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唐奕最討厭的文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差頭兒暗自腹誹,王知州真是個妙人,竟能想出這麼一個餿主意,讓王通判去整治唐瘋子. 更新最快

忍不住搖頭偷笑:"這讀書人的花花腸子就是多,虧他想得出來!"

再一想起那個人間極品"王通判",差頭兒又忍不住混身一個激靈,這下有熱鬧看了.

倒不是王知州和王通判相交莫逆,王通判聽說王知州受了委屈,必定要為他出頭討回一個公道.

事實上,王知州和王通判的關系......

還關系?兩人就差沒抱著對方的孩子跳井了.

好吧,事實上的事實上是,海州衙門口兒里有一頭算一頭,都恨不得抱著王通判的孩子跳井.

這王通判就是一人間極品!

才華,能力皆是一品,這一點無人不服,無人不敬.

可那一身賣相,再加上那副臭脾氣,就算是再厲害的人物也招人煩啊!

此人極為強勢,一年前,剛調任海州通判的第一天,就給王繹來了個下馬威,跟知州來了個正面硬剛.神奇的是,王知州還沒犟過他.

再後來,衙門里上到知州,下到捕快小吏,都見識了這位王通判的厲害.他吩咐的事兒,辦差一點都不行,甚至換個樣兒辦也不行,非得是按他的來,才算了事.

這一年,他不光管著海州刑名,田務海事,民生朝奏這貨都要插手.也是奇了怪了,樣樣辦的都不差,樣樣兒都成績卓然,王知州就算想挑毛病都挑不出來.

可是,你就算再有能力,也沒你這麼辦事兒的啊?功勞都是你一個人的,別人都喝西北風去?

所以,王通判在海州的人緣兒是差到了極點.若非公務必要,府衙上下和這貨多說一句都嫌費舌頭.

總結來說,這位就是脾氣臭,口才好,學問大,人緣差!

本來,今天來接癲王殿下,連叫都沒叫他,晚上的宴請也沒他的份兒.

可是現在......

就癲王這個行事作風,王通判是肯定看不慣的,不當宴開懟,都對不起王知州的一片苦心.

......

唐奕當然還不知道王繹給他找來了一個極品.

他現在在碼頭上左右四顧找了半天,最後一問才知道,人都走了,就把他給扔下了.

無語地瞪了一眼祁雪峰,"都怪你,這回可好,腿兒回去吧!"

祁雪峰也有點兒不好意思,局促地搓著後頸,"一時觀船心切,忘了."

"忘了......"

唐奕也是服氣,無法,悻悻然地出了船廠.

得!曹佾也是夠絕的,不就是贏了你幾個小錢嗎?連輛車都沒給唐奕留下,只得和祁雪峰一路走回了館驛.

剛到住處,說是知州帶著府衙的人已經走了,人員住宿也已經安排妥當.

還沒等他找曹國舅算帳,君欣卓就忙不迭地擺弄他洗漱更衣.說是州府一會兒有接風宴請.

像這種一幫人假模假式地坐一塊相面,吃也吃不好,聊也聊不透的場面活兒,唐奕一般是不去的.可是,對那個王知州剛才就怠慢了,要是不去,興許就把人得罪了.唐奕一琢磨,還是算了,去一趟吧.

赴宴倒不用所有人一起出動,只有唐奕,曹佾和潘豐.本來小宗麒做為皇子也當出席,可是他還太小,唐奕不想他那麼一丁點兒就去受罪,便沒讓他去.

地點就設在府衙之內,出得館驛,府衙的使吏已經等在那里,一路指引,把唐奕等人帶到府衙.

雖然來過幾次海州,但是府衙唐奕還是第一次來.頗感意外的是,海州府衙還不小,比開封府還要稍大一些.至于氣派程度,那就沒法和開封府比了.

總之,占地確實不小,一應設施齊全,甚至有專門用來宴請使官,眾吏的宴廳.

等唐奕到達之時,菜肴美酒早就齊備,廳外往來的使女,歌姬也不算少,想來宴中還有歌舞助興.

只不過,唐奕到了之後,等了半天,正主兒卻還沒出來.

曹佾,潘豐不由苦笑,這個王繹別看是名相之後,可心眼兒卻真是不大,癲王擺了他一道,沒轉天兒就要還回來.

對此,唐奕還真沒覺得什麼,因為牆上掛著一幅字吸引了他的注意.也不是喜歡那字,而是,那幅字是

《傷仲永》.

唐奕膩歪地看著這副字,心道,誰沒事兒閑的,把這破文章掛這兒了?

熟悉唐奕的都知道,他和這篇作文有"仇".

當年,就因為這個作文,惹得范仲淹草木皆兵,差點沒把唐奕逼得跳井,就差沒拿小鞭子抽著他做學問了,生怕他成了下一個方仲永.

回頭兒跟曹佾撇嘴道:"一會兒讓他們把這破玩意摘了,看見它我就吃不下飯!"

"哦?癲王殿下不喜歡這字就要摘了,那要是殿下不喜歡這府衙,是不是老夫也得拆了?"

不等曹佾說話,卻是後廳的王繹邁步而出,出言搭話.

......

王繹也是很有分寸的人,只讓唐奕等了一刻多鍾,稍表不平,也就不拿架子,出來見人了.

只是,一出來就聽見唐奕在那兒放嘴炮,一時沒忍住,頂了回去.

曹佾一看氣份不對,急忙上前圓場引薦.

倒不是怕了這個王繹,不過是覺得,到海州第一天就和知州干起來,有點不太好.

唐奕雖然心里納悶兒,這位火氣不小啊?可一聽是王繹,頓時心里也就放下了,依禮待之.許是把他對王曾的好感和敬仰,轉到了他兒子身上吧?

可惜,王繹卻不想這麼就算了.見了禮,主賓落坐,立時又把話頭兒牽了回來.

"癲王殿下不喜歡這字?"

還不熟,唐奕也沒法吐槽,只是委婉道:"字是極好,只是文章嘛......"

"于別人是警文,于奕卻有一些舊日往事讓人不快."

"哦?"王繹一挑眉毛,玩味笑道."這是本州通判親筆所書之警世之文.掛在此處,意在讓官吏,使臣饈食醉飲,安逸享樂之時,抬眼望去,不忘本心呢."

"不想癲王殿下如此不喜,倒是值得斟酌了."

唐奕聞一言皺眉,火藥味兒有點重啊?

俗話說,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到了唐奕這里,有一沒二.

一次,我忍了;兩次,就過份了吧?

本來就不是好脾氣的主兒,就算老子有錯在先,你有一說一,哪的癤子往哪貼膏藥,這陰陽怪氣的說給誰聽呢?

一股火氣直往上躥,"我說不好,那是我的事兒,不用王知州扣帽子."

不等王繹回頂,"哦?"廳外一聲朗朗之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倒要聽聽,哪里不好!?"

"嚯!?"

唐奕不自覺地往後稍了一步.

味兒有點大!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