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滅了金五部
g,更新快,無彈窗,!

到了泗州,那麼離入淮河也就不遠了. 更新最快只要順江而下,出海北上兩三百里,即是海州治下.

大船彙合黑子的小船,也只在泗州稍做停靠,補充一些物資,然後即刻離港,不出半日,就進了淮河水系.

此時,唐奕站在船頭,迎著朗朗秋風,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眾人各自悠閑,享受著淮河風光.

唐奕也在享受這份美景.

時值盛秋,淮河兩岸谷穗金黃,稻米飄香.數不清的村莊,鎮集沿江而聚.只在船上,就隨處可見收獲的農戶操著下江方言點綴岸旁歡快,滿足,安樂.

......

江,淮,江是長江,淮即淮河.

江淮,指的就是兩江頰佑的這片土地.此間,湖泊星布,河網如織.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使得江淮之名成了富庶,豐饒的代名詞.

古人云:天下稅賦仰仗江淮.

從唐時起,在此設立江南道,曆唐宋元明清幾代風云,江淮一直都是天下富庶之所在.

......

"只有到了這里,滿眼都是盛世榮姿,入目皆是欣欣向榮,才能體會大郎十年奮進的苦心啊!"

不知何時,曹佾已經站到了唐奕身邊.

"就應該讓那些朝臣們來看看,只有看過了才知道,陛下與大郎守護的是'民’!"

"而他們心里,就只剩下'官’了."

聽著曹國舅的誇贊,唐奕臉上不見半分喜色,略有幾分憂慮地道:"你看到的是繁榮,而我.看到的,卻是餓殍遍野的人間煉獄!"

"嗯?"曹佾一愣,好端端的,玩什麼深沉?

"什麼意思?"

唐奕面容不改,"還記得多年前,我于觀瀾上過的一節戰略課嗎?"

曹佾聞之,搜腸刮肚地回想起來,"好像是有一次提到過江淮,我想想......"

唐奕不用他想,直接悠悠道來.

"那次我問,若北方蠻族入侵占領北方,當如何防禦?"

"我想起來了."曹佾猛然一震,某段記憶漸漸清晰."你與狄帥皆言,掘開黃河,改道入淮."

唐奕苦笑一聲,"沒錯.如此一來,江淮千里沃土即成泥澤,哪還有什麼盛世容姿,欣欣向榮?"

曹佾聞之,徹底無語,"你這不就是杞人憂天嘛?"

"那只是一個設想,大遼可沒那個本事打到淮河邊."

......

曹佾拍了拍唐奕的肩膀,"你這段時間是不是操心太多了?卻是要好好歇歇了!放心吧,大遼內部亂象已生.再說了,燕云可是你親手拿回來的,更不怕北蠻南下."

一個設想嗎?只有唐奕知道,那是真實發生的曆史.

不錯,他是拿回了燕云,有此為屏障,原本的曆史不一定會重演.

可是,大遼是沒什麼能力南擾了,但是金呢?蒙元呢?

一只東北虎,一匹草原狼,燕云擋得住嗎?

不保險!

"仙長....."唐奕轉身看向曹佾.

而曹佾一聽,登時蛋疼地一皺眉頭,"什麼仙長不仙長的,怎麼又提起這個茬兒了?"

唐奕不理,"仙長覺得,是燕云保險,還是死人保險?"

不等曹佾作答,唐奕已經有了答案.

"當然是死人!所以......"

"得想辦法滅了五國部啊!"

"關金五部什麼事兒?"曹佾聲調都變了."那就是一幫連褲子都穿不上的野人."

所謂的金五國部,就是後世的東北三省.金人和後金也就是滿清的發源地.

別看再過幾十年,銅錢兒頭,鼠尾辮兒的大金鐵騎很牛叉,可是現在,五國部可是真真正正的蠻荒之地,未開化之所,還保留著原始部族的生活習俗.

曹佾對那幫披張獸皮,恨不得漏著腚就出來的"野人"並不陌生.因為大宋在大遼所設的兩個殖民城市之一的遼河口,主要做的就是和這幫野人的藥材,皮貨生意.

說實話,曹佾對這幫五國部的金蠻也沒什麼好印象,若是用一個字來形容這幫野人,那就是狠.

兩個字又野,又狠.

三個字又野,又狠,還愣.

名義上,五國部是大遼治下,可是到了過不下去的時候,連大遼的城鎮這幫蠻子也不放過,搶!

說搶就搶,更別說宋人了.

遼河口設城之後,平時交易上的紛爭就不提了,還發生過多起搶劫宋商,殺人越貨的事情.

甚至有一次,一個百多人的部落出了幾十個壯丁就敢攻城.想要把整個遼河口鎮集都給搶了,你就說愣不愣吧?

不過,縱使如此,唐奕也不用這麼大怨念吧,要滅了五國部?

"不至于吧?"曹佾疑道."這得多大仇啊?"

"呃....."

唐奕還真沒法解釋了,索性嘴一撇,眼一橫:

"老子就看他們不爽,行不行?"

"行."曹佾一臉的見鬼,這個理由,夠充分.

曹佾正在納悶兒,卻發現船停了.

"船怎麼停了?"

急忙叫來船工,一問才知道,跟在後面的小船傳信說要停船.沒辦法,大船只得就近在一村埠停靠.

唐奕也是納悶兒,沒多一會兒,卻是黑子懷里抱著娃,後面跟著董惜琴,屁顛屁顛兒地從小船上下來,要上大船.

唐奕一看,臉都綠了,堵在跳板上不讓他上船.

"你特麼來干什麼?回你的船上去!"

黑子讓唐奕罵的有點兒懵,心說,俺也沒招你,罵啥人啊?

"沒你地方,滾回去!"

"噗......"

一船的人都噴了,這才知道唐奕為什麼不讓黑子上船.

和著,唐奕到現在還沒個落步的地方,再來這一家子.....

黑子看大伙兒笑得猥瑣,更是迷糊.可是,人都到這兒了,再回去卻是心有不甘.

只得嬉皮笑臉地看著唐奕道:"那船上一幫大老爺們兒,就你惜琴嫂子一個婦道人家,多有不便."

日!

唐奕暗罵一聲,看向董惜琴,卻是沒法再攔了,只得極不情願地把這一家三口讓上了船.

正在琢磨怎麼安排,稍一分神,一個人影從身邊閃過......

等唐奕反應過來,登時一聲哀嚎:"你又來湊什麼熱鬧?真特麼沒地方了!"

秀才聞聲,一臉無賴:

"怎地?你們在一塊吃香的喝辣的,就把老子一人扔在外面,忍心嗎?"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