老!"咬牙切齒地邊踹邊罵."我讓你老......"

"老子很老嗎?"

......

"不老不老!賢弟年輕體壯,正當年......"

"誰特麼是你賢弟!"潘豐又是一頓暴揍.

最後,直接把軍刀一橫,直接架在了德拉海的脖子上.

這個冤屈潘豐可是背大了,凶器竟然是從他的眼皮底下流出來的.這要是弄不明白,別說唐奕這里不好交待,萬一傳回京去,官家都不能輕饒于他.

宋遼之間兵戈未止,正是軍資奇缺的當口,可兵備物資卻被送到了海南?而且還是"自己人"干的?而且還用在了"自己人"身上?

不問清楚,潘豐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說!哪兒來的!?"

"什麼哪兒來的?"德拉海被揍的已經不會思考了,下意識脫口而出.

低著豬頭一樣的腦袋看了眼脖子上的長刀,這才知道潘豐說的是這刀.

"買來的......"

怕潘豐不信,忙不迭又道:"便宜,一顆海珠......兩把!"

"......"

眾人一肅,交換了一個眼神.

海珠就是珍珠,雖是稀罕的珠寶,但也不最稀奇,尋常貨色,開封市價也不過一兩貫.可是,一把軍中的制式刀具要多少錢?

工本就要三貫,兩把就是六貫.

是夠便宜的......

潘豐立時又是向前一步,"誰賣給你的!?"

德拉海剛要猶豫,卻是潘豐又一個大腳送出,"若有半句虛言,老子活刮了你!"

"不敢不敢......"

德拉海最後一點小心思也不敢有了,低著豬頭,顫巍巍地吐出真言.

"是屬下經手,所售之人姓甚名誰,老夫當真記不得了."

"只知是......"

"興化軍支度推官."

"!!!!"

不說還好,德拉海此言一出,潘豐立時大怒.

"老子宰了你!!"

說著,舉刀就要砍.

"老哥......啊不......賢弟,啊不......"德拉海說都不會話了.

"好漢饒命!"

為了保命,只得急聲哀求.

"就是這個支度推官讓老夫賣個人情,為難諸位的啊!"

"你這鳥厮還敢胡說?"潘豐更是盛怒.

"老夫絕不敢蒙騙諸位啊!"德拉海歇斯底里.

"昌化的查干,涯州的德旺,買的可比老夫還多.他們也呈了那賊推官的情,要讓癲王有去無回."

"啊!!!!"

潘豐怒嚎而起,再也聽不下去.

一刀掄下去,這回可不是嚇唬,力道十足,真想要了德拉海的命.

"國為住手!"

曹佾急叫出聲,搶步上前,堪堪攔下潘豐.

"國為兄,冷靜一下!"

潘豐急于自證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是德拉海現在那個樣子,也說不出什麼假話了,倒也沒必要取其性命.

命人把德拉海帶下去,曹國舅又來勸潘豐.

"都是自己人,這點小事兒何必當真?"

"真是你手底下出了問題,那也是底下人的問題,查清便是,何需大動肝火?"

潘豐頹然地垂下鋼刀,差點沒真哭出來.

查清?

這事兒是真說不清楚了!

......

可惜,曹佾沒看見潘豐的表情,已經轉向眾人.

"會不會是章家?"

......

德拉海的供詞讓曹國舅第一反映就是,章得象的章氏一族.

興化軍,是正處在福州與泉洲夾縫中間的一處軍路,不大,卻挺重要,東南水軍大營就設在興化軍路.

可是,支度推官雖算是肥差,卻非要職,誰也沒閑工夫記下一個軍路的後勤推官姓甚名誰.

但是,按推測來看,福,泉兩州最大的仕族也是唯一的與守舊派淵源頗深的家族,就是前宰相章得象的家族了.

曹佾一下想到章家,再自然不過.

"不太可能."唐奕搖頭沉吟.

提醒道:"章得象已經離世多年了."

言下之意,他的影響力已經很低了,沒必要在唐奕都已經被貶到涯州了的時候,還要落井下石.

"況且,章家除了章得象,再沒出過什麼高官.現在在朝的進士出身的政客,就是鐵杆觀瀾系的:章惇和章衡叔侄."

"章家只要還有點腦子就應該知道,他們家族將來能走多遠全看這兩叔侄,又怎麼會在背地里拖二人的後腿呢?"

