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小癟三
g,更新快,無彈窗,!

曹佾和潘豐楞楞地看著曹覺蹲在那磨刀.

"什麼意思?"

曹佾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叫嚷著追到曹覺身邊.

"老二,把話說清楚,再賣關子我抽你!"

曹覺只是笑,就是不說話,自顧自地在那兒磨刀.

卻是唐奕上前拍了拍曹佾的肩膀,給了他一技暴擊,傷害一萬點......

"你呀,有時候還真不如老二腦袋來得靈活."

"你!?"曹佾大窘,指著唐奕."我可跟你說啊!"

剛才曹覺可是說了,要有好戲看了.這瘋子能有什麼好戲?不會是又要發瘋吧?

"我們曹家就這兩棵嫩苗,可都在這船上呢,你消停點,別發瘋!"

噗呲......

大伙兒都樂了.曹佾都快四十歲的人了,還"嫩苗兒"?

而唐奕也是咧嘴輕笑,卻是不接曹佾的話頭兒,答非所問道:"你說,海上那十來條船,會不會就是這瓊州出去的?"

曹佾一怔,被唐奕攬著肩膀也不顧了.

"不......不能吧?剛剛吳相公不說瓊州治安不錯嗎?海匪都不敢靠近."

說著說著,又覺得不對味兒,一把掙開唐奕的糾纏.

"別打岔!"

"說正經的,

我曹家的命根子可都在這兒呢,你悠著點!"

"沒事兒,不用擔心!"唐奕一邊笑,一邊安慰曹佾."你不是有兒子嗎?不是還有曹評嗎?斷不了香火."

......

說著話,水軍將校已經與岸上的人聊完,愁眉不展地回來了.

那纏頭老者還是屁股都沒抬一下,默然目送著將校離去.

不過還好,將校沒回兵船,而是朝著唐奕的坐船而來.

眾人一看,立馬放下跳板讓他上船.

一上船,正要與唐奕等人見禮,卻見曹覺等人在磨刀,將官立馬嚇得臉都白了.

"快收起來,快收起來!"

"且不可讓岸上的黎人看到."

曹老二一皺眉,抬眼看向唐奕.唐奕則是玩味一笑,在沒弄清狀況之前,也不想太過招搖,壓了壓手,讓曹老二收斂點.

眼見曹覺帶著幾十個軍漢進了艙,水軍將校這才安下心來.

不敢遲疑,轉向唐奕等人.

"末將雷州軍師急風營營指揮使,施雄."

"見過癲王癲下,見過曹國舅,見過吳相公,見過潘將軍(潘豐沒有實職,但將階是右散騎常侍)!"

"行了,行了......"潘豐抬手攔住施雄的話頭兒.

這船上都比他大,還有曹覺,還有公主,還有皇長子,讓他拜個遍,今天就不用干別的了.

急不可待地問道:"我來問你,瓊州知州可來迎接?"

施雄急答:"來了!"

潘豐聞言,長出一口氣,我就說是知州吧?

眉頭一皺,氣勢也起來了.只要在大宋的官員體系里,潘國為還怕你個囊求!?一指岸上那老者.

"這鳥知州是誰?為何不讓我等下船?"

"呃......"

施雄窘迫的一聲語塞.

"潘將軍......指錯人了......"

"哦?"

施雄一指在老者身邊那個跟乖寶寶似的漢官,"那才是知州......"

噗!!

潘豐一口老血噴出來,手指都有些顫抖.

"那,那那那,那他是誰?"

"他是瓊州通判......"

"老子說問的是那個屁股生根的老不死的!"

潘豐立時咆哮,也不說是他自己手一抖,指到了另一個漢官身上.

"他是......瓊州......都老......"

"都老!?"別說潘豐,曹佾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都老"是什麼?也就是五嶺之外的"獠子"才用這稱呼.聽著好像挺有派頭,其實就是個惡霸頭子.

最多最多算是有錢的宗族長,真不能再抬舉了.

一個惡霸頭子讓朝廷指派的知州都得低頭?這特麼上哪兒說理去?

"他不光是瓊州都老......"施雄又補了一句."也是大島以北半數黎峒部族勢力最大的都老."

曹佾聞之怒吼:"那特麼也是個惡霸頭子!"

心有不甘,"你沒跟他說,這船上有皇子,有公主,有大宋王爺,有朝廷相公,還有老子這個國舅爺!?"

"行啦!"卻是唐奕出聲安慰."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嶺之地以富為尊,誰有錢誰就是天.要是朝廷知州真那麼管用,那這里也就不是嶺南了!"

還朝廷相公?這特麼就是個專門埋相公的墳墓.人家見多了,誰還在乎你這個?

再說了,什麼皇新國戚?講禮教這就不是嶺南了,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爺.不然皇帝老子來了,也得低調.

