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京里那點事兒
g,更新快,無彈窗,!

癲王被貶涯州,此事在朝中震動極大.

十年間唐子浩在京師呼風喚雨,不可一是,從張堯佐到賈子明,再到韓稚圭.但凡與之為敵必然沒有什麼好下場.

當然了,最慘的卻是汝南王一家,一家二十一個瘸腿世子,就剩趙宗球這個愣頭青逃過一劫.

可是誰想到,怎麼就一擼到底,直接發配到涯州去了?

無不感歎伴君如伴虎.果然是再仁慈的的皇帝都不是好相與之輩啊.

"不像是假的啊!"

汝南王府兄弟齊聚,還沒反過味兒來.

趙宗懿拖著兩條還沒木頭棍子靈巧的斷腿,疑然納悶!

"要是做樣子,怎麼也不至于弄的這麼徹底,直接就去涯州了吧?"

"大哥!"宗漢聞之撇嘴埋怨"你管他那麼多做甚?涯州那個地方,別說他是個瘋子,

就算是大羅金仙下凡,也別想翻身!"

"咱們還是琢磨琢磨自己吧!"

"誒?"說到這兒趙宗漢一聲輕疑,左右掃看"宗球呢!?這個不省心的又跑哪去了?"

眾人被他提醒,也是四下掃看,屋中還真就獨缺了趙宗球.

"來人!去宗球找回來!"趙宗懿一陣煩悶.家中唯一一個逃過一劫的,卻是個不學無術,心無大志的趙宗球!

說實話,唐奕這一棍子下去,要是換別人,所有的幻想,也就都隨著那斷掉的大腿一同毀滅了.可是...偏偏手中還有一個大殺器,還沒用到,就被唐奕廢了!

這一家人怎能甘心?

此時趙宗懿還覺得,幸好家里還有一個宗球身體健全,只要這張牌還在,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只不過他們太高估趙宗球了.這貨從小就沒想到擔當什麼家族重任,更沒想到有一天,家里的皇帝大夢會落到他身上.現在恨不得他的腿也斷了,省得這幫鬼迷心竅的兄弟們,還指望他來頂替趙宗實干出點什麼事兒.

所以......

找回來?哪兒找去?這貨直接跑了!眼不見心不煩,你們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只一條,別把老子算上!

"其實...."

趙宗球找不著,趙宗實卻是支吾開口"其實就算沒有宗球,也不是不行...."

"停!!"趙宗懿立時就把他堵了回去"十三弟!死了這條心吧.你..."

看了眼他的斷腿"你已經沒有希望了!"

"我......"趙宗實神情一暗卻是再難強辯.

"誒......"長歎一聲,趙宗懿也覺剛剛的放有點重了"宗實啊,咱們如今已經無力完成父王的遺願了.能否自保都是大問題啊!"

腿斷了,不但斷了趙宗實的皇帝夢,同時斷掉的還有北方諸族多少年的希望和連接.現在人心惶惶自亂如麻!眼看父王數十年心血建立起來的倚仗就要無存.他這個十三弟卻還不肯放下他的皇帝夢?

這是汝南王府最後的依靠!萬一沒了,那麼這一大家人可就活到頭了,趙禎再沒了顧忌.朝中再沒了接應.大宋皇帝,成放過他們一家?

到時可能還不如那個去了涯州的唐子浩呢.

"宗球是指望不上了......"

看向一眾兄弟"現在有兩條路可走,還要與大家商量商量."

"這第一......"

"事前亞父傳過話來,要咱們把東西給他送回去,趁著局勢還不算太壞,多多少少還能保咱們這一家無禍."

趙宗楚聞聲,忍不住感歎"亞父還是靠得住的..."撇了一眼趙宗實.

"之前十三弟那般對他老人家,

現在還能為咱們著想,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你!!"趙宗實猛的抬頭,怨毒的瞪著趙宗楚.他的希望沒了...卻是連自家兄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別吵!!"趙宗懿怒喝一聲"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說著也有些煩躁,暗暗瞪了趙宗實一眼,當初他確實有點過份.

"第二,魏國公也想要那東西,開出的條件不低!"

"大伙兒商量吧!反正是留不住了!給誰!?"

......

"魏國公開的什麼條件!?"趙宗實忍不住問出了聲.

"別的都是虛的,但有一點他打包票!"

"什麼?"

"唐子浩,不得好死!"

"那給他!"趙宗實立時瘋了一樣吼叫"只要讓那個混蛋王八蛋,死在咱們前面!我什麼都願意!"

"十三弟...."趙宗楚悠悠出聲"給了魏國公,可就要不回來了..."

眾人一凜!宗楚確是說到了點子上...

要是東西到了他的手里,這位就真正掌握了西北,東北幾乎大宋半壁江山的隱性力量.趙禎又少了唐瘋子,真要斗上一斗才分高下.

可是那位同樣也不是什麼好相與之輩,東西到他手里,就等于是肉包子打狗了.

"要是...還是給亞父吧......"趙宗漢出聲.

"亞父是自己人,給他不過是換了個人操持,還算是咱們家的東西..."

"對!"幾兄弟立時附和"還什麼唐奕不唐奕的,東西在自己手里才是真的!"

"萬一哪天見事不妙,咱不是還能要回來嘛!"

上回管老賈要,人家也是很痛快的就給了?

"我也覺交給亞父穩妥一些"趙宗懿低頭沉思.

"其實交給亞父,讓他去和魏國公商談,咱們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撈不到...."

"那還商量什麼?"趙宗楚出聲道:"就這麼定了唄."

"就這麼定了!!"趙宗懿最後拍板,自始至終,沒再問過趙宗實一句.

......

──────

對于汝南王府沒能把東西交給自己,魏國公出奇的平靜.整個北方的大族聯動,那一家要是這麼容易就交出來,反倒有鬼.

"老夫所料不錯吧?稚圭還是心急了啊."

此時魏國公面前坐的正是'瘸腿相公’韓琦.

對于老國公的感歎,韓琦只道:"那幾個小子再笨,也知道那是他們的命根子,是不會輕易交出來的."

"可是此舉不再于能不能拿到東西,而是....給賈子明傳遞一個信號."

"他要是聰明,會自己找上門的."

魏國公聞言,放聲大笑!

"那幾個草包!只看到你失了就棄如敝履!卻不知稚圭雄才,卻是比那虛名強上百倍!千倍!"

"老國公過謙虛了..."

韓琦恭聲回道.

"客氣客氣!"魏國公颯然擺手!"稚圭放心!那個什麼癲王,老夫會如稚圭所願.讓他身敗名劣,生不如死!!"

"癲...王!!"

"唐子浩!!"

韓琦恨恨的念叨著這個名字!

眼中...怨毒流光,殺機隱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