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磨刀
g,更新快,無彈窗,!

在眾人眼中,趙允讓確有過人之處.不管他用什麼方法,能把北方各族籠絡到一起,這本身就是一個壯舉.

反正唐奕自己掂量了掂量,要是換了他,單單只靠撒錢的話......

難!

"嘖嘖嘖......"唐奕砸吧著嘴.

"我開始想念趙允讓了,是個人物啊!"

眾人聞言,忍不住直咧嘴,這話怎麼聽,怎麼像是自誇呢?趙允讓再厲害不也讓你給弄死了嗎?

吳育最見不得這小子跳脫的樣子,揶揄道:"幫陛下把北方各族的問題解決了,那才算你小子有本事."

"嘿,老頭兒!"唐奕心情大好."你還別激我.如果那一家的底牌只是北方各族,小爺抬抬手就滅了它."

唐奕自己正說的得意,卻是沒人再關注他的狂言.原來,海面上的一艘小船吸引了大伙兒的注意.

唐奕悻悻然地也把目光投了過去,嘴上還忍不住嘟囔:"本來就是易如反......"

......

唐奕也發不出聲音了,同樣被海面上那艘小船吸引.

其實也叫不上船,只能算是一葉舢板.由一個趕海的漁民漢子駕著,不知道怎地就靠到了幾艘大船旁邊.

開始還好,護航兵船只派一軍漢朝著小船喊話.

"他喊的什麼?"曹佾忍不往問出了聲兒.

那軍漢明顯就是南人,嗚哩哇啦地說著潮汕話,這船上沒一個人聽得懂.

唐奕緩緩搖頭,他也不知道喊的是什麼.

"從手勢和神情來看,應該是喝離."

此時,他們離海岸已經有些距離,按說這種小舢板不應該出現在這里.一個大點的浪頭兒就能掀翻的東西,離岸這麼遠就是找死.

可是,讓大伙沒想到的是,"找死"的,還在後面.

只見那舢板剛離近大船二十丈遠的距離,兵船上就如臨大敵,猛然傳來一聲將令.

這句將令唐奕倒是聽懂了,因為就一個字--殺!

霎時間,百箭齊射,弓弦驚風.

舢板上的漢子一聲淒厲慘叫,毫無懸念地被射成了刺猬,栽到了海里.

海面登時殷虹一片,只余一葉空舟在浪尖搖曳.

唐奕他們都看傻了.

什麼情況?這就殺人了?有這個必要嗎?

吳育腐儒的勁頭又上來了,指著海面上的大片血紅失聲大叫:"草菅人命!草菅人命啊!"

在老相公看來,那漢子破衣爛衫可能是疍民,也可能就是趕海的獠子.但不管是何等賤民,也不能說殺就殺啊?

"曾明仲治下水軍,怎可凶殘至此!"

眾人不答,卻是抬眼看向遠方.曹佾則是好心提醒吳育,"老相公,您看."

吳育怔怔遠望,心里咯噔一聲.

只見海面上不知何時出現了十來條高桅大船,直直地朝這邊過來.

"這......"吳育也沒見過這陣仗.

雖然那十來條長船比唐奕的座船還是要小上一些,甚至連水軍的兵船也比不過.可是,架不住它多啊,那氣勢足令老相公咋舌.

這時,兵船上又有了動靜,又是旗語,又是喊話.這回倒是說的中原官話,讓唐奕的船全速過海.

眼見兵船已經滿帆提速,唐奕這邊就算是還有點懵,但也只能升帆跟上.

不過,卻是升的半帆,不然兵船跟不上.

四艘海船登時加速射出,朝著海對面的大島快速逼近.

過了一刻多鍾,船上的人才算松了口氣.

那十來條阻截之船雖然還吊在後面,但許是比較老舊的緣故,速度卻不快,被甩在了後面.

"什麼情況?"吳老頭兒終于有心思說話了,一臉呆楞.

唐奕苦笑,"誰知道是什麼情況."

"還說!"唐奕不開口還好,他一說話,老頭兒立馬氣血上湧.

"與你出來,就沒一次省心的!"

唐奕一翻白眼,這怪我嗎?索性不理吳育,轉向曹,潘等人.

"海匪?"

曹佾點了點頭,"應該是.這麼說來,之前那小舟應該是瞭敵的哨子."

"乖乖......"潘豐擦了一把冷汗."這麼猖狂?水軍在船隊都敢劫?"

說著,潘國為腦筋一轉,又換了個臉色.

"媽-的,曾公亮那厮沒安好心!"

"就特麼派了兩船水軍,端是可惡!"

噗......

眾人噴了.

剛剛離岸之前,大伙兒還在吐槽曾公亮弄了兩條船護送過海是多此一舉呢.

就轉眼之間,又嫌少了.

......

不管怎麼說,這一波"下馬威"算是暫時過去了.

海匪雖仍然窮追不舍,但始終不得靠近.兵船上也傳過話來,靠了岸就算安全了.

大伙兒無不長出一口濁氣,只等在大島靠岸.

果然,越臨近大島,海匪越不敢靠近.等唐奕等人進了瓊州水港,那十來條匪船也只得遠遠地停在遠海張望.

吳育回望一眼,滿意點評:"瓊州的治安還不錯......"

可是,老相公話還沒說完,又來了狀況.兵船傳來了消息,不讓唐奕他們下船.

哦去,老子的目的地就是這大島,你不讓我下船?

不過,有了剛剛的那場驚嚇,唐奕這個楞頭青也有點犯怵.居然聽話,當真不下船,靜觀岸上的動靜.

眼見兵船靠岸,從船上下去一個帶甲的將校.

而最吸引人的,是碼頭四平八穩地擺著一把交椅,一位纏頭老者穩坐其上.身後另得一著官服的漢官侍立一旁,數十壯漢手持鋼刀利刃左右而站.那排場,好不霸氣!

曹佾砸吧著嘴,有些吃味.

"看來,貶到這里也不是什麼壞事."

"單這知州的排場,京中大員也比不了吧?"

潘豐深以為意.

"比?怎可以比?天高皇帝遠,想怎麼使威就怎麼使官威,京里?"

"官家不治罪,言官也得罵死你!"

唐奕卻是沒他們那麼好的心情,"貶過來的知州,有纏頭的夷狄嗎?"

"......"

二人一怔,多看了幾眼.

"應該沒錯吧?"潘豐不確定道."你看,水軍那將官下船,人家屁股都不抬一下.這派頭,非知州莫有!"

"但願吧!"唐奕冷哼一聲."且等那員水將回來再說."

曹老二探出頭來,靠到幾人身邊,似有深意地撇嘴看向唐奕.

"唐瘋子從北闖到東,從東瘋到西.這回到了南邊......可有好戲看嘍!"

說完,留下一臉懵的曹佾和潘豐,回到閻王營將士的人堆兒里,磨刀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