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胸懷天下(二合一,還更005,006)
g,更新快,無彈窗,!

球帆.

略懂帆船的人都知道,西式的軟帆船正面順風的利用率不高,比硬帆低上不少.但是,軟帆船沒有硬帆受力面積的制約,所以可以做得很大來彌補順風的不足.

為了進一步提高順風航速,又加裝了球帆,那就是船首垂直海面的一塊四角帆.

因為帆面吃風面積大,重心又低,幾乎與船首平齊,所以是提速最明顯的一塊帆.

正面滿風的情況下,若是風力過大,都不敢張滿.因為帆力太大,有時候甚至能把木結構的船拉散架.

中世紀的西方帆船為了追求速度,有的還把球帆裝的比船首還低,壓低了帆船重心,又快又穩.

現在海面上雖然風力適中,但是主帆還沒升,就直接開球帆,船工們自然心有疑問.

這要是......

不過,唐奕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船工也只得照辦.

砰!!

帆繩的扣子一開,船首一面大帆砰的一聲張滿,震得人耳朵發麻.

還沒等大伙兒反應過來,只覺船頭猛然向下一紮,有如脫疆之駒,直接就射了出去.

得虧這是小船,若是大船,只此一下,不說散架,帆繩,桅杆也全得被拉斷不可.

咣當!

不出所料,毫無准備的憤青王一個不穩就載到了地上,摔得王安石是七葷八素,混身都疼.

可是,王介甫這時候已經沒有心思和唐奕較勁了,滿腦子就一個想法:

"怎麼這麼快!?"

船上同樣震驚的,還有曹佾等人.包括祁雪峰,此時也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速度......"

唐奕得意地看了一眼祁雪峰,"還能再快!"

說著一聲令下,船工領命,升滿主桅杆大帆--三角橫帆,反正只要是塊布就都抻平了,船速登時再升一大節兒,達到極限航速.

准確地說,這艘船還不是嚴格意義的軟帆船.因為唐奕不懂行,船工們為了求穩,主桅杆用的還是硬帆,只不過在副桅,前後,又各加了唐奕所設想的三角帆.

所以,不光是船身是四不像,帆也是四不像,是硬帆與軟帆的結合體.

不過,哪成想,歪打正著,就連唐奕自己也不知道,其實後世的帆船發展到現代,最合理的帆力組合,就是硬帆加軟帆的組合.既有硬帆船的操控性,又有軟帆船的受風面積和航速.

只現在這艘實驗用船來看,用後世的單位來看,速度已經達到了十節左右.換算成大宋的里,大概就是每個時辰航行七十余里.

這個速度已經很快了,比福船何止快上一倍.

當然,這還只是正常航速,若是合適的風向和海況,比如現在,速度還能快上將近一倍.

速度與激情,不論古今,男人于速度都有著近乎偏執的狂熱.

除了陸上奔馬,這世間能體驗極致的速度也就只有當下了.此時,船行已穩,有如一支飛箭,在海上突進.

眾人無不聚于船首,腳下飛艦分海破浪,前方海風拂面掠過,幾只鷗雀逐船而飛,久久不散.

此等感受,絕非尋常古人可享.

一直不顯山不漏水的程家兄弟,此時卻是擠到前排.程顥感歎:"這就是唐師要求索四海的利器嗎?"

唐奕笑罵:"怎麼,不夠利嗎?"

"夠......夠!"程顥滿臉喜悅."有此飛艦,航穿四海也屬易事.要是能證明天下是圓的,那就更好了!"

程頤也接話道:"王則海此次出海,必要讓他一路向東航穿天下.要是真能佐證地圓之說,那唐師交代的任務我兄弟也就有把握了."

唐奕笑著搖頭,"想得美!王則海此去,不會航穿四海."

"為什麼?"二程急了.

"地圓之說至關重要,王則海怎可......"

唐奕道:"則海第一趟出航,只求穩妥,不求全功."

"可是......"

"沒什麼可是!"唐奕不容有疑.

二程的心思他懂,但不能急于一時.

"怎麼?"卻是祁雪峰疑惑出聲."這里面有何門道?"

唐奕解釋道:"這一次,我只想讓王則海沿信風東去,再到極南之地,沿海風而回,不打算讓他冒險."

"為何?"