確實有點駭人聽聞吧?

可是,這就是真實嶺南!

自秦漢以來,中原人甯可殺頭滅族,都不願意來的凶惡流放之地.

中原人管五嶺以南的人叫什麼?獠子.

什麼意思?意思就是那都不是人,

是禽獸,牲口!

你和他們講什麼相公,皇親國戚,人家認識你是誰啊?

"......"

曹佾無言,面子上有點掛不住.

知道是一回事,親眼所見又是另一回事.大宋治下竟還有此蠻荒之地,讓曹國舅一時無法接受.

忍不住看向吳育,剛剛吳老相公可是說瓊州"治安不錯"呢......

吳育瞪了他一眼,這家伙想找台階下,看老夫做甚?

之後,也是心虛地閉上雙目,一副老神哉哉事不關己的樣子.

曹佾沒招了,強辯道:"怎會惡亂至此?"

一指還停在海上的那十來條匪船,唐奕根本不給他下台階的機會.

"連兵船都敢搶,匪盜都頂到家門口兒了,一個都老那還有什麼值得奇怪的?"

......

"實力為尊......"

"有錢就是大爺......"

不等曹佾反駁,忍不住感歎出聲兒,"真好啊,再沒人在耳邊嘮叨什麼禮法教化了!"

"!!!"

曹佾見鬼一般瞪著眼珠子:"還好?哪兒好!?"

唐奕不搭理他,瘋子到了瘋蠻之地,不好嗎?

轉向施雄,"那個什麼都老都說什麼了?什麼時候可以上岸?"

施雄一聽,心道,這是個明白人.

恭敬地取出一塊銅牌,"都老發下平安牌了,這一路咱們可以省下不少麻煩."

......

好吧,唐奕哭笑不得地接過牌子.特麼今天算是長見識了,還得人家發"路牌".

"不過......"施雄又開口了.

"不過,咱們不能上岸,得從海上到涯州."

"......"還不讓上岸?那這路牌有什麼用?

"而且,路牌只能保咱們到昌化,後半程得拜會南面另一位都老......"

"......"

"半程票......"

你大爺的!

唐奕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成心的啊.涯州在大島的最南端,也就是要從瓊州直穿大島.走陸路,當然就是走這個什麼北面最大都老的地頭.他要是點頭,自然暢通無阻.

"意思就是說,他說讓我過......可實際上卻沒讓我過?"唐奕聲音已經不對了.

一聽他那個聲調兒都變了,曹佾不由暗自撇嘴.

就說嘛,唐奕自己那個火爆脾氣還勸別人?他沒先炸就已經算是好的.

話是問的施雄,可現在施雄有點發顫,卻是不敢接了.

眼前這位是大宋瘋王,他干過的邪乎事兒,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聽這意思,要發飆?

"殿下息怒......強龍......"

"強龍不壓地頭蛇啊!"

"呼!!!"

唐奕長出一口濁氣,強壓心頭怒火.還沒上岸就惹了一身騷,確實不太合適.

惡狠狠地瞪了岸上那都老一眼,心道,你等著,老子早晚收拾了你!

不巧,那老者正好也向這邊看過來,似是看清了唐奕的面容不善,露出一個輕蔑的表情,冷然出聲:"#$%amp;amp;amp;amp;amp;amp;amp;amp;*!"

"他說什麼?"

唐奕問向施雄.

"他說......"

施雄汗都下來了,那可不是一句什麼好話,怎麼翻譯?

"說!!"

"他說......"

"你說不說?"唐奕眯眼看著施雄,面容恐怖.

施雄一咬牙,"他說,無知小兒......自不量力......鼠輩蛇......"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好吧,施雄還是挑好聽的說的.

實際意思就相當于現在的──"小癟三"

......

唐奕笑了.

眾人一看他這個笑臉,同時翻了個白眼,瘋勁兒上來了.

同時看向艙門,果然.

"曹老二!!"

隨著唐奕一聲厲喝,曹覺領著閻王營的幾十人拎著刀就沖了出來.

"死的?活的?"曹老二眼睛直冒綠光.

唐奕凝視岸邊,"留口氣就行."

"得勒!"曹覺二話不說就跳下了船.

閻王營那幫活閻王就像生怕去晚了撈不著喂刀鬼一般,蹭蹭地跟著沖了出去.

這都是修羅場上走過一兩回的惡鬼,以一當十的真正猛士,就岸上那幾十只弱雞根本就沒放在他們眼里.

黑子和君欣卓都沒動,這點陣仗真用不著他們這種大高手.

施雄肝都嚇顫了,"殿下......不可!"

"那可是都老最精悍的黎兵."

......

話還沒說完,施雄就僵在那里,瞪著眼珠子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差點沒把自己嗆著.

這都是什麼人?

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