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做人要有原則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蒼生夢寐"的十萬飄紅,同時成為《調教大宋》的第44位盟主,謝了兄弟!

--------

"釣魚島是漢人的",看著這幾個大字,大伙臉都綠了.特麼在這破島上折騰了三天,就為這麼一塊破碑!?

也就宋楷記住了唐奕的那句--

祖宗碑.

......

但是,不管怎樣,這里唐奕最大,他說什麼是什麼.說在這兒立碑就立碑;說這個無名孤島叫"釣魚島",那就叫釣魚島.

大伙兒慶幸的是,終于可以繼續成行了.這破地方除了石頭什麼都沒有,能活活把人憋死,是一刻都不想多留了.

唐奕見眾人的表情不由苦歎,環視全島,除了那孤零零的石峰,再無它物.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破"石頭堆",像紮在華夏喉頭的一根刺,咽不下,也吐不出.

忍不住喃喃念叨:

"嫌棄這個,嫌棄那個,總以天朝上邦自許,常以地大物博自傲."

"什麼邊邊角角,蠻夷荒地,說扔就扔,說不要就不要."

"有錢,富庶,就是他媽的敗家,豈知......"

"豈知什麼?"

宋楷又貼上了來.他明白唐奕為什麼要立這個碑,但也有點不明白為什麼這麼興師動眾,不過就是一個無人荒島嘛.

唐奕看了他一眼,"一寸山河,一寸血!"

"今人棄之,輕之,豈知後世子孫卻要用百倍,千倍的代價再奪回來."

別說是這個破荒島,早前的廣南儂族,再之前的呂宋,琉球.再往前數,至漢唐起,除了中原之地,外邦番夷凡有內附提請,咱們好像都興趣不大.就算聖允也都是敷衍了事,從沒有深入滲透,進一步鞏固.

殊不知,就算這麼一個破荒島,千年之後,有心之國依舊可以大作文章,牽制漢兒崛起,扼住中華之喉.

......

宋楷不知道唐奕哪兒來的這麼大的怨氣,但也深以為意地點頭,有那麼點道理.

正好刻碑了石匠從旁經過,唐奕一把拉住.

"你,還有你,你們以後跟我一條船."

上船之前,宋為庸又從島上弄了幾塊大石上船.

"呆著也是呆著,都別閑著,就鑿碑吧."

幾個石匠一苦,沒事鑿什麼碑?

"可是,宋侍郎......"

"鑿碑不難,刻些什麼啊?"

"就刻......"宋楷略一沉吟."就刻:大宋疆域聖界,敢犯者,雖遠必誅!"

宋楷是個懂事兒的孩子,他是要把唐奕的思想貫徹到底.

......

離開釣魚島,向東即是琉球群島.只不過,大宋船隊並不想到琉球停靠,取道東北,直奔東瀛四島.

直到東北方向逐漸出現零星島嶼,王則海說,再繼續向前就是東瀛大島.

這時,船隊轉向,取道正北,繼續航行.

其實,在這里只要航向不變,繼續東北直航,到時沿著海岸線航行,只需要三天,祁雪峰等人就可改道向東深入太平洋了.

可是,唐奕卻制定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航線.

他不走東瀛以東,而是要在東瀛西海岸航行,穿過後世的朝鮮海峽,進入日本海.再由北海道與本州島之間的津輕海峽,深入太平洋.

這條航路雖然繞遠了一些,可是後世的日本海,還有朝鮮海峽,可以說是一條連通朝鮮半島,東瀛,還有北太平洋的重要航道.早些開辟,絕非壞事.

一路沿著東瀛的西海岸航行數日,待前方出前一座大島,王則海便給唐奕介紹:

"這是東瀛的佐渡島,孤懸海外,貧瘠異常,幾乎沒什麼人煙."

"島南水深,是為天然深港."

"咱們要在這里停靠幾日,最後一次補充淡水."