吳育點頭認可.

"老夫也認為不太可能是章家.縱使章得象在世的時候,也沒有傳聞他與軍中有染.死了這麼多年,更不可能把手伸到廂軍之中."

"那是誰呢?"曹佾一陣頭疼.

"嗨,想這麼多做甚?且等回轉中原,查一查這個支度推官不就得了?"

......

"不用查了."

卻是潘豐打斷眾人思緒.

大伙兒一怔,抬頭看去,只見潘豐一臉呆傻,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國為知道?"

"知道?"潘豐無語反問.

"豈止知道?"

"正是我家老二......潘勇!"

噗!!!!

唐奕一口老血噴出來,"誰!!?"

剛說完章家腦袋不進水就不能拖章惇和章衡的後腿,結果真就來個拖後腿連帶坑爹的.

潘勇?潘豐的親兒子.

潘豐連苦笑都憋不出來了,他也想不明白怎麼會是潘勇.

假如說剛剛看到刀是出自他底下的軍器監司,潘豐還有點委屈,這回倒好,連委屈都不用了.

自己的親兒子,這特麼上哪兒說理去?

"大郎......"潘豐一聲哀嚎."為兄以性命擔保,這一定是個誤會!"

......

唐奕緩步上前,緩緩接過潘豐手里的鋼刀.

"我信你!"

這事經不起推敲,潘豐要是起了異心,腦袋得多大個包會自己陪著唐奕來涯州?

可是......

唐奕隨之苦笑,"我和你家潘勇好像沒什麼過結吧?"

過結?他和潘勇連面兒都沒見過,還談什麼過結?

潘家老二,年少時是比潘越還混蛋的一個二世祖.

唐奕還沒認識潘豐的時候,就被他打發到軍中曆練,一直在南方廂軍中輪職.因為離家太遠,這十來年鮮少回京,一般都是潘豐南下照顧生意的時候去看他,跟唐奕一點交集都沒有.

他怎麼可能要坑唐奕?

"他不會是......那邊兒的人吧?"

潘豐急了,"為兄這就回去把那兔崽子抓來與大郎說清楚!"

......

"行了,行了!"唐奕急忙攔住他.

"後面還有海匪追著呢,你往哪兒去?"

又安慰潘豐道:"以後再說吧,不急一時."

這都已經到了海南了,就算中間有什麼貓膩,那也暫時無礙.

"可是......"曹佾插話道."昌化和涯州怎麼辦?"

下意識掃了一眼潘豐,剛剛德拉海可是說了,昌化和涯州的都老也都收了潘勇的好處,等著唐奕自己往坑里跳呢.

......

--------

唐奕說的對,潘豐就算想馬上就弄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也不可能.後有海匪窮追不舍,前有昌化的查干都老,涯州的德旺都老虎視眈眈,眼前的危機可比中原大得多,由不得潘豐任性.

......

"這應該是交趾的海匪."施雄在船上做出判斷.

"一般東南的漢人海賊不過瓊州,只在瓊州以東到福州以南的海面兒活動."

唐奕聞聲,陰沉地盯著身後的海匪大船.

"奶奶的,看來船還是造少了!"

回身對曹佾道:"讓海州,登州兩個船廠別停,接著造!"

"老子要再弄一個百舟艦隊,把這沿海盜匪都平了!"

曹佾無語,"只是些不成氣候的匪盜,你至于嗎?"

"至于嗎?"唐奕立著眼睛."都頂到家門口了,你說至于嗎?"

不到大宋,是真不知道這個王朝到底有多窩囊......

"特麼異族海盜就沿著你的海岸線劫掠,怎麼就能一點脾氣都沒有呢?"

要是換了唐奕管事兒,都得給我縮回去,不弄得你出不了海,都算老子白活!

曹佾不說話了,也許唐奕的殺一還百不一定是壞事兒.

對于異類,只有打服了才能講仁慈,大宋缺的正是這麼一點血性.

收拾心思,"且先不管這些海盜,又追不上,不足為患."

一揚下巴,"眼瞅就到昌化了,想想下一步怎麼辦吧?"

唐奕聞之一樂.

"好辦!"

"抓!"

......

--------

海南比起中原之廣袤只能算是微末.

從瓊州到涯州,縱使繞行海上等于繞島半圈,也只有六七百里,至多航行兩日便達.

