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太過刻意
g,更新快,無彈窗,!

"陳志揚!!"唐奕暴跳如雷. 更新最快

可是,偏有那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主兒.

曹佾哈哈大笑,"沒事兒,沒事兒,花秀才來了也住得下,某這就給你安排上等住處!"

秀才大喜,抱手謝過曹佾,"還是曹大哥疼咱."

曹佾也不廢話,根本不給唐奕說話的機會,還真是頗有幾分"大哥"風范地安排起來.

"暫時人口多,大伙兒擠一擠將就一下.

正好君欣卓等人聽到了董惜琴的動靜,迎出了艙.曹佾便對君欣卓道:"你師兄一家來了,君娘子且委屈一下,與福康公主同室可好?"

君欣卓欣然點頭,"自無不可."

福康也是高興,拉著君欣卓,"快走,妹妹來幫姐姐騰房."

"且慢."曹佾叫信二人,轉向蕭巧哥.

"巧哥姑娘也要委屈一下,你看......"

蕭巧哥正為福康和君姐姐一起,少了自己而煩心,一聽曹佾的意思讓自己給秀才讓出一間,哪有不肯的道理.

歡快應下,三人立時下艙,去搬東西了.

曹佾滿意地看向秀才,"你看,你的地方也有了."

......

"不是,你等會兒!"唐奕不干了.

瞪著眼珠子,"為毛都安排的上層好倉?"

曹佾無良地一攤手,"下層沒地方了啊!?"

"那我呢?"唐奕呆傻地指著自己."下面沒地方,老子還沒地方呢!"

"哈哈哈哈......"

眾人無不大笑,曹國舅這就是故意的.

而曹佾是一點都不慌,靠到唐奕身前,"福康那間是大艙,睡四個人也不是問題."

"滾!!"

剛罵走曹佾,辜胖子又靠了上來,"別說兄弟不仗義."

偷偷摸摸又從懷里掏出一個瓷瓶,"好東西,晚上用!"

唐奕眼前一黑,"老子行!"

......

晚飯過後,唐奕沒地方去了,叫曹覺喝酒,曹覺不干,還拉走了秀才.

又去找宋楷賞月,宋楷也不干,跟著賤純禮一同加入了曹覺的局.

無法,唐奕又只能在甲板上吹冷風.

曹佾閑著沒事兒,又湊了上來.

"怎麼不回艙?"

唐奕橫了他一眼,賭氣沒說話.

曹佾只得干笑兩聲,"其實,也沒什麼."

在曹佾看來,唐奕還真不用這麼端著.

趙禎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讓福康跟著唐奕出來,有些事情就等于是默許了.至于賜婚,也只不過是現在風頭正盛,等過了這一段,必是水到渠成.

他直入主題,唐奕也不是磨嘰的人.現在只他二人在此,唐奕覺得,有些話還是說開了的好.

"其實,你也沒這個必要"

曹佾一怔,"你......"

唐奕冷哼一聲:"你當我傻啊?什麼都看不出來是吧?"

"我覺得,你明天就可以下船,回去和陛下說了.就說,他老人家越是這樣兒,唐奕就越不好意思了."

"呵......"

曹佾尷尬地干笑一聲,繞著彎子道:"你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唉!"

唐奕悠然一歎,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

"太刻意了......"

"......"

曹佾一怔,終于拋開幻想,當真是唐奕什麼都猜到了.

再沒了掩飾下去的必要,局促開口,"我就說我干不了這活兒,都相處了這麼多年了,誰不了解誰啊?"

見唐奕還是默不出聲兒,只得又道:"你是怎麼猜到的?"

......

"其實,從那幾天你和潘豐連著找我喝了好幾天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啊?"曹佾有點不信."有這麼明顯?"

唐奕輕蔑地橫了他一眼,"再怎麼說,你也是陛下的小舅子.在我與陛下關系尚未緩和之前就急著來幫我搖旗吶喊,你也太把我當回事兒了."

"呃......"曹佾一窘."那潘國為你怎麼不懷疑?"

"他和你不一樣!"唐奕直視曹佾."他是什麼直腸子,你又是多麼冷靜慎思的人."

"那麼急著站出來,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陛下讓你來的."

曹佾再次干笑,"陛下是怕你多想,讓我去可不是別的意思,而是真心去給你站台."

"那現在呢?"

唐奕再問一聲,曹佾卻是再也說不下去了.

"這麼急著撮合我和福康,也是怕我多想?"

......

"陛下......"曹佾一陣支吾."陛下只是想成全你們."

唐奕無語地搖頭,"恐怕是擔心我與他不是一心吧?"

"子浩!!"曹佾急了.

"陛下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清楚嗎?怎可如此揣測?"

唐奕再次搖頭,並不認同曹國舅的蒼白辯駁.

"于個人,陛下待我如子,確實是絕對信任的."

"可是,于國......"

唐奕頓了一頓,"他是大宋天家,有些事,不得不想."

這也是唐奕剛剛才想明白的事情,或者說,這也是趙禎矛盾的地方.

大宋離不開唐奕,這是第一;趙禎做為長輩也信任唐奕,這是第二.

可是,趙禎不光是唐奕的長輩,他同時也是這個國家的掌舵人.理智不允許他把這麼大的信任交給唐奕,理智也不允許這樣一個功高震主的人物存在.

大宋的曆史也告訴趙禎,不能任由唐奕這般野蠻生長.

太祖的天下是怎麼來的?就是信任和野心的滋長才有了皇宋天下.

太宗又是怎麼行的金匱之盟?一樣也是信任和野心的滋長,成就了太宗一脈的九世君臨.

再往遠一點說,唐時郭子儀手奉兩京還天子,功大不大?值不值得信任?結果又如何?不一樣也得收權.

......

如今的趙禎就是活在這種矛盾之中.

大前提是,還要用唐奕.左右為難之下,既不能聽之任之,又不能傷了唐奕的心,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做出看似不合情理的事情.

"子浩!"

曹佾此時也沒什麼可隱瞞的了,"你要理解陛下."

"我理解......"

唐奕淡然回道.

"可是,福康不能做籌碼."

說完,再不理會曹國舅,轉身回艙.

"娘子們......我又來了!"

進到福康艙中,唐奕又是這句賤賤的開場白.

可是,一看見三人都愣愣地看著自己,唐奕還真不知道干嘛了.

訕笑道:"沒地方睡了,只能求娘子們收留了."

三人也是無奈,趕出去是不行的,可是,這可怎麼"睡"啊?

唐奕也有點尷尬,局促打趣道:"看看,咱們四個都夠湊一桌麻將了."

"麻將?"蕭巧哥一疑."那是何物?"

"呃......"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