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棋品太差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最不願意看到的人,應該就是王安石.

還是那個緣故,唐奕不知道怎麼和這個人相處,不敢靠太近.可是,理性告訴他,這不是一個壞人.

昨天那些話,唐奕雖然是有所期盼,但他還真沒抱太大希望.

拗相公要是讓唐奕一通嘴炮就給罵醒了,那他就不是拗相公了.

此時,王安石就站在街對面,顯然是在等他.還是昨天那副邋遢相兒,目測胸前又多了些油點子,估計是昨天吃飯新添的.

"你來做甚?"

唐奕是一點沒客氣,張嘴就是嫌棄.

而王安石倒還鎮定,"奉知州之命,陪侍癲王殿下!"

日!

唐奕聞之一翻白眼,王繹這老貨還真是個不省心的.

"他讓你來,你就來?你可以不來的."

"是我自己要來的."

"......"

"那到底是他讓你來的,還是你自己要來的?"

"安石上請在先,不過,知州准許,方名正言順.所以,自然是知......"

"停!"

唐奕也是服了這位了.

"即是陪使,那請你別一本老正的,好像誰都欠你錢的樣子.今兒個是出游,跟著可以,少說道理!"

王安石略一皺眉,"我來就是為了道理......"

唐奕腦袋直疼,看來,這位是昨天沒占到便宜,今天非要找補回來.

立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要麼回去,要麼閉嘴,你挑一個."

最後,王安石還是妥協了.在憤青王眼里,還是懂一點點變通的,不跟著怎麼說道理?所以,先去了再說.

......

唐奕最後也是後悔給憤青王這麼一個選擇,就應該直接把他攆回去.

總體來說,這個王安石不但邋遢,無趣,嘴臭,一根筋,而且人品還不怎麼好......

都沒等他和唐奕說"道理",唐奕就有把老王踹下船的沖動了.

上船之後,眾人先是各自悠閑.

曹佾,潘豐等人湊了兩桌麻將,就把桌案支在甲板上,吹著海風,摔著二五八萬,別提多美.

蕭巧哥,君欣卓,福康,外加一個董惜琴,四個女人在後甲板煮茶,溫酒.

出游這種事兒,唐奕是從來不帶仆從使女的,要的就是自己動手的樂趣.

祁雪峰則是圍著船工轉,心思都在那新式三角帆上.其實也沒什麼可看的,出港之後一大段近海,往來的漁船商舟頗多,根本放不開速度,船工只升了半帆.

而唐奕見王安石獨自一人站在一邊挺沒意思的,忽得想起,後世史書上好像說過,拗相公善棋藝,好像下得還不錯.于是,主動邀王安石對弈一局.

壞也就壞在這上面了,唐奕記得王安石善棋不錯,可他忘了,書上還有一句話--

王荊公棋品殊下,與人對局未嘗致思隨手疾應,覺其勢將敗,便斂之曰:"本圖適性忘慮,反苦思勞神,不如且已".

這貨的棋品,簡直讓人無語.

按說,和唐奕還頂著牛呢,你矜持一點啊,怎可暴露天性,受人以柄?

結果,憤青王不負"耿直bog"之名,眼看要輸,立時眼歪嘴斜,呲牙咧嘴地叫嚷:

"苦思之局,勞神,勞神啊!"

隨手一揮,黑白凌亂,登時就下不成了.

唐奕氣的臉都綠了,"你這賴皮,好生無品!"

贏了王安石,也算是值得吹噓的一件事兒吧?特麼就讓他這麼賴過去了.

王安石也非善類,登時面紅耳赤地反擊,"君子之弈,以小見大!汝之棋風,有若豺狼,窮思竭力,對的卻是小人之局,安石不恥也!"

"哈哈哈哈......"

卻是旁邊搓麻將的幾位同時大樂.他們現在倒有些同情王安石.

潘豐一邊打牌,一邊偏頭插話,"你與子浩對弈!?簡直就是找虐!"

"殊不知,他十六歲就殺遍開封,未有敵手."

"晏殊相公與之手談一局,氣的三天沒吃下飯,起誓發願再不與之對弈."

王安石一陣呆愣,還真沒看出來,唐奕是個中高手.

而唐奕也是被這貨氣樂了,"你管我是豺狼,還是虎豹?君子,還是小人?黑貓白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能贏就是好棋."

好吧,唐奕的棋路是出了名的野路子,別說是王這石了,有時候把范師父氣的都想踹他.

說起來,其實唐奕原本也不會下棋,實在是大宋娛樂太少,逼得他學棋娛樂.

只不過,學的是大宋的棋,用的卻是後世的思維.

這個時代下棋,講求的是君子之弈,淡雅之風.事有余地,棋有分寸.

見了唐奕這種野路子的功利下法,哪里適應的了?這貨就是死纏爛打,絕不講分寸,能打死絕不打殘,能吃光覺不留劫.

要是不知道,冷不丁和他來上一盤,非下出一身大汗不可.

......

"以棋見智,以棋見心!"王安石撇著嘴,一本老正."你這棋品,端不可取!"

唐奕眼睛一立,"你這棋品,也不咋的!"

"汝坐不讀書耳,何以言安石?"

噗!!

唐奕一口老血噴出來,和著是個事兒就能用讀書少這句噎回去是吧?

正要發飆,卻是船工過來說,已經出了船多的區域,可以升帆了.

唐奕雖憤憤不平,但也得暫時放下,不與之爭辯.

起身之際,眼珠一轉,行到潘豐等人桌前小聲提醒,"抓緊船梆!"

眾人一怔,幾個意思?不過,以他們對唐奕的了解,八成這貨要使壞,下意識起身,靠到了船梆子上.

賤純禮更絕,一個熊抱,抱著船梆子就不撒手了.

......

唐奕行至船頭與祁雪峰並立,"白山兄不是說這帆慢嗎?且讓你見識一下!"

祁雪峰昨天是說帆力不夠,可是今天上船這麼長時間早就感覺出不同.只是主桅半帆就與硬帆的滿帆速度等若,要是滿帆,絕對慢不了.

下意識攥緊船梆,滿心期待.

"來人!"唐奕適時高叫.

"滿風!升......球帆!!"

"球......球帆?"

船工登時一愣,主帆還未張滿,升球帆?

"讓你升,你就升,哪那麼多事兒!?"

唐奕一臉的壞笑,大聲吆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