在昌化略作停留,也只是耗時三日便可到達涯州.

此時,從瓊州跟來的海匪早在到昌化之前就被甩的看不見蹤影.之後也再沒出現,想來是已經放棄.

唐奕站在船頭放眼望去,心中不由熱絡起來.

涯州,此行的目的地.北靠高山,南臨大海,有大小海灣近二十,島嶼四十余,串聯成華夏最美的一處山海合景.

在後世,唐奕也來過三亞,可是與現在的涯州相較,卻是一番不同的韻味.

蠻荒也有蠻荒的好處,少了公路,別墅,更看不見廣廈林立.多的,是野性,有的,是蒼翠.

放眼望去,除了碧海無垠,就只剩下無盡蒼翠,山巒疊嶂.

在鄰海的山林之間,一座小城掩映其中.

施雄一指,"好叫殿下知道,那就是涯州城了,掌握在南島最大的都老德旺手中."

說完,還下意識看了一眼船艙.雖然什麼都沒看見,不過就好像里面的恐怖曆曆在目一般,正午酷日之下,竟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唐奕點了點頭,凝神望去.

涯州城並不臨海,與海灣碼頭尚有距離,倒是看不清城中近景.

不過,碼頭上的船只不少,似乎比瓊州港還有繁榮一點,唐奕甚至在其中看到兩艘明顯有別于福船的阿拉伯大帆船.

忍不住問向施雄,"這里還有大食人?"

施雄立刻恭敬回答,不敢有一絲怠慢.幾天相處,他是越來越知道這位癲王到底有多瘋,多狠.

"回殿下的話,這里是大食商人往來大宋的必經之路,多半要在涯州停靠."

說完,又怕自己解釋的不夠,急聲又道:"小人也沒進過涯州城,不過卻知道,這城里除了黎峒,儂峒,還有不少的大食人定戶.聽說,還有不少的大食奴隸呢!"

唐奕一挑眉頭,轉而也就釋然了.

大宋對西亞和歐洲的諸國沒什麼概念,不管是阿拉伯人,還是塞爾柱人,又或者是歐洲人,都叫大食人.

算起來,施雄說的可能是波斯奴隸.

看了眼施雄,不由戲虐道:"你從前天開始就不對勁兒,怎地了?老子又不吃人,你怕個什麼?"

"呵......"施雄唯有報以奉承的干笑,卻是不敢答了.

你是不吃人,你特麼嚇人!

昌化所發生的事情尚且揮之不去,誰知道這位爺在涯州又要鬧出多大的動靜?

想著想著,施雄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艙門.

......

眼見船已經入了海灣,施雄試探問道:"殿下,咱們靠岸嗎?"

唐奕點了點頭,"當然靠岸!"

施雄心跳又漏了一拍,"好叫,好叫殿下知道,這個涯州的德旺不比查干,甚至勢力尤在德拉海之上."

"依小人之見......"

他想說,要不您還是悠著點得了.

可是沒敢說出口.

唐奕抿嘴一笑,有意逗弄施雄,"你說,是他厲害,還是我厲害?"

"當,當然是您......厲害."

說到最後兩個字,施雄聲若蚊蠅,就夠出氣兒的聲兒了.

得,他算看明白了,這位癲王還是要來硬的.

"那不就完了!"

唐奕暢然大笑,高聲吩咐水手靠岸.

......

隨著離碼頭越來越近,施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不會又和前兩次一樣大開殺戒吧?

等船進了涯州港,施雄又松了一口氣.好像德旺比較"懂事"啊,碼頭上竟然除了商船和漁戶,沒人.

"大郎,德旺沒來啊!"

曹老二和秀才靠到唐奕身邊,一臉的失望.

他們也發現,碼頭上一點要干的意思都沒有.

施雄聞聲,急忙略有慶幸道:"許是德旺都老非是查干與德拉海那樣的楞人."

不楞?

曹覺點了點頭,是有點那個意思,最起碼不像前兩鋪,碼頭上就梗個脖子一副不怕殺的架勢.

秀才卻道:"人家這是靜觀其變,等著咱們自投落網呢."

"哼!"

唐奕冷笑一聲:"也好."

"也好?"施雄一楞,什麼叫也好?

只聞唐奕又道:"我沒工夫陪他起膩,那就給他一個自投羅網."

"老二......"

"帶人殺進城,連大帶小,一鍋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