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隔海望瓊州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我是阿茶兄"成為《調教大宋》的第五十二位盟主.

感謝"秉政"成為調教大宋的第五十三位盟主.

歡迎你們的加入!

────────

魏國公和韓琦所料非虛,那幾兄弟果然又把東西交給了賈子明.而老賈更是沒讓大家失望,果然懷揣著那份傾天的籌碼找上了門來.

只不過,事情也非全都順心.

老賈來謀求合作不假,但讓魏國公和韓琦有些詫異的是,他雖然願意以北方諸族之力助魏國公一臂之力.但是,所求回報卻讓魏國公一時理解不了.

不是要的太多,而是,太少.

賈昌朝只要求保住汝南王府一家的香火傳承,至于什麼功名權力,欲望志向,一概不要.

給都不要.

哪怕只是維持汝南王府現有的地位都不奢望,只求將來不管事態如何,能保住那幾兄弟的性命就行了.

更讓人不解的是,賈昌朝特意提出一點:

他不針對唐子浩,而且要求魏國公也不要碰唐子浩.

這要求也太低了,一分付出即得一分回報,反之亦然.更多的回報,也意味著更多付出.

老賈要的少,也意味著他付出的也少.

話雖是"北方諸族助之",可是"助"多少,怎麼"助",卻是要看回報夠不夠豐厚了.

"賈子明這是什麼意思?"老賈一走,魏國公自然要把韓琦叫來,商榷一番.

"看來,他在朝多年,倍受排擠,卻是最後的一點銳氣也蕩然無存了."

而韓琦卻不這麼想,"老國公無需多慮,依琦之見,這也屬正常."

"哦?"

韓琦輕笑道:"老賈為人謹慎,怎麼可能初識國公就把所有的底牌交出來?"

"他今天來,與其說是來求同,不如說是來試探."

"咱們拋出一個餌釣來了賈子明,賈子明同樣也可以拋出一個餌,來釣國公."

魏國公聞之,一陣恍然,"倒是老夫看輕了賈昌朝."隨即眉頭又是一皺."那他特意提到,不要針對癲王又是什麼意思?"

這倒問住了韓琦.

"這個......,琦一時也無從得知.許是賈子明故布疑陣,想讓我們分心吧?"

魏國公點著頭沉吟,"有些道理,不過......"

"稚圭以為,會不會是另一種可能,他是真的不想我們對癲王下手.至于為什麼不想,可能是現在全朝文官都想癲王死在涯州,永遠也別回來."

聽魏國公說到這里,韓琦也是豁然開朗,接話道:"特別是北方諸族!"

"他不想我們迎合守舊仕族,畢竟那股力量在他手里,可現在卻要我們來用."

"他怕萬一我們做的比他好,鳩占鵲巢!"

"沒錯!"魏國公暢快大喝."就是這麼個理."

說到這兒,老國公玩味地捋了捋長須,"這麼說來,咱們還真要好好想一想,怎麼從用別人的東西,變成用自己的東西了......"

......

魏國公和韓琦分析得十分透徹,幾乎猜到了賈昌朝的意圖.

但,也只是"幾乎"罷了.

他確實是真心的不想魏國公動唐奕,

但是目的......

屁的力量,屁的北方諸族.

要不是為了報答汝南王的知遇之恩,托孤之責,老賈才不要這燙手的山芋,能甩多遠甩多遠.

他是真的怕了那個瘋子.

最了解你的,是敵人.最了解唐奕的,應該就是賈昌朝.

唐奕那就是個亡命之徒.縱使韓琦剛殺回京城的時候,他猜到了唐瘋子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可是,就算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那瘋子會來一招釜底抽薪,一了百了.

老賈現在就兩個念頭:保住那一家,算是仁至義盡;離唐瘋子遠點,永遠不要再招惹他.

當然了,那瘋子要是真能在涯州自生自滅,卻是最好不過.

話說回來,唐奕會自生自滅嗎?

不會,朝堂吞虎食狼之地都沒把那個瘋子怎麼樣,一個小小的涯州能奈他何!?

所以,老賈覺得,還是乖乖地眯著,誰愛上誰上,反正我是不上了.

......

────────

瓊州海峽.

東西一百六十里,南北至窄處更是只有不到四十里.天氣晴好之時,所目極遠.站在雷州最南端的徐聞水寨高處,甚至可以看到海對面的瓊州椰樹成排,組成一條綠線橫垣在天邊.

唐奕一行人等,此時就站在徐聞水寨遠望南方.隱隱約約可見大島橫陳,似是等著他們的到來.

"還不錯嘛,起碼景致尚好."

范純禮左右掃看,徐聞水寨的景色確實不錯.

海風微咸,徐徐軟軟;

碧浪擊岸,聲聲漫漫.

白沙伴游魚,鷗雀倚長天.

遠處亦可見形如雞子的d民船家往來漁獵,甚是祥和.

"也沒人傳的那麼險惡吧?"

潘豐聞之,橫了范純禮一眼,"除了扯閑,你小子還懂點兒什麼!?"

一指海峽對岸的大島.

"一海相隔,天上地下.雷州雖也是五嶺之外瘴聚獠凶之地,但是多多少少朝廷尚可掌控,可是海對面兒......"

說到這兒,潘豐面色陰沉,"除了瓊州城,可就再沒安生的地方嘍."

看向唐奕,心虛道:"要不,你就在瓊州紮根算了,非要去什麼涯州干嘛?"

"那可是最南邊,最沒譜的地界."

唐奕不答,看向東面,幾艘水軍兵船卻是出現在視線之內,緩緩駛來.

答非所問道:"曾公亮還真來了."

潘豐只得收拾心思,順著唐奕的目光看過去,不由一驚:

"乖乖,這老貨怎麼帶了這麼多兵?"

"不會是趁著咱們到了他的地頭兒,要報了當年之仇吧?"

三艘兵船,只比唐奕的座駕小一號,這要是裝滿水軍,估計得有近千人.

旁邊的吳育聞言,狠狠地瞪了潘豐一眼.

"明仲是有德君子,國為莫要胡言!"

潘豐一縮脖子,快五十歲的人了,還是改不了大嘴巴的毛病.

悻悻然咧嘴大笑,"某就說說,相公怎麼還當真了呢?"

說著,自笑語失,主動請纓,去接曾公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