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一個屁三個謊
g,更新快,無彈窗,!

做人不能太唐奕,宋楷現在是深有體會了. 更新最快剛剛還象模象樣地讓他講原則,結果這臉色變的倒是真快.

你的原則呢?還不如一塊金子值錢!

"金子?"唐奕都懶得和他爭辯.

"你特麼第一天認識我啊?節操這種東西,我......有嗎?"

盯著宋楷立碑,活脫一個地主老財唐扒皮.

眼瞅著碑立起來了,唐奕又靠到曹國舅身邊.

"看來,送完他們,咱倆得去京都轉一圈了."

曹佾和唐奕是一個揍性,這個時候比唐奕還無恥.

"自己跑去多掉價啊!左右東瀛使節年年都到開封朝拜,讓陛下出面,就算要不來,也能租來."

說著,還遞給唐奕一個隱晦的眼神.意思是,這事兒又不是沒干過,萊州和遼河口就是范例,大不了,貿易上與東瀛一點兒好處.

"也行!"唐奕點著頭,煞有其事.他清楚,現在的東瀛應該還處在"平安時代",看名字就知道了,還遠沒有形成那種近乎病態的侵略性.

簡單來說,這個時代學的是中原唐制,可惜學的不是大唐的武力,而是大唐的奢靡.以至于到現在,大宋本來就夠溫柔,夠軟弱了,特麼東瀛比大宋還軟.

讓趙禎去管他們要一塊流放之地,還真沒准兒能要來.

沒想到的是,唐奕和曹佾預謀的本來已經很輕松了,可是還是把事情弄複雜了.

......

在島上停靠的第二天,有島民摸了過來,一個個面露驚容,卻不敢上前,遠遠的在船隊所在的海岸徘徊.他們哪見過這麼龐大的艦隊,不明真想之下,還以為這是要攻打本島呢.

中午的時候,有兩個倭人膽大靠的太近,王則海領著船上的武卒直接把人抓了回來.

唐奕和祁雪峰等人都不在,都散出去找金子去了.王則海不敢做主,只得關著.

直到入夜唐奕才回來,王則海終于長出一口濁氣,哭喪個臉,"唐哥兒,你可算回來了!"

唐奕看他那個樣子,心說,這是怎麼了?

"有話好說,怎麼了?"

"抓了兩個倭人,結果,抓回來就後悔了!"

本來嘛,大宋天朝上邦,到哪兒都得講求個面子,就算是俘虜那也是要優待的.行飯前抓回來了,正趕上飯點兒,大宋的艦隊還差你兩個人的飯食不成,于是,王則海很大度地也給這兩人弄了點吃的.

結果,這兩人太能吃了,簡直就是餓死鬼附身一般,中午整整干掉了八個人的飯量.

到了晚飯點兒,都沒等王則海說話,這兩個倭人直接不管氣地伸手要了.

"正吃著呢!"王則海一臉的無語."唐哥快去看看吧,一會兒就撐死了."

唐奕橫了王則海一眼,"你就多余抓人!又聽不懂倭話,抓回來干嘛?"

"還真不是."王則海瞪著眼睛."咱不會倭話,可是那兩人里有一個會咱們的話."

"嗯?"

唐奕一怔,轉而又釋然,佐渡是東瀛流放之地,什麼人會被流放呢?

官!貴!

也就是說,別看這島上沒多少人,但是個個都應該是有點來頭的.會說宋話,也就不足為奇了.

"走,瞅瞅去!"

眾人也是來了興致,跟著唐奕一起去看看那個會說宋話的倭人.

到了跟前,嚯......

可算知道王則海為什麼大驚小怪了,這就是兩頭豬啊,兩頭瘦得皮包骨的餓豬.

只見兩個破衣爛衫的"乞丐"被武卒看守,正在上演一出吃飯大戲.

......

之所以說是大戲,那是因為,就沒見過這麼吃飯的.

人家吃飯,那是一口飯食,一口菜.就算吃像難看,也就是個狼吞虎咽之態.

可是這兩位,根本不管什麼飯不飯,菜不菜的,逮著就得見底.

唐奕眼瞅著一人抱起一整盤醃菜就往嘴里塞,也不說換個樣兒,直到吃光了事,連鹽汁都沒放過,舔的是干乾淨淨.

特麼也不嫌得慌?

"停停停!"唐奕實在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今晚他就吃不下飯了.

"這得窮成啥樣?看把人餓的."

強行命人把兩個倭人手里的飯食搶下來.

"會說漢話的出來!"

那兩人本是一臉死了孩子一般的痛苦,望著眼前的吃食卻不能吃.

宋飯真香啊!

這時唐奕問話,其中一個略顯年長的倭人立馬看了過去,見唐奕一身華服,肯定地位不低,也只得強忍撲向飯食的沖動,站起身形,撲打一身"布條兒",很像那麼回事兒的高揖過頂,重重落下.

禮罷挺身,一指周邊眾人,字正腔圓的洛陽官話,對唐奕言道:"汝其首乎?"

"......"

大伙兒都看傻了,這矮子比宋人都宋人啊!

唐奕更是無語,下意識答道:"對......對......首乎."

那倭人聞聲,再行一禮,卻是露了怯.

"吾為東瀛左府持刀舍人,敬宮雄二,見過天朝上使."

唐奕登時眼神一眯,你拜天地呢?一禮一禮又一禮的?

"一個屁三謊的東西,拉出去,給我砍了!"

那人一怔,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武卒已經上來拖人,嚇得他面無人色.旁邊另一年輕倭人更是大急,嘰里呱啦叫嚷了一堆,沒一句能聽懂的.

這時唐奕倒不著急了,換了個台階直接坐下,慢看武卒提刀作態,一副真的要砍的樣子.直到那個敬宮雄二反應過來,高呼冤枉,大力掙紮,方叫人把這兩人都拉了回來.

刀口前面走了一回,二人都嚇的面無人色,此時癱軟在地.

敬宮雄二緩了半天,見上首那個宋人一副老神哉哉的模樣也不說話,就那麼看著他,實在沉不住氣,哀然辯解.

"上使,慢禮疏儀,至天宋皇威于何處?"

唐奕笑了,好整以暇的單掌支著下巴,"編,接著編."

"我......"

"沒關系,我來幫你編."唐奕繼續戲謔玩笑."你,使過宋?"

"然也."倭人立答,頗為傲然,好像出使過大宋就是天大的榮耀似的.

唐奕深以為意地點了點頭,"這句應該是真的,沒有到過大宋,宋話不可能說的這麼好."

"還不只一次吧?"

"四次!"倭人更是得意.

"嗯."唐奕點是點頭."這句也像是真的."

"可是......"話風一轉."沒聽說東瀛的哪個天皇子嗣親使大宋啊?"

!!!

兩倭人瞬間呆傻,面若金紙.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