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躲的那麼遠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封.

唐奕一走,趙禎在回山呆的也是索然無味,于是早早擺駕回京了.

對此,朝臣們也是心知肚明,這唐瘋子在官家心中的地位當真不是一般人可比.

而文彥博若是聽了這話,必定會大聲吐槽,一般人?二般人也比不了啊!

現在,朝中局勢微妙,有過慶曆教訓的趙禎更是不敢妄動,這段時間,文彥博除了黃河治河之政,再沒敢有大的動作.

他更知道,趙禎的脾氣也是越來越不好,時不時就要發上一回.今日早朝過後,就讓趙禎從福甯殿里哄了出來,弄得他一腦袋的包.

包拯,唐介,范鎮,司馬光幾人頗為同情地聚到一處,想安慰一下文相公.

這段時候,文彥博壓力不小,既要應付朝臣,又要忍著官家時不時的小脾氣.

"老夫這是何苦?"

面對幾位同僚,文扒皮也是倒開了苦水.

"早就該想到,陛下離不開那個小瘋子,何必讓他出京!"

說心里話,唐奕出京,這里面文彥博有責任.只是沒想到,趙禎雖然默許了他的做為,可是,好像這位陛下似乎更願意那個小瘋子天天來氣他.

"現在倒好,卻是有得苦頭吃了."

包拯和唐介聞言,對視一眼,卻是沒出聲.

放在以前,這兩門炮是要噎文彥博幾句的.子浩就不是心向名利的人,你非得多那個心眼兒,怪誰?

范鎮倒是有點同情文彥博,"要不,讓陛下把他召回京算了?"

"召回京?"文彥博眼睛一瞪."哪有那麼容易?他一回來,朝上還不炸了!"

"可是,子浩不回來......"卻是身份最低的司馬光說話了."諸事皆滯,如何為繼!?"

"......"

文彥博不說話了.

司馬光可以說是唐奕一手捧起來的,他當然希望唐奕回京.而且,他說的也有道理,這事兒就這麼懸著,官家不敢動,他文彥博更不敢動!

"算了!"文彥博一陣氣餒,騰的站起來.

"老夫這就去與陛下說請,就讓那小子回來,讓他自己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剛要出去,門下走吏進了文相公的職房,手里還拿著一紙蠟封奏折.

"相公,燕云富相公急奏!"

"哦!?"眾人一怔,富弼急奏?

文彥博急忙接過,打開一看,忍不住感歎:

"陛下所料不錯,那小子果然跑到幽州去了."

再往下看,就不淡定了,"老夫這就去見駕!"

說著,一陣風似的沖出了職房,留下三人,一臉的便秘.

這文彥博也有不靠譜的時候,你倒是先說說,奏折上寫了些什麼啊!?

......

福甯殿中.

趙禎一聽是有關唐奕的奏報,登時忘了與文寬夫還生著氣呢,急急的把他傳進來,第一時間翻開奏折.

只看前面,趙禎忍不住露出喜色,喃喃笑罵:

"這個混小子,還是那般唯利是圖......"

"簡直不像話,為了一點金礦,都把手伸到人家鼻子底下去了."

嘴上雖這麼說,可是笑模樣卻是一點兒都沒少.大手一揮,"擬道旨,著令漢臣點五千禁軍與他.既然東瀛也不當那是好地,占了就占了吧!"

說完,又覺不妥,"告訴狄漢臣,不可以朝廷明義占島."

"臣,遵旨!"

文彥博小心應著,他知道趙禎還沒看到下面,要是看到,說不定又要發火了.

果然,趙禎本來欣喜,可是越往下看,越是不對,神情更是越來越冷.

到了最後,大宋官家呆若木雞,足足有一刻鍾一動未動.

"陛下......"文彥博擔心地開口輕喚.

"卿下去吧......"卻是趙禎悠悠令退.

聲音不大,可是傳到文彥博耳中,卻比早上那遭更讓他渾身發涼.

不敢有違,無聲退下.

待文彥博終于出了福甯殿,殿中只余趙禎和李秉臣......

嘩啦,奏折隨手而落,散于地上.趙禎宛若不知,頹然轉頭.

"他......"

"他竟然要躲朕,那麼遠......"

李丙臣一時無答.

這次,他也不知道怎麼幫唐奕圓這個場了.

......

--------

唐奕在幽州等了七天,才等回官家的詔令.

五千人馬足夠他暫時控制佐渡島,至于以後怎麼管東瀛要這個島,趙禎沒說,但也肯定放在心上了,就不用唐奕操心了.

還有一個事,趙禎在旨意里也是一字未提.

那就是,唐奕讓富弼轉告趙禎的那句話.

沒有挽留,沒有怒罵,就好像唐奕根本沒說過,趙禎也根本不知道.

唐奕不知道,那老頭兒是徹底死心了,還是徹底傷心了......

又或者,他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唐奕了.

......

不管怎樣,既然幽州的事情已了,也就沒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第二天唐奕就准備啟程.

富弼,宋庠,還有狄青來送,一直送到城外.

沒有坐車,也沒有騎馬,三個半百的相公加上唐奕,就如郊游一般閑散于燕云的春色之中.

富弼不由感慨:"卻是有許久沒有這般閑淡了啊!要是日日如此,當是美事."

唐奕淡淡一笑,打趣道:"那奕今天就不走了,明天您接著送."

富弼橫了他一眼,"聒噪!"

話風一軟,"話說子浩就非要去涯州嗎?"

"文寬夫已經來信,說是京中少了你寸步難行,主動想讓你回京呢."

"京中寸步難行可不是因為少了我."唐奕通透得很.

一指狄青,"是因為少了狄帥和那二十萬大軍!"

京城里的事,固然有一部分他的原因在,可是根本問題還是軍權在外,趙禎說話沒有底氣.要是狄青回去,那也就沒有之前的那麼多事兒了,甚至韓琦也不敢擺明車馬和趙禎硬剛.

"其實,最好的結果就是我走.要是狄帥早些帶大軍回朝,宵小之徒也唯有避讓一途."

狄青一聽說到了自己這里,不由苦澀一笑,"我回去很容易,可是大軍回去很難!"

"哦?"唐奕輕疑."怎麼講?"

富弼接過話頭,"不瞞子浩,大遼的威脅並沒有徹底解除.經北古關一役,倒是激起了耶律洪基圖強之心,正在試圖整理國內,卷土重來!"

"所以,這二十萬大軍,暫時還不能回去."

唐奕一挑眉頭,這一年盡忙著國內斗來斗去,卻是沒太關心大遼那邊的情況.

"富相公安心,若他敢再來,打回去便是."

唐奕信心滿滿,"能打哭他一次,就能打哭他第二次!"

在骨子里,他不信耶律洪基有翻身的本事,也不信蕭家對付不了一個紈绔皇帝.

眼見時辰不早,唐奕朗聲又道:"行了,諸位就送到這兒吧,奕要上路了."

富弼眉頭一擰,正經的還沒說,他卻是要走了.

"不去涯州......不行嗎?"

唐奕搖頭,"不行."

他有必須去的理由.

"誒......"

三人長歎一聲,都知道他的性子,誰也勸不動的.

"那大郎這就動身?要不,回京一趟,與陛下辭行也好."

唐奕苦笑,"你們就別操心了,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告辭!"

再不與幾人多說,翻身上馬,揚塵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