"佐渡島",唐奕聽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想了半天才算憶起,佐渡島那不就是除東瀛四島之外,最大的一個島嗎?

後又聽王則海提到,這個佐渡島有點類似于大宋的嶺外,是專門的流放之地.

除了流亡至此的政治犯,島上幾乎沒有原住民,正符合唐奕的要求.

"需要在東瀛補充給養,但要避開東瀛城鎮,至于交易,更是想都別想."

這事兒唐奕有點小心眼兒,他想的是:這條通往美洲的航路一開,可就跟絲綢之路差不多,不但大宋會有獲利,沿路所經也必會受益.

但是,說特麼什麼也不讓鬼子沾光.

別問老子為什麼,就是這麼任性,就這麼小心眼兒.

不滅了它,是因為"和諧神獸"震懾四方,不代表老子心慈手軟.

可惜,唐奕慈悲為懷,有人卻是比他愣得多.

......

宋楷一聽王則海說這島上沒什麼人,船一靠岸,就立刻招呼他那幾個"手下"干活.

唐奕隨便在島上溜達了一會兒回來,宋楷把碑都立起來了.

"大宋疆域聖界,敢犯者,雖遠必誅!?"

唐奕眼珠子瞪得溜圓,"你特麼要干啥?"

"立碑啊!"宋楷忙得滿頭大汗,愣愣地回著.

見唐奕一副聽傻了的樣子,更是來勁.

"你放心,這一路走到哪兒,咱就把碑插到哪兒.什麼邊邊角角,咱不挑嘴,全給你劃拉回來!"

咕嚕......

唐奕只覺喉頭發緊,狠咽了一下口水.

走到哪兒,立到哪兒?那還不把美洲大陸都圈下了?

"趕緊拆了,別給老子丟人!"

"為啥!?"宋楷不干了."釣魚島屁大點兒個地方你都不放過,這麼大個島又沒人,憑啥不要?"

"為庸啊,做人要有原則啊!"唐奕決定教育教育他.

"是咱的,誰來也拿不走;不是咱的,搶來也是麻煩.懂不?"

"你出去代表的是大宋,別跟個土匪似的."

"原則!!"

"原則懂不?得有個天朝上邦的樣子."

"你能不裝嗎?"

宋楷聽著就牙磣,唐瘋子開始講原則了?真特麼新鮮.在釣魚島的時候,這孫子還像個無賴呢,這就原則了?

眼睛一立,還就和唐奕杠上了.

"老子看上了,那就是老子的!"

唐奕這個無語啊,話雖這麼說,可這都占到人家家門口了,不合適吧?欺負人了吧?

"這特麼是有主兒......"

剛扯著脖子嚷到一半兒,就聽有人叫他,"大郎!"

卻是曹佾急匆匆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抱著一塊石頭.

"你看這是什麼!?"

唐奕一怔,接過一看,"你大爺的,這是金礦石!?"

......

唐奕瞬間石化.

曹國舅拿回來的是一塊灰中帶黃的石頭,他從十幾歲就開始玩石頭,哪能認不出來?一眼就看出是金礦石,而且成色極好,含金量還不低.

"哪兒來的!?"

曹佾急道:"就在前面一座塌了半邊的小山包兒下撿的."

"還有嗎?"

曹佾搖頭,"就看見這一塊."

"不過......"曹佾盯著唐奕."這麼大塊的礦石,成色又這麼好,說明這島上一定有金礦脈.就算不在那個小山包,別處也一定能找到."

唐奕點頭,深以為意.

這塊石頭足有籃球大小,成色極佳,絕非偶然.這島上一定有金礦,而且弄不好儲量驚人.

影影綽綽地回憶起前世,印象中,好像東瀛那破地方確實有產黃金的地方,而且儲量好像還不小.

"不會就是這個佐渡島吧?"

猛然間反應過來,調頭就沖宋楷大叫:

"快!"

"快把碑立起來!"

"多他-媽立幾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