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公亮的善意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與曾公亮接觸並不多,除了當年的通濟渠這老貨想敲他竹杠,再就是鄧州營那次了.

之後,曾公亮被貶雷州,一去就是六七年.在雷州倒也老實,這麼多年從來沒搞過事情,以至于唐奕都快忘了還有這麼一號人物了.

這次南下,也不是唐奕把這個人想起來了,而是吳育.

吳老頭給唐奕出了個主意,可寫信與曾明仲見上一面.

以後唐奕要立足大島,少不得要與海這邊的雷州多多往來,見一面沒壞處.當年的仇怨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有什麼是說不開的呢?

......

──────

此時,在徐聞水寨的椰樹陰涼之下,唐奕安了一方茶案.

腳下是軟軟的沙灘,與曾公亮就這麼席沙而坐,臨水而談.

自小炭爐上提起銀壺,溫杯,洗茶,注水.

"這是殺青炒熟不上碾的青茶."

"只在奕這里有,不知曾公喝不喝得慣."

......

曾公亮眯眼看著唐奕,

眼前的這個青年比之六七年前成熟了很多,也比六七年前,更加的讓他不認識.

"子浩今日這一局,老夫卻是看不太懂."

"善意."唐奕輕笑."吳老頭兒讓我友善一點,我還是很聽話的."

"子浩卻是沉著了不少啊!"

曾公亮不由感歎,這樣的唐奕他還真沒見過.

"是嗎?"唐奕抿嘴一笑."裝的."

噗......

曾公亮到嘴邊兒的茶湯差點沒噴出去,倒是自己看錯了,還是那麼不著調.

"咳咳......"勉強收拾心情,"學會'裝’了,也是一種沉著!"

二人很默契f地沒有再提唐奕的那兩字"善意".

唐奕伸手請讓,"曾公請茶."

曾公亮這才把主意力放到茶上,好香!

不摻雜多余味道的純粹茶香!

低點看去,湯水碧綠清透,熱香盈鼻.

嘗了一小口,微微皺眉,隨之舒展.

"略有苦澀,卻是回甘無窮...."

"好茶!"

唐奕大樂!忍不住贊道"曾公是屬于少數'識貨’的人."

在膏茶當道的大宋,喜歡炒茶的人實在不多.至少唐奕身邊就沒有這種懂行的人.

曾公亮再品一口,卻不再喝.而是看著唐奕.

這個唐瘋子,他真的有點陌生.

從一下船見到唐奕,他就一直在納悶.唐奕根本看不見當年乖張跋扈的影子.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不但和聲見禮,現在還悠悠然的泡茶給他喝?

事實上從接到唐奕被貶涯州的消息曾公亮就沒踏實過!

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子浩真的要去涯州?"

唐奕苦笑"都已經到這兒了,曾公還有什麼不信?"

"不信!"曾公亮搖頭"陛下不會忍心讓你來這種地方!"

"曾公來得,我又為什麼來不得?"

曾公亮神情一暗,卻是沒接,他來...

那是他罪有應得.

"別去!"

唐奕抬頭"為什麼?"

"太亂!你若真是貶黜至此,大可在雷州落腳,就算朝中也沒人說你什麼."

唐奕笑了"聽曾公這麼一說,我更想去看看了..."

曾公亮一時氣結,忍不住罵出了聲!

"瘋子!"隨之苦笑"看來老夫還是沒算錯你的."

說完把杯中清茶一飲而盡"行了,把這茶和茶具給老夫留下.你可以上路了."

唐奕聞言,支起身形,也不准備多留.與曾公亮一見,不再于興師動眾讓他跑這麼遠來.也不再于聊了什麼.

重點是唐奕釋放了善意,曾公亮同時也釋放了善意.

拱手一禮"那...奕就告辭了,曾公保重."

"嗯,曾公亮點了點頭,沒有起身還禮."

"那三船水軍你帶上兩船."

"...."

"帶他們做甚?"挺淡定的唐奕不淡定了.

"護送你過海."

....

和著曾公亮勞師動重,弄來的兵是給他帶的?

"有這個必要嗎!?"

"有!"曾公亮盯著唐奕"你我雖有過結,但是錯在老夫,與你有兩次仇,還你兩船兵,算是了卻一個心結."

"...."唐奕心道,吳育說的沒錯,曾公亮算是個君子,君子的腦回路都不正常.

"曾公與我不是私怨...大家身不由己."

這句似是觸動了曾公亮的心事,不由出神長歎"是啊....身不由己."

他這般作派倒是讓唐奕生出好奇"這麼說來,曾公現在不算是汝南王一系的人了?"

"呵..."曾公亮聞之苦笑"一個流放五嶺的曾公亮,又怎麼算是那麼一系的人呢?"

"曾公心中有怨?"

"沒有!"曾公亮極為篤定"有慶幸!"

"慶幸他們放過我,沒讓老夫錯的太深!"

"那...."

話說到這個份上,唐奕再也忍不住好奇"那曾公可願告知,那一家憑什麼讓曾公甘願犯錯?"

憑什麼?

曾抬起頭,現在似乎也沒什麼不能說的了...

"老夫是泉州人氏."

"嗯"

"可老夫的兄弟姊妹,全都紮根北方.子浩明白了嗎?"

全都紮根北方!?

唐奕心中那個疑問終于有了答案.

深深向曾公亮再施一禮,不再遲疑,轉身行向碼頭!

"子浩!"卻是曾公亮叫住唐奕,既然是"善意"....

"西北的魏國公進京了."

唐奕停了下來"這個我知道."

曾公亮又道:"京中有消息傳來,上月魏國公幾次放話,指責你的所做所行.還曾上表,意指陛下處罰過輕,要求追辦于你."

"恐怕,他的目的不光是你,還有籠絡人心之意."

籠絡人心?唐奕微微皺眉.

汝南王府一倒,他倒是眼尖,盯上了北方守舊仕族這塊肥肉?

"麻煩曾公幫我傳個話回京."

曾公亮下意識一問"傳什麼?老夫盡力"

問完他就後悔了,這不是往身上招腥嗎?唐瘋子能傳什麼好話.

果然!

"轉告那個魏國公...."

"少他媽找事兒!否則我讓他也全家蹦著見人!"

"...."

曾公亮差點沒載地上....

這個話可怎麼傳?

....

────────

大伙兒都在船上等唐奕,待他上船,立時起航.眼見曾公亮帶來的兩艘兵船也跟著起錨.

潘豐楞楞的問向唐奕,"他們跟著做甚?"

唐奕也是無語:"說是護送咱們過海...."

潘豐眼睛一瞪!"有這個必要嗎!?"

"我剛剛也是這麼問的..."

"那曾公亮怎麼說?"

"有!"

"...."

不再理會潘豐.走到吳育身邊.

吳育抬眼看他,"可有收獲?"

"有!而且很大!"

"哦?"這到是出乎吳育的預料.曾公亮再怎麼著也不會一上來就給唐奕什麼實質性的好處吧?

"您老可知汝南王府倚仗的是什麼?"

吳育一楞,更加意外...

"不會真的是...北方諸路吧?"

"是!"

"!!"吳育感覺心跳都漏了一拍.縱使早有猜測,可是一但證實,還是讓人難以置信"他們...他們倒底是怎麼做到的!?"

"怎麼做到?"唐奕不得不贊歎:"趙允讓果真好手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