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氣冒煙兒的王繹
g,更新快,無彈窗,!

虧得王繹沒看到這一幕,否則非得氣死不可,我在這兒等了一天,你們卻在那兒還要再戰八圈兒?

"國舅爺!"仆役一聲哀鳴. 更新最快"不能再打了,已經到地方了!"

"嗯?到地方了嗎?"曹佾一怔."這麼快!?"

悻悻然地把麻將牌一推,"不打了,不打了!想那王恪之怕是等得心煩了."

"王恪之?"唐奕也把麻將一推,倒是很好奇這個名字."這是誰?"

潘豐大笑,"王恪之你不知是誰?他父親大郎卻是一定知道的,乃王文正公,王孝先!"

"哦!"唐奕恍然大悟,登時來了精神.原來是王曾的兒子,那來頭倒真還不小.

王曾這個名字在後世可能不太被人所熟知,但是放在當下的大宋朝,那絕對是響當當的牛人.

因為他是與寇准,范仲淹齊名,是"斗士"那個級別的神人.

寇准就不用說了,那是個用一生去戰斗的勇士.

有時候,唐奕都不由得去想,寇神是不是也是穿越來的,整個一渾不吝.

范仲淹就更不用說了,這一輩子就是斗奸臣,謀強宋.而且,劉太後如日中天眼瞅就要走上武的舊路之時,范仲淹打響了倒劉的第一槍.

這兩位這麼牛,那王曾呢?

呵呵,王孝先比這倆位還猛.

他這一生斗倒過三位權臣奸相王欽若,丁謂和呂夷簡.

這三個人里,有范仲淹都沒招兒治的主兒,也有寇准都低頭服軟的大牛.

甚至可以說,要是沒王曾,沒等范仲淹成氣候,發揮威力,劉娥就已經讓趙禎靠邊站了,他是第一個在劉太後完美夢想中敲出一絲裂縫的人.

當年真宗駕崩後,王曾奉命入殿起草遺詔:

"以明肅皇後輔立皇太子,權(代理)聽斷軍國大事."

宰執丁謂偏向劉後,讓王曾去掉"權"字.

王曾說什麼也不干,堅持這個"權"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這個"權"和沒這個權,差別得有多大.

後來,趙禎即位,王曾出任禮部侍郎,朝臣政議"權聽斷軍國事"的劉太後上朝儀典時,丁謂又起了幺蛾子,想弱化趙禎的存在.上諫讓趙禎只逢初一,十五來露個臉兒就得了,其它的時候就聽劉太後的足已.

又是王曾極力反對,一直戰斗到丁謂倒台,終獲大勝.

所以說,要真論起來,范仲淹只是接了王曾的班兒.

可惜,王曾死的有點早,元寶元年病逝,至今已經將近二十年了,唐奕倒是沒有機會領略王文正公的風采了.

然而,賢相隕落,其名尤在.

大宋朝從未忘記這位名相,趙禎對于有恩于他的王曾更是從未忘記.前兩年,剛剛禦賜王曾碑篆,名曰'旌賢之碑’,並改其鄉為"旌賢鄉".

唐奕倒真不知道,原來海州知州就是王曾之子,登時來了興致.

"不打了,不打了!"

"走,下船見一見這位王恪之."

與曹佾,潘豐等人出了艙,轉過走廊,卻是聽見宋楷艙里還在"五條","六萬"的摔著麻將牌.

頓時一陣無語地推門而入,"怎麼還玩兒呢?別打了,別打了,到地方了!"

宋楷,范純禮,祁雪峰和程頤四人玩得正嗨,哪肯就此罷手,"打完這一把......"

唐奕沒招兒了,干脆用強,上去就是一掃,把牌局攪亂.

拉起祁雪峰就往外走,"我說,你都這麼大歲數了,和他們也能玩到一塊兒去?"

"走走走,帶你去看看我造的大船,就在倉外!"

"哎呀,你別拉我嘛!"

祁雪峰也有點不好意思,這幾天打麻將都打瘋了,這個時代娛樂本來就少,少了風月嬌娘之趣的船上,那就更閑得慌,這個麻將......

好吧,別說是宋朝了,就是在後世,那也是極為魔性的一種娛樂.

"我自幼在海州長大,什麼樣的大船......"

......

祁雪峰卡住了,再難說出半個字來.

一出艙中,還沒踏上甲板,只覺眼前一暗,晴朗湛藍的天空只余頭頂一線.

"這......"

"這是什麼東西!?"

祁雪峰只見左右兩旁烏黑一片,比他們所乘之舟足足大出好幾倍的巨大海船遮天蔽日,腳下的江船和這比起來,簡直就是小舢板.

"這就是你說的大海船?"祁雪峰面色潮紅,一把拉過唐奕.

這下,又換成是他拽著唐奕了.

"快與某上船一觀!"

......

王繹在碼頭上又等了半天,好不容易見艙中有人魚貫而出,看裝扮就知道,那個什麼癲王終于是出來了.

剛松了口氣,還沒等怎麼著,就見一個"瘋文生"拉著其中一青年就往船下跑.

王繹不由微微皺眉,"成何體統?"

眼看那兩人下了船就跟自己擦身而過,連多看他一眼都欠奉.王繹更是來氣,心道,這個癲王身邊怎麼盡是些瘋癲之人?

這時,船上的人也都下來了.雖有不原,但王繹還是迎了上去.

為首的國舅曹景休,王繹還是認識的,早年在京中為官時見過.不過,人家是皇親國威,又是功勳之後,卻是沒有機會攀談.

這次倒是有機會了.

上前一禮,"海州知州王繹,見過曹國舅."

曹佾急忙虛扶一計,"王知州毋須多禮,倒是我等晚至,讓知州久候了."

王繹對曹佾的印象倒不錯,謙遜禮讓,不愧是將門大家出身.

"國舅客氣,這是繹份內之事."

當下,曹佾也不絮叨,為王繹一一引薦.

其他人倒不用介紹,"這是皇長子癲下,此次隨師出巡."

王繹了然,趙禎讓皇長子拜癲王為師的事兒旨意里提到了.

別看趙宗麒才不到六歲,屁事不懂,但是身份在那里擺著,做樣子也得做.此時,曹佾又轉向趙宗麒,"這位海州知州王繹,王恪之."

"就是你父皇常提起的那位王文正公的後人呢."

這句本來就是給王繹聽的,意思就是,陛下從來沒忘記王文正公.

可惜,麒兒哪知道這些,稚氣未脫的一歪小腦袋:"哪個yi"

"是舅父,曹佾的佾嗎?"

曹佾立時尷尬地干笑兩聲,"呃,不是."

"那就是師父,唐奕的奕嘍?"

......

王繹聽得臉都綠了,這倒黴孩子,故意的吧?

為解尷尬,王知州只得干咳兩聲,轉移話題道:"這個......"

"怎不見癲王殿下?"

呃......

這回到曹佾尷尬了.

"癲王殿下......"一指正登上大船的兩個身影.

"那就是癲王殿下!"

王繹眼前一黑,差點沒端住罵出了聲兒.

"氣煞我也!!"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