"若真如你我所料,天下至圓,那麼若是再向東行,應該就是大食之境,(那時候不管歐洲,還是西亞,國人都叫大食.)冒然前往,實屬凶險."

祁雪峰點點頭,心中仍有不解,怎麼二程這兩個小兄弟這麼希望證明天下至圓呢?

"你們又不出海,怎麼這麼上心?"

別看程頤比祁雪峰小上不少,可人家是正二八經的進士,自然倨傲.洋洋自得道:"出海對我們不重要,但是出海的結果對我們很重要!"

"哦?"

"少聽他顯擺!"唐奕玩罵一聲.

二程這輩子是改不了了,記得剛入觀瀾的時候,就是這個欠揍的樣子,現在還是時不時地翹尾巴.

唐奕親自給祁雪峰解釋起來.

"你當知我心,要把恪物窮理之說融入儒道."

"我明白了."祁雪峰一點即通."你是要用天下至圓敲開一個破口!?"

"對!"唐奕鄭重點頭.

這船上沒有外人,也就不怕什麼說漏嘴了.

他讓二程改儒,要把求索這個與儒家完全相悖的思維揉進去哪那麼容易.唯有用事實說話,把鐵錚錚的事實拍在那些腐儒的臉上,才有可能打開一個缺口.

祁雪峰沉吟半晌,"那這麼說,'天下至圓’對子浩尤為重要了!"

他和唐奕的理念相合,自然信他之言.

......

可惜,祁雪峰忘了,唐奕也忘了,這船上還有一個和他們不是一伙兒的人物呢.

"你要立說?"憤青王的聲音在唐奕身後響起.

唐奕一怔,轉頭一看,這才想起王安石在船上.

"怎麼,介甫不認同?"

王安石搖頭,"立學證道,人皆可為,就算不認同,但安石不反對."

"況且,聽你等之言,非是考據舊理之腐學,倒與吾之理念甚合,可為佐證."

抬頭看向唐奕,"怎樣,你若有心,可願聽我講學?"

......

啊呸!

唐奕差點一口老痰淬他臉上.

這貨還真是順杆兒就爬啊,怎麼老子到你那只為佐證了?上來就想收編我?這貨也是夠可以的.

倒是忘了,王安石也有一顆做聖人的心.所謂新學,倒還真的與唐奕的求索有點沾邊兒.

之前說過,北宋也是一個"百家爭鳴"的時代.

呃......

好吧,是儒家內部的百家爭鳴,有點本事的大儒都想重解孔孟之道,建立起新的儒家秩序.

這里面,二程,周敦頤成功了,把儒學改的更加操蛋.

王安石屬于沒成功的,被二程給踩了.

簡單來說,自漢代儒學複興以來,大體沿著兩個方向發展:

一個是考據之學;另一個是義理之學.

前者顧名思義,就是不能廢祖忘典,一切都是老祖宗的好,一切都要按老祖宗的來.

後者則由今文經學開啟.今文經學講究"微言大義",比較注重從思想理論角度闡發儒學.

聽上去就是創新,窮理,好像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可惜,它雖開展了義理之學,但因其喜歡借天的名義立說,終于流為讖緯神學.粗俗的說教代替了哲理的論證,濃重的神學氛圍窒息了義理之學.

很不幸,王安石就是新學,也就是義理之學的代表人物.

用唐奕的話說,這就是借老天的名義忽悠人,特麼就是神棍.

新學表面上看和唐奕的求索之學是一回事,可是內地里差了十萬八千里.

而且,更戲劇性的是,現在站在這的程頤,後來就正面懟過憤青王,直言:"介甫之學,大抵支離."

王安石還想收編唐奕,收編二程?

美的你!

唐奕實在拿這可愛的王安石沒辦法,一臉無奈.

"佐證還是算了.不過,哪天你要想通了,想給我當佐證,可以來找我,咱們再聊."

"......"

于是乎,王大神又被無視了.

唐奕轉頭繼續與祁雪峰聊天.

"也不瞞你,大宋改新在即,篡儒是極為重要的一環."

"所以,天下至圓也就尤為重要.只不過,王則海你也看到了,雖然跟了我幾年,可到底還是個年輕人,又有點愣."

"第一次出航就讓他走那麼遠,著實不動心啊,曆練幾年再說吧!"

......

"你要革新!?"

得,王安石又呆不住了.

