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縱橫四海
g,更新快,無彈窗,!

胸懷天下?

祁雪峰微微一怔,良久無語. 更新最快

潘豐一見祁雪峰那個神情,也頗有幾分感慨地插話道:

"都說我兄弟罷殿試,拒官封,瘋瘋癲癲,逾越禮教.可是,有幾人明白,大郎拒了朝廷的封,可身上卻挑著大宋最難當的官."

"最難當的官?"祁雪峰疑道."什麼官?唐奕不是只有一個爵位在身嗎?"

"隱相!"曹佾順口接道.

轉向祁雪峰,一字一頓地補充道:

"布,衣,卿,相!"

"布衣卿相?"

祁雪峰半天也沒反應過來,愣愣地看著海中游曳的唐奕.

"布衣......還卿相?"

他也是布衣之身,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怎麼?"曹佾見他表情變幻,輕笑出聲."你不信?"

不怪他不信,不了解唐奕的底細,又有幾人明白他身上的擔子,還有權柄呢?

"不是."祁雪峰的回答讓人意外.

"信倒是信的.只不過,這布衣卿相,無品權臣......"

"怎麼就聽著比正經八百的宰相還要拉風呢?"

"哈哈!"曹佾大笑."還真就比正經宰相還拉風."

......

船在海上停了好久,唐奕也游了好久,直到即將返航才戀戀不舍地爬上了船.

福康見他打著赤膊,一身紮實肌肉哪像個讀書人,更別提是剛從水里出來還滾著晶瑩水珠兒,不由一陣面熱.

一邊把衣袍親手遞過去,一邊嗔怪道:"只顧自己痛快,卻是害得惜琴姐姐不敢出艙."

唐奕嘿嘿嘿地傻樂,也不搭話.披上袍子,歡聲高喝:

"回去嘍!"

......

本就走的不算遠,只一個時辰,海州大港就已經隱現輪廓.

昨日隨親登巨艦,可是今天再看,祁雪峰已經難以抑制心中激蕩.

登船,只臨一船一艦之美.可現在卻是"悍舟如龍百多數,橫臥幽港掩半天."

太震撼了!

祁雪峰被眼前之景深深吸引,靜立船頭,不願挪開一絲目光.

曹佾,潘豐又走了過來.

"怎麼樣?大宋有尋海重器,只看看就覺提氣吧?"

祁雪峰深以為意地點頭,"若能掌舟長天,縱橫四海,那就此生無憾了!"

曹佾不著痕跡地與潘豐對視一眼,皆有笑意.

"這麼說,白山願意執掌這支艦隊?"

"嗯?"祁雪峰一怔.

什麼意思?

只見曹佾此時臉上半分玩笑欠奉,鄭重地看著祁雪峰.

"你願意執掌這支艦隊,縱橫四海嗎?"

......

"你看你,比某家還急!"卻是潘豐接過了話頭."抽冷子這麼一問,白山不愣才怪!"

轉向祁雪峰,見他還沒反應過來,"咱老潘是個直腸子,也就不繞彎子了."

一指前方.

"船隊有了!"

"航線有了!"

"船員也有了!"

"可是,少一個代替大郎橫游四海的船長."

"你是說......"祁雪峰終于明白了."你是說,讓我來執掌這支艦隊,遠洋海外?"

"對!"

曹,潘二人異口同聲.

"直說吧,起先,大郎是想培養王則海來領導這支船隊.可是,那小子你也看見了,就是個愣頭青."

"再之後,倒是那個沈存中合適.但是,黃河治理在即,沈存中在這個關鍵時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出海的.所以......"

說到這里,曹佾接過話頭,"所以,也就唯有白山賢弟可以勝任了."

"白山知書懂禮,通恪物之學,曉航海之道,對于大郎的那個六分儀也能玩得轉,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

祁雪峰一陣陣發蒙,下意識問道:"這是子浩的意思?那為什麼他自己不親自來說?"

曹佾登時苦笑,"大郎若是張得開這個嘴,我二人也就不當這個說客了."

左右掃看,卻是沒見到唐奕的人影,也不去管他.

"他是真把你當朋友,是不會主動開口至白山于險地的."

潘豐急忙接道:"可是,靠他一個人實在是力不從心.朝中在下一盤大棋,少不得大郎;觀瀾幾大家子人要他拿主意.遠航之舉,實不可再讓大郎分心了."

得,祁雪峰算是聽出來了,這兩人一唱一喝,配合得那叫一個默契.

可是,同時他也聽出來了,唐奕這個布衣卿相也沒那麼好當.

"讓我想想......"

潘豐一見祁雪峰猶豫了,急忙叫道:"還想什麼啊?就是出去溜達一圈兒唄."

曹佾也是語重心長道:"我知你志在功名.無非就是官嘛?這個你放心,只要你答應,這個官我親自去找官家要!"

"對對!"潘豐瞪著眼睛叫喚."這是理所應當,出去了就是代表皇宋,總要師出有名."

祁雪峰無語苦笑,"官不官的,我倒不在意.只是雪峰家中尚有妻兒,我若遠游,那娘倆兒可就......"

......

直到最後,祁雪峰也沒定下來去還是不去,只說回去好好想想.

他確實要好好想想,縱橫四海說起來的確挺拉風,可是真要落到實處,卻是另外一回事.

宋人不進遠海,離了海岸,那片汪洋一切都是未知.

航向大海的盡頭,這話一聽就讓人心生敬畏,祁雪峰又怎麼可能草率而定呢?

......

這些天,唐奕當真是清閑了下來,除了一個憤青王天天以陪使之名在身邊晃悠,其余一切安好.每天就是曬曬太陽,打打麻將,下下棋.

嗯,下棋就算了,至今他和王安石也沒下過一個完整的棋局.

總之,好像之前的那些麻煩真的就扔在了開封,沒有隨之而來一樣.

不過,唐奕不找麻煩,不代表麻煩不來找他.而且,這個麻煩,還是到海州之後惹下的.

王繹那個小心眼兒,參了唐奕一本.

......

說起來,這一本若是放在平時,屁事兒都不當.

別說唐奕現在身為癲王,就算是一席布衣之時,他吵吵兩句天下至圓,又能有什麼?誰要是拿這個說事兒,誰就是找抽.

可惜,現在不同.

汝南王那一窩瘸腿還沒下床呢,滿朝的文官進退惟谷.治癲王,唯恐引火燒身;不治他吧,又說不過去.放下私欲,就算心里那個坎兒也過不去.

于是,王繹這紙奏報算是趕到了點子上.

天下至圓?有悖常倫.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