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要佃戶不要胖子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封最近有兩件事,被百姓廣為議論.

其一,西北的魏國公突然上了一道折子,一方前上請官家,四月十四乾元節(趙禎生日)之時,請求入京為天家慶壽;另一方面,則是把矛頭直指唐奕,不外乎是目無宗法,為惡京師,還順嘴提到,華聯鋪的購物券在西北成患,弄得物價滕高,百姓甚苦.

這位老國公和王德用,趙德剛是一個輩份的,算起來是趙禎的皇叔.就算是那一脈的後人,趙禎也不好薄了面子,只得下旨准奏.

至于他為什麼要提到唐奕,百姓們倒是挺奇怪,按說,唐瘋子與這位老國公應該沒有什麼過節.

不過,趙禎和滿朝文武倒是心明鏡兒似的.這兩人不是過節的問題,而是新仇舊怨加在一塊,問題大了去了.

西北鹽改動的是誰碗里的肉?

當年私鹽在西北橫行無忌,唐子浩一技絕殺,徹底斷了青鹽之利.那一脈雖然消停,可是心里不可能沒有記恨.

現在,風傳趙禎再起革新之意,必然又和慶曆之時一般,首當其沖就是北方這些以土地立足的世家大族.而這其中,當然也就包括立足西北的魏國公.

試問,做為官家先鋒大將的唐奕,又怎麼可能不招人記恨?

百官只道,不是猛龍不過江!魏國公這次人還沒到,就已經把矛頭指向了癲王,可見其要把唐瘋子壓下去的決心了.

唯一讓人不解的是,明顯魏國公就是沖著唐瘋子來的,官家怎麼會這麼痛快就答應讓他入京?

很快,眾人終于明白,官家為什麼這麼做了.

就在魏國公入京的當天,還沒來得及進宮見駕,政事就頒下一道旨意:

"癲王目無法紀,攪亂宗常,遷判朱涯軍團練使,擇日即任."

......

哦靠!

朱涯軍?貶到涯州去了!?

文武百官直接就炸了.

"涯州!?"

官家是瘋了?那可是他最心愛的臣子,這得多大仇,直接就往最遠的地方發配?

驚訝之余,又是莫名狂喜.不管怎麼說,唐瘋子這是去了最最遠的南邊兒,且是鳥不拉屎的涯州,當是再難翻身了.

這分明就是官家的態度,是陛下在安撫群臣.

而魏國公一口老血差點就噴了出來,你早點說啊,我就省了這一趟了.老頭兒都快八十了,從西京到開封,走這一趟就得去半條命.

結果卻是白來了,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里,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

--------

海州.

回轉多日的唐奕終于決定再度起航,魏國公入京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了,心中只道,也算是再幫了趙禎一個忙吧.

來到辜凱的住所.

從年前開始,這貨就一直在海州呆著.想回家,唐奕不讓,可把辜胖子憋壞了.

其實,就這麼陪唐奕在海州閑著倒也沒什麼.問題是,年後傳出來這瘋子要去涯州,辜凱不淡定了,特麼他不會是想把胖爺也帶到那破地方去吧?

一見唐奕來找他,辜凱直接開門見山,"丑話說在前頭,別想我跟你去涯州!"

唐奕輕笑,"不讓你去."

嘎?

這麼痛快?胖子反而心里有點不踏實了.

"你你你,你打的什麼主意?"

唐奕還是輕輕地笑著,"沒打什麼主意.我說過,不難為于你.不過,你早晚得上我的船!"

說到這里,唐奕笑意更深,"我等著你自己到涯州來找我!"

"啊呸!"辜凱狠淬一口."做夢去吧!"

"誰去找你,誰是孫子!"

......

唐奕不接話,自顧自地坐下,給自己倒水.

辜凱看他那個樣子,氣勢一緩.

說心里話,做為朋友,他挺替唐奕不值的.複燕功勳,觀瀾執舵,到頭來為了給皇帝開道,還得把自己發配到那麼個窮山惡水之地,圖啥啊!?

有意無意地岔開話題,"你來找我,不會就為了跟我說,不讓我跟你去涯州吧?"

扁著大嘴,"話說回來,你要是求求我,胖爺一心軟,跟你去溜噠一圈也未嘗不可."

"不過,先說好啊,跟你去是交情,和辜家無關."

唐奕抿了一口水,"真不用你去涯州."

"來找你,也真是有事兒求你,但不是這個事兒."

"那是什麼事兒?"

"借我點人."

辜凱瞪著眼睛更是開蒙,"你跟我借得著人嗎?"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唐奕就算再怎麼不濟,也不用管他借人吧?

"還真就得管你借."

說著,唐奕一臉誠懇,"借我一百戶佃農,我要帶到涯州去."

噗!

"你要佃農做甚?開荒啊?"

"對啊!"

"日!"

辜凱是越來越弄不懂這個瘋子了.就唐奕那關系面兒,要什麼人,要多少人沒有?別說一百,就是他想要一營殿前司的精銳,皇帝也不會駁他這個面子,可他偏偏管自己要佃戶.

"哪兒還不弄幾百個佃農?你還差這幾個錢?"

唐奕搖頭,"隨便招來的我不放心."

"你們家地多佃戶也多,我要你挑一百戶最精農事的好手給我."

之所以去涯州,一來那里離中原足夠遠,唐奕可以安心地刷一刷科技.

二來,海南的氣候可是一稻三熟,是最合適做農業試培的所在.雖然他不通農業,不過他想試試.

雜交水稻不太可能,可是就算總結出一套科學的種植技術,改良出一兩種優良的作物品種,那也絕對是意義非凡的.

因為,這十年間,唐奕唯一沒有解決的,也是改革路上必然會碰到的一個障礙,就是糧食.

解決不了糧食,就算趙禎解決了朝堂,擺平了北方保守士族,唐奕推動了改革的全面展開,沒有糧食,釋放不了生產力,那一切都只是空談.

......

辜凱見唐奕真的只是要佃戶,也是無語.

"一百戶夠嗎?"

唐奕咧嘴大樂,"你有多少給我來多少,我不嫌多!"

"有病!"辜胖子嘟囔了一句.

"真不用我跟你去涯州轉一圈?"

"不用!"唐奕心情大好."有這麼多佃戶,還要你這胖子何用?回家當你的縮堆烏龜去吧!"

"滾!"辜胖子很受傷,自己還不如佃戶來的重要.

"幾時動身?"

"很快,就這幾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