也許,這就是這人的可愛之處,唐奕不待見他吧,他還不生氣,遇上走心的話題還想摻合進來.

一聽他又插話了,唐奕這回可不淡定了,王大神在改革上的殺傷力可比對立說的威力大得多.

"停,停哈!你當什麼都沒聽見,這事兒你別摻合!"

"你!"

讓唐奕連著懟,泥人尚有三分火氣,何況是王安石?

"一個坐不讀書的瘋王爺,尚可言政,安石為何不可摻言?"

你大爺!

唐奕心說,你沒完了啊?只會這一句是吧?老子可是差點中狀元好不好?

"黑子,把他給我弄船尾去!"

"得勒!"

黑子笑著上前就伸手,倒也不用強.說實話,這個邋遢官兒挺好玩兒的,最起碼這世上可是少有人能讓大郎這般吃癟.

王安石那小身板肯定掙不過黑子,只得乖乖被架走.不過,要是這麼就算了,他也就不是拗人了.

不是不讓我摻言嗎?好,咱自己來,不比你癲王差!

回去之後,憤青王一宿沒睡,奮筆疾書,極盡才華,寫了一道洋洋萬言的奏折,還起了個十分霸氣的名字--《上官家言事書》.

唐奕要是知道因為自己的一頓擠兌,王安石的萬言書提前了一年問世,非得吐血不可.

......

------

當然,這些是後話.

此時的前甲板少了王安石,立時輕松不少.大伙兒吹了一會兒風,祁雪峰又開始研究唐奕的新式帆,其他人則是再次坐到一塊,打麻將的打麻將,吃茶的吃茶.

在京中雖然守著回山這塊寶地,可是心不靜,自然也不得清閑.此時船木淡香,藍海為伙,又有好友知交左右為戲,這才是真正的悠閑,真正的甯靜.

午間,船就停在海上,大伙兒垂鉤海釣,現釣現做,好不愜意.

唐奕玩瘋了,趁著董惜琴不在甲板,三兩下脫的只剩一條襯褲,撲通一聲就跳到了海里.

秋天的海水微涼,卻也不難受,盡情撲騰,盡情游曳.

眾人看得眼熱,也想下水,可是苦于船上還有福康,蕭巧哥等人不好放肆,只得在船上吃味地罵唐奕,罵他是個瘋子,想一出是一出.

而船上年紀最大的三人,曹佾,潘豐,祁雪峰倒是安靜,靜靜地站著,靜靜地看著,看一眾年輕人嬉笑玩鬧,看唐奕游魚入海,自在混然.

"年輕真好啊......"

潘豐不由一聲長歎,甚是羨慕.

曹佾則笑道:"國為兄也不算老."

"嘿!"潘豐訕笑附和."說起來,咱還真不覺得老."

"最起碼在京中的時候,我就覺得我比大郎還年輕."

"這家伙比我心事還重,看上去比我還老!"

"是啊!"曹佾也歎."大郎不容易."

祁雪峰詫異地看著二人,其實他之前只覺得唐奕思維跳脫,與曹國舅和潘國為也只是生意,利益上的往來.現在看來,倒是不然.

別看潘豐年近五十,曹佾也比自己還大一點,近四十歲了,可是與唐奕是真正的兄弟之情.

不然,以他們的身份,卻是說不出這樣的感慨.

此時,船上眾人沒有什麼爵勳之見,貴賤之別,祁雪峰自然而然地問出口.

"子浩不易,來源于范師,陛下的期許?"

曹佾看了祁雪峰一眼,"都不是."

"沒人在奢望他什麼,更沒人向他索取更多."

"那是什麼?"祁雪峰不解."累財之不易?"

"累財不易?哈!"潘豐大笑,與曹國舅對視一眼.

"你知道他有多少錢嗎?累財不易?唐子浩要是累財不易,那這天下就只剩下窮鬼了!"

"呃......"祁雪峰一陣茫然.

他知道唐奕有錢,但還真不知道他有錢到什麼地步.

想來也屬正常,若非知情之人,恐怕沒有人可以知道唐奕的財富到底有多大吧?

祁雪峰依舊不解,卻是曹佾看著唐奕的身影悠然開口:

"他的不容易,你理解不了的......"

"世人只道唐瘋子癲狂奇才也,瘋人隨性爾.卻不知,在其癲狂的面皮之下,裝著的,卻是整個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