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王安石的首敗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是不是傻?"

"噗!"

"噗噗!!"

"噗......"

廳中登時絕倒一片,一言不合就放炮,這是一點都不含糊啊?

曹佾苦笑著看向潘豐,那意思就是:看來,這飯是又吃不消停了.

王繹現在已經開始後悔了.

說白了,他瞧不上唐奕,更多的是因為文人的那股子酸腐氣,加上今天的不愉快.叫王介甫來則是出于一種惡趣味,還真沒有太大的惡意.

讓兩個人吵吵架,拌拌嘴,讓癲王也感受一下王介甫的火力,這算什麼大惡?只不過是文人的傲嬌,老小孩兒一般的賭氣罷了.

可是,哪成想,這個瘋子比傳說中的還暴躁,一言不合就開罵.那事情可就有點無法收拾了,若是傳出去,是他王繹使的壞,讓王介甫與癲王交惡,那別說是他自己,連老子王曾的名聲也要蒙塵.

"呃......癲王."

"你閉嘴!"

唐奕直接把王繹懟了回去,還是盯著王安石不放.

"說,你是不是傻?"

王安石一聽唐奕又重複了一遍,臉色更是陰沉.別看他平時也不少放炮,還動不動就說別人"讀書少",效果和唐奕這句是一樣的.

可是,他也沒說得這麼直白啊?

你特麼才傻!

而唐奕根本就不打算給"憤青王"還嘴的機會.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貨當官兒就是屈才了,應該把他交給馬克思.以王安石的行動力,共產主義事業就全靠他了.

"人有七情六欲,事有陰陽兩面,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和你王介甫一樣,把禁欲當成生活的一部分,你也不能想讓這個人間變成什麼樣兒的,這朗朗乾坤就得一定變成什麼樣兒的."

"人情,事故,以德唯尊當然好.可是別忘了,利己,物欲也是人情事故的一部分.事以從權,孤而思眾,這是我的老師用失敗換回來的教訓!"

說到這里,唐奕停頓了一下,誠肯地看著王安石.也許是現在的王安石也只有三十多歲,比唐奕大不子多少,更能讓唐奕產生出說一些心里話的沖動.

"王介甫,你不是凡人."

"將來有一天,登堂入室也非難事.希望到了那時你能跳出來看看身邊,不是誰都能理解《傷仲永》隱藏的暗喻,也不是誰都適用這則警世名篇,更不是誰都是觀文自醒的聖人!"

"言盡于此,與君共勉!"

說完這句,唐奕再沒留下的心情,起身離去,只留給廳中眾人一個無比拉風的背影.

......

一屋子人頓時都傻眼了,說心里話,大伙兒都沒聽明白唐奕說的是什麼.

怎麼開始還一副"挽袖子就上"的姿態,說著說著,就成這個樣子了?

而王安石......

好吧,憤青王,大神王.

真是日了狗了!

讓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一頓教育,憤青王能舒服嗎?而且,偏偏這中間他一句話都沒插上.強辯無敵,一言不合就給別人扣帽子的大神王哪受過這等委屈?

偏偏這還不算完.

王繹略有犯賤的聲音適時傳來,唐奕這些話雖是云里霧里,但卻說到王繹心坎兒里去了.可算有人說句公道話了.

"介甫博覽故典,當識兼聽則明之理啊!".

氣得王安石差點沒掀桌子,落井下石的家伙!

眼睛一立,"公坐不讀書耳,何以言安石?"

你大爺!

王繹登時無語,你才坐不讀書!你全家都坐不讀書!

.....

--------

這頓飯,唐奕是跑了,可是苦了曹佾和潘豐,好好的一個接風宴請,最後卻成了知州和通判的嘴炮大戰,二人是忍著煩悶吃完的飯.

王繹更是氣結,本來是算計一道唐奕,結果,唐奕裝完就跑,把王介甫留下了.當真是偷雞不成失把米,倒讓這個邋遢大王氣得個半死.

......

--------

第二天一早,風和日朗.

唐奕剛起來,就被告知祁雪峰已經等在外面了.這才想起,答應了祁雪峰今天帶他去試一試新式帆船.

這自無不可,本來現在來海州也沒什麼必辦之事,來這兒本身就是一種放松.

遠洋船隊的出海時機也不是現在,原定計劃要來年開春方可成行.

稍有海洋知識的人都知道,其實橫度太平洋到達美洲在氣候上並非什麼難事,北半球的信風帶長年刮的是西南風.

所以,唐奕設計的路線是這樣的,開春船隊由海洲出發,先到達東瀛,沿東瀛海岸線以東入太平洋,之後一路順風順水,一兩個月就應該能看到阿留申群島.

阿留申就像是美洲大陸伸進太平洋的一支玉臂,沿著阿留申繼續向東,就算是進入美洲大陸的懷抱了.入秋之前,抵達後世的阿拉斯加,應該不難.

到了這個時候,那塊富饒的處女地將展現在漢人面前,那上面的諸多寶藏,甚至會徹底改變大宋的生活方式.

玉米,土豆,辣椒,西紅柿......

還有橡膠,取之不盡的黃金,足夠唐奕買斷全世界的白銀.

總之,信風帶會把大宋艦隊帶到美洲,唐奕只要避開嚴冬就可以了.

至于熱帶風暴,那是船工們的事情,不在唐奕的考慮范圍之內.

一直到來年開春,是王則海他們熟悉新船,試航准備的時間,而唐奕則有大把的光陰來浪費.

既然祁雪峰已經來了,唐奕登時也是精神百倍,對君欣卓道:"你也別管我了,去把巧哥和福康都叫上,爺帶你們去吹海風!"

君欣卓欣然點頭,唐奕能放下朝中的那些瑣事,她自然開心,滿心歡喜地去找巧哥和福康了.

"對了!"

"把宋楷,曹老二,潘國為他們都叫上,!咱們就當是海上郊游了!"

......

唐奕干脆也不洗了,套好衣袍,直接去了廚房.親自吩咐廚下備些方便外帶的吃食,又讓仆役帶了麻將,軍棋,象棋,酒水果品.

經他這麼一攪和,整個驛館都熱烈了起來.到海州的第一件事兒就是玩兒,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等一切准備妥當,十幾號人浩浩蕩蕩地出了驛館正門.每個人都是滿心歡喜,唐奕更是春光滿面,心懷大暢.

可是,出門抬眼一望,登時有如兜頭一瓢涼水,澆了個透心涼.

日!

"王介甫?你來做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