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出海都比去涯州強
g,更新快,無彈窗,!

推書,《醉枕山河》.

名字就很霸氣,新人正在上三江熱推(怨念...蒼山都沒上過三江.)保險起見,親自看了幾章,很有味道,大伙兒可以去看看.實話,只看第一章就明白虛實了.

--------

宋楷這孫子是真能忽悠.

忽悠他老子說回家修宗祠,結果卻是和唐奕跑到海州去了.然後,又拿著宋狀元的回信來忽悠唐奕,下一站就是海對面兒了.

唐奕就納悶兒了,這貨到底是跟誰學的,咋就這麼"壞"呢?

"都是你......"

好吧,宋庠心中靈犀,馬上就給出了答案.

一點沒因為不是唐奕鼓動宋楷出海而給唐奕好臉色,此時指著唐奕大罵.

"早就該讓為庸離你遠些,習得一身惡習,卻是連老夫都騙!"

唐奕一翻白眼兒,真是拉不出屎賴地球沒有吸引力,過不去河賴褲襠大啊,說的你兒子好像原本是二十四孝中國好兒子似的,那家伙原本就是個坑爹貨好不好?

可是,看宋庠癱在地上那副可憐相兒,唐奕又不好意思和他硬剛.

宋狀元這輩子幾乎是圓滿了,唯一的弱點就是家里這個小兒子.本就寵的不得了,現在遠赴海外,還不把他疼死?

不情不願,又于心不忍,悻悻然上前,與曹潘二人一起把宋庠扶起來.

"這次算我欠相公的."

"欠?"宋庠不依不饒."怎麼欠?吾兒要是回不來,你還的起嗎?"

"相公,放心吧!"卻是曹佾出來幫腔."相公是沒見過大郎的百舟船隊吧?"

"不誇張地說,那簡直就是不可能沉沒的巨艦,為庸肯定出不了什麼事兒."

唐奕也是煩躁,嚷道:"他要回不來,我賠你個兒子,這總行了吧?"

宋庠聽了曹國舅的話已稍有心安,再聞唐奕說還他個兒子,瞪時一撇嘴,嫌棄地橫了唐奕一眼,"老夫可不要你這麼個不省心的兒子!"

"嘿~!"

唐奕這個鬧心啊,誰說我要把自己賠給你了?

可惜,不等他嗆聲,宋庠順著話頭往下一順,"說到不省心,你小子趕緊服個軟,讓陛下省點心吧!"

唐奕聞之,無語苦笑,怎麼忘了這個茬兒......趙禎把富弼和狄青都搬出來了,又怎麼會忘了宋公序這個"饞臣".

"不是,你到底是來跟我要兒子的,還是來給陛下當說客的?"

"兒子也要,話也要說!"宋庠還挺理直氣壯.

指著唐奕的腦門兒開始倚老賣老.

"不是,你們這些小輩怎麼就沒有一個讓人省心的?"

"你多大了?還和陛下使小性子?趕緊認錯,早點回京!"

唐奕神情漸斂,"此事奕已經做出了交代,就不勞煩宋相公了."

"嗯?"宋庠一怔."交待完了?"

狄漢臣和富彥國把這小子拿下了?左右看看曹佾和潘豐,雖然表情古怪,可是眼神里那個意思,還真是有了結果.

"交待......完了啊?"宋庠終于沉靜下來,神情恍惚.

說白了,一個在官場混跡了這麼多年的老油條,什麼看不通透?就算宋楷在心里再重,但木已成舟,他就算來找唐奕拼命,又能怎麼著,不過是借題發揮,看看能不能幫上官家一把.

沒想到,富弼和狄青把活兒都干了.

立時沒了待下去的欲望,悻悻然就往院外走,還不忘數落唐奕兩句:"早點服軟,何必鬧的這麼不愉快?"

......

"陛下還是太慣著你了,換了別人,誰有這膽子和陛下頂牛?"

唐奕也是無語,有時候人緣太好也不是什麼好事兒,一個個都是長輩,說你幾句,除了聽著,連反駁都不行.

"對了,你是怎麼交待的?"

走到了院門的宋庠無心一問.

唐奕答道:"我去涯州,不與陛下難做."

"哦,涯州......也好......"

"嗯!?"宋庠猛的頓住,這才反應過來.

"涯州!?"

呆愣愣地看著唐奕,"你要去涯州!?"

唐奕一攤手,"這不正好嗎?我去那兒躲個清閑,陛下對群臣也有交待,大伙兒也就能徹底放心了."

"一舉三得,多好!"

"......"

唐奕說完,宋庠在門口定了許久,最後一句也沒勸,一句也沒罵,只是黯然回身.

"幸好為庸出了海,不是跟你去那個鬼地方!"

......

等宋庠都走沒影兒了,唐奕才對曹潘二人苦笑,"有那麼嚴重嗎?特麼去涯州還不如出海來的舒服?"

二人很肯定的點頭:

"有!"

......

------

其實,曹潘二人也不明白,唐奕為什麼一門心思要去涯州.

古書云:

南嶺遐阻,人強吏懦,豪富兼並,役屬貧弱,俘掠不忌,古今是同.

人雜夷獠,不知教義,以富為雄.父子別業,父貧乃有質身于子者.

意思就是說,那破地方煙瘴氣流毒,林深人稀,根本不懂禮教,六親不認,有錢就是大爺,老子給兒子當兒子都是常有之事,官府更是形同虛設.

唐奕這個癲王在京師呼風喚雨,不可一世,到了涯州......

呵呵,屁都不是.

而且,還有一點,使得現在的涯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險惡.

事實上,自漢時囊入華夏版圖開始,到明清徹底開發為止,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亂過.

因為前幾年的儂智高叛亂,把涯州稍稍建立起來的一點點秩序徹底打亂了.

當年,儂智高一直打到了海南,占領了涯州.可是,這地方太荒,連儂人都沒看上.打下來之後,派了一些儂人駐守,然後大隊人馬就撤回了內陸,再也不管了.

後來,狄青平叛,把廣南兩路的儂人清繳,也是因為海對面的瓊州,涯州太荒,沒興趣,所以也沒管.

如此一來,儂智高一敗,海南的儂軍群龍無首,被當地的土箸趕出了城郭.這下可好,海對面全是宋軍,回不去,海南島上的原住民又彪悍打不過,干脆落草,當起了山賊海匪.

現在,那個島上是盜匪橫行,豪強雄踞,還有一些疍民靠海為生,抱團自衛.

數來數去,就是沒官府什麼事兒.

你就說,唐奕非去那兒湊什麼熱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