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擠兌富弼幾句
g,更新快,無彈窗,!

海藍無邊,萬里晴空. 更新最快

卓立船艏,眼見百多艘大宋巨舟在面前漸漸遠去,直到消失在地平線上.

唐奕不由生出一種感慨:"勇士,這才是真正的勇士!一群探索未知,征服世界的敢死勇士."

曹佾這時也走到唐奕身邊,望著消失在天際線的船隊感歎:

"宋公序是開明之人啊......"

"嗯?"唐奕偏頭一疑."怎麼講?"

曹國舅立時撇嘴:"反正換了是我,說什麼也不會讓我家老二去冒這個險的."

說著,似乎知道唐奕要吐槽,"這和沙場可不一樣,沙場是男兒的歸宿,這個......"

"這個要是死在半道,你說算怎麼回事兒?"

好吧,曹佾到現在也不理解唐奕對大海為什麼那麼執著.他一直覺著,不值.

只見唐奕長歎一聲:

"有一天,你們會懂得,這到底值不值得."

說完,唐奕有幾分寂寥地轉身,吩咐水手,取道回航,目標燕云.

......

離佐渡島最近的宋土就是燕云,只要穿過渤海灣就能到達.比唐奕回到海州調派人手,卻是要近得多.

而且,現在狄青還在燕云,他手里的二十萬禁軍也在燕云.只要與官家傳書,讓他下令向佐渡調一批人卻是不是什麼問題.

而在燕云的狄青,宋庠,富弼等人還不知道,唐奕要來.

直到唐奕已經在甯河口登陸,派出兩路人馬,一路直接回京稟報,請官家許以人手;一路則是直抵幽州,告知狄青和坐鎮在此的富弼.

唐奕到幽州的時候,已經是兩天之後,狄青和富弼親自出城相迎.

先與狄青見了禮,二人相交忘年,卻是沒有太多客套.

至于富弼,唐奕就更不客氣了.暫且放下那座金山,也得埋汰這老頭兒幾句.

不咸不淡地斜了一眼富弼,撇著嘴吃味道:"富相公躲的好清閑!說的好聽替陛下守住燕云,結果卻是遠離是非的保身之舉."

"喲~~!"

富弼直接笑了,不理唐奕,卻是與狄青玩笑道:"漢臣看看,這渾小子卻是不知道自省,反怪起老夫來了."

狄青只笑不答,這是富彥國和唐子浩之間的事,他可不好參與.

好在富弼也不是要他表態,轉向唐奕,依舊笑的輕松.

"你自己非要擰著來,不肯順著陛下和寬夫,怎麼倒是老夫躲出來了?"

唐奕不憤道:"奕是什麼樣的人相公不清楚嗎?我就是不會轉這個彎兒,才有了唐瘋子的渾號."

富弼聞之,唯有報以苦笑,"看來,這一年大郎還是沒從中得到教訓啊!"

"走吧,回府衙再說."

說著,三人並肩而行,一同入城.

此時的幽城卻是與從前大不相同.

只一年時間,原本遼人的南京,卻是很難看見契丹的影子.街上漢人穿行,漢風當道,偶有契丹人行走,穿的也是漢服漢冠,且一點違和之感也沒有.好像中原州府一樣,一切都那麼的和諧,一切都那麼的大宋.

不得不說,把富弼等人放到燕云成效斐然,換了別人,是絕對做不到這個程度.

富弼見唐奕臉色輕松,適時出口,"怎麼樣?老夫在這沒有躲'清閑’吧?"

唐奕一撇嘴,"馬馬虎虎,還算過得去吧."

富弼無語,"老夫可是累的頭發都白了,你卻'還算過得去’?"

唐奕不依,轉過頭來,"可是,這也無法磨滅你把我們扔在開封,不管不顧的事實."

"誒......"富弼知道唐奕這是在說笑,可是還是忍不住一聲長歎.

"要是老夫在京師,那挨打的可能就不是文寬夫了吧?"

"......"

唐奕一頓,卻是接不下去了.

這就是富弼的立場嗎?他在隱晦地表達,如果他在開封,那他也會站在文彥博一邊,而不是對唐奕全聽全信.

"你的購物券出來的太早了......"

"不但對手會怕,官家會怕,寬夫和我,也會怕啊!"

"......"

狄青適時出聲:"其實,富相公這段時候沒少替你說話.這一年間,連著上了七八道奏折,與你說請,只不過子浩不知道罷了."

富弼又道:"寬夫常年主持財稅,吏制,難免有些功利,務實之氣."

"其實他也不一定非要和你爭什麼,子浩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

等會兒,唐奕不淡定了,停下腳步看著富弼和狄青.

"什麼情況?你們兩個是不是串通好了,有什麼陰謀啊?怎麼還一唱一喝的?"

"這......"富弼頓住,與狄青大眼瞪小眼.

"這個小子,鬼精鬼精的!"

"你看看!"唐奕甚是得意地一挑眉頭,果然有所圖謀.

"說吧,別繞了,這幾天讓一個倭人繞的我腦袋都大了."

富弼聞之,給狄青遞了一個你來說的表情.

狄青也知道這事兒他來說合適,于是也不推諉,"其實,陛下早就知道,你送過遠航船隊會到燕云,所以......"

"所以你們兩個就來給陛下當說客了?"唐奕一下子就猜到了.

"不錯."狄青坦言."其實也算不得什麼說客,陛下知道你委屈,還在氣頭上."

"可是,賭氣歸賭氣,拿身家名聲來至氣就是不智了."

富弼適時緩聲摻言:"陛下說,你可以怨他,但不能拿自己出氣.趕緊借著王恪之的奏本下了台階,不用兩年,等時局平息,必下詔把嗣王封號換了."

"到時你也能回京,想叫什麼王都行,不想當官也行.只幫他看好觀瀾這一攤子就可,萬事隨你."

"......"

唐奕一時,竟無言以對.

趙禎能讓兩個臣子說情,還把姿態放得這麼低,是唐奕沒有想到的.

可是,同時也說明,趙禎還是不理解他.

不光是不肯認天下至圓這個錯,還有這一年在京中的所做所為.

不由苦笑,那老頭兒還當他在賭氣,還當他在爭.

在京中看似與趙禎已經坦誠相見,可是現在看來,趙禎還是沒有真正理解他,還是站在一個帝王的角度來看待問題.

抬頭看向富弼:"麻煩相公幫我轉告陛下."

"你先等等!"

富弼一看唐奕的表情就知道,這小子根本就沒聽進去,絕不能讓他把話說全.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