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曹佾的野兒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太晚了,為了全勤,要在十二點前發,沒改錯字. 更新最快等下重新加載再看)

兩個倭人嚇的面無人色!

心中更是驚駭莫名!?

他...他是怎麼知道的!?

......

唐奕玩味的看著兩人,說他一個屁三個謊一點兒都沒冤枉他.一句話,正好三個謊!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雖說唐奕對東瀛內部的情況不太了解,前世對那個島國也不感興趣.可是對于一些比較有趣的小細節還是偶爾能記得下來的.

再說了,怎麼著也在大宋的貴族圈子混了十年了,諸夷番邦的那點事不敢說知道,但是官制還是懂一點的.

這人一上來,第一句話就是自報家門,好像官兒不小的樣子.

左府持刀舍人.這是一個什麼官呢?

東瀛的左府,全稱叫左衛府,而更早的稱謂叫"持刀舍人僚".一聽就是武將機構,而且還是一個地位極高的武將機構.

左府持刀舍人,聽名字好像挺低調,好像官兒不大的樣子.實際上,相當于漢人王朝的大將軍!武將之中第一的軍階!

和著這位是東瀛的大將軍被流放到佐渡島了.

可是,唐奕還知道一個事兒.

這個左府持刀舍人...武將第一沒錯,可是平安時代的東瀛比大宋重文輕武的程度尤過不及!他就算是武將第一也是屁用沒有,這個島國四六不沾,內部更是太平了兩百多年了,軍隊本來就是個擺設,武將更是個擺設.

那一口流利的大宋官話,顯然是使過宋.可是問題來了,一個邊緣化的武將怎麼可能把去大宋這麼高級的任務交給他?此為第一謊.

更有意思的是,這個'持刀舍人’是個官位,而不是官職,也就是虛銜.有點類似于唐宋的紫光祿大夫,朝奉大夫之類的虛銜,只是一個官位,沒有任何職能.

比如宋楷,官家的封詔上,封其為太中大夫,權禮部侍郎.之個太中大夫就是虛階,禮部侍郎這才是他的職責所在.

宋為庸出去見,自我介紹的時候,也會自稱是禮部侍郎,而非什麼太中大夫.

這矮子報了虛銜,卻隱瞞了流放之前的實職.此為第二個謊!

還有就是....

這個人自稱叫敬宮雄二....

換了別人可能真看不了什麼,可是不好意思啊,唐奕剛剛好知道這個名字有問題.

倒不是說這個名字是假的,而是說,這個名字太大....這乞丐當不起!

可能別人會以為,他是姓敬宮,名叫雄二.

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

敬宮...不是姓,而是宮屬名稱!與大宋的福甯殿,坤甯宮,養心宮一樣,是一座皇家宮殿.

整個東瀛只能有一個人姓敬宮中,那就是住在皇城敬宮之中的那個人.

......

這里不得不說到他們的天皇世家.島國的天皇世家不敢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家族,但絕對是最古老的皇室家族.

遠了不說,到大宋這個時候,這個家族已經傳承了一千七百年了,同時也在島國的皇位上坐了一千七百年了.

而且這還是只從第一代天皇開始算起,沒法再往前數,因為再往上數就是島國的天照大神(太陽神).那就沒邊兒了.

之所以不像中原大陸一樣,皇帝輪流坐,各領風騷五百年.這里面有很多原因,比如神話了天皇,再比如天皇家族實際掌控權力的時間比較短.

總之一這家能傳承到現在,為了與平民區分開,可能也為了顯示他們家足夠古老.所以....

天皇家族是沒有姓的.

也就是說,這個人叫雄二,但是沒有姓.只用宮屬和爵位代姓.敬宮雄二,就說明他是住在敬宮,離宮雄大,那就是住在離宮.

而且天皇世家也會貶黜族人,流放民間的之後,為了已是此人已經不是天皇族人,會賜姓,通常姓'源’.

這乞丐要是自稱叫"源雄二"唐奕都不能太懷疑.

一個明顯使過宋,又只報散銜的武將.為稱叫敬宮雄二.

一句話,正好三個謊言.

特麼也是夠高級的了.

唐奕也懶得和他廢話"說吧,別扯謊,我沒什麼耐性!"

那人似有掙紮,最後猛一咬牙,仿佛下定了決心.

"汝若有義,肯載我二人與宋,吾即如實告知."

"嘿!!"唐奕眼睛一立,特麼還講上條件了?"砍了!"

一聽砍了,武卒立時上前,那個說宋話的還沒怎麼著,卻是那個年青的急了,猛的躥起身來,一把抱住了......

抱住了曹佾的大腿.

....

什麼情況啊?唐奕傻眼了,宋楷傻眼了,潘豐傻眼了.特麼所有人都傻眼了!

呆傻的看著那倭人青年,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抱著曹佾的大腿,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那叫一個哀怨斷腸!

...

"國舅爺..."唐奕不確定的指著那個青年"這是...你親兒子?"

"失散的?"

...

"滾!!"曹佾咆哮著!

他比誰都懵逼!

這娃嚇傻了不成?有一瞬間他也以為這是失散多年的野兒子.要不怎麼哭的這麼悲壯?

"這,這,這怎麼回事兒?"

唐奕指著場中那對"父子"...

"$%……&*"

卻是那個青年,回頭沖著唐奕和年長倭人咆哮.當然,其間依舊抱著曹佾的大腿不撒手.

潘豐聞之更加篤定...

"這絕對是國舅的種!"

....

唐奕憋著笑意,實在沒想到曹國舅認兒子都認到東瀛來了.轉頭看向年長那人.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再不說實話,可就真沒機會了."

事到如今年長倭也知道不說點什麼是肯定蒙混不過去了.

"唉!"

"實不相瞞!東瀛慧源天皇雄二,見過天朝上使!"

我噗!!

"天皇!?"

在場所有人皆是意外!就這破一爛履的乞丐是東瀛天皇?

...

准備的說,這是"前天皇"宮斗大戲,爭權奪位,哪都一樣.簡單說,這個雄二,就是宮廷政變的犧牲品.

"你是雄二."唐奕一邊聽,一邊試著理順這里面的事兒"嗯,天皇很閑,說點宋話也說得過去."

"對,我是雄二."

"然後皇位讓雄大給搶了."

"不,是雄三."

"...."唐奕一翻白眼,還特麼真有雄大和雄三啊.

"也就是說,你被流放到這個島上."

"不是!"

"那是什麼?"

"逃出來的."

"那你不好好躲著,找我們干麻?"

"我..."

那人看了一眼曹佾,又看了一眼抱著曹佾大腿不撒手的青年.

一指青年,"他去過大宋,見過這位曹國舅!知道他才是你們的真正頭領.他可以帶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哦...

唐奕深以為意的點頭"那你說...."

"要是我把你送給現在的天皇..."

"你說他一高興,能不能就把這島送我了啊?"

"你!!"

年長倭人大驚!指著唐奕一時呆楞說不出話來.

而唐奕則是掛著淡淡笑意."沒關系,你接著編."

"我當故事聽."

....

(大家都懂的原因,島國的天皇封號,名稱全屬虛構.)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