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是不是不行啊(還更002)
g,更新快,無彈窗,!

眾人還在感歎唐奕馭妻有術,不想那邊又有了動靜. 更新最快

吱嘎......

艙門開啟之聲傳來,大伙兒一怔,什麼情況?唐奕走了?

不對啊,都夫君,娘子了,都立家教了,都八目相對了,鬧了半天,就是一頓嘴炮?正戲還沒上呢?你別這就完了啊?

還好還好,沒一會兒,唐奕回來了.

先是一陣腳步,吱嘎,又是一聲門音.

眾人稍有安心,唐奕去而複返,吃瓜群眾覺得理所應當,但君欣卓三人有點不明白.

看樣子,唐奕好像是去了廚房,因為手里多了幾片生姜.

交到福康手中,"貼一片在肚臍,可以緩解暈船."

福康接過,心中登時暖暖的,心道,他卻是一直在想著呢.

見她接過,唐奕又柔聲吩咐君欣卓.

"記得,一會兒你幫她貼上,我腦袋漲得很,就不打擾你們姐妹聊天了."

說著,就往出走.

"大郎!"

君欣卓起身叫住他,"那你今晚......"說到一半,君欣卓略有羞澀.

"睡哪兒啊?"

睡哪兒?

所有人都來了精神,正戲終于來了,磨嘰了一萬字,可算到關鍵的地方了.

......

唯獨唐奕淡然一笑,"想來你們今晚就睡在君姐姐這兒了,我去蕭巧哥房里將就一晚."

蕭巧哥聞聲,立時起身,"不要."

"這麼晚了,我還是回房去了,你還是在君姐姐這里'將就’吧."

福康聞之,也隨之站了起來,"我也回房去了."

"別!"唐奕一擺手."你們可別客氣!"

"爺我守身如玉十來年,眼看著意志越來越薄弱,不定什麼時候可就真獸性大發了,你們可別害我."

說著,又環指四周,"這破船,打個噴嚏恨不得水下的蝦米都能聽得見尾音,我可不想犯錯誤的時候一堆人聽著."

說著,推門出艙,"你們三個擠一擠吧,我走了."

......

唐奕消失在門外,留下三個怔怔的女人,還有一眾呆傻的損友.

福康終于發現了問題的關鍵,吃驚地看著君欣卓和蕭巧哥.

"守身如玉?你們......"

"你們和他......"

而某些人也是第一次聽說,原來是這麼個事兒!

一臉的見鬼.

曹佾早就知道唐奕與君欣卓,蕭巧哥沒有同房,所以才使了回壞,安排了這麼一出,看看他到底忍不忍得住.

可是現在,唯有暗豎母指了.

你牛!

唐奕要平娶,這是他的堅持,他也確實做到了平娶應該做到的責任.無媒無聘就同房,那是妾,是通房丫頭.

這才叫男人!

......

啊呸!!

這話要是讓唐奕聽見,非淬曹國舅一臉.唐奕是在乎禮法這些爛事兒的人嗎?你情我願,我管你婚前還是婚後?

不過,不在乎儒家那套禮教,唐奕卻要在乎世俗人倫.

他也不是怕別的,他是怕弄出了事兒不好收場.

這個時代,最操蛋的是避孕,沒一個靠譜的方法能有效的阻止生育.

青樓里常用的倒是有,但是不能保證沒有副作用的情況下,唐奕怎麼會用在她們身上?

那此一來,萬一哪一槍打的准,真的有了小唐奕,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不娶,在這個大環境之下,孩兒他娘要麼就是鐵定做妾,要麼就是沒法立于世間.

娶?在趙禎沒有明確下旨讓他三個一起娶之前,娶一個就等于拋棄了另外兩個.唐奕敢娶嗎?

所以,曹國舅也是太高估禮教在唐奕心中的分量了.

至于別人,此時卻是另一番計較.

宋楷看看賤純禮,"十年啊!這孫子怎麼忍得住?他不會是喜歡男人吧?"

賤純禮一臉的嫌棄,"你那是腦子嗎?喜歡男人會非得娶三個嗎?"

"我看是......"

......

辜胖子則是直接坐了起來,"他娘的,還以為真能三個一起辦了.倒了什麼都沒干,你特麼不會是不行吧?

"嗯."辜胖子篤定地暗自點頭."肯定是不行!"

"要是守著那三個嬌娘你還把持得住,胖爺給你端洗腳水."

......

這一夜,誰都沒睡好.能睡好嗎?這都後半夜了.

第二天臨近中午,眼看就要到泗州了,大伙兒才起床出艙.

而辜胖子見到唐奕的第一件事,就是賊兮兮地湊到近前,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瓷瓶,小聲道:"事前活酒而服,保你威風八面,所向無敵!"

唐奕一臉呆傻,"什麼事前?你沒事兒給我藥做甚?"

胖子拍拍唐奕的肩膀,無聲送上一個你懂的表情.

賤純禮,宋楷也靠了上來,小聲說道:"管用嗎?"

"管用!"辜胖子使勁兒點頭."祖傳的,漢時成帝的宮廷秘方."

宋楷一聽,登時眼前一亮,一把搶過小瓶兒,就掖到唐奕懷里.

"如此甚好."不住地囑咐唐奕."今晚就試試!放心,兄弟絕對什麼都聽不見."

唐奕懵逼地把小瓶兒又掏了出來."不是,什麼就試試?你們幾個意思?"

曹覺也來湊熱鬧.

"給你就拿著,有病就治.就算是隱疾,也不能耽誤了大事."

"隱疾?"唐奕僵在那里,終于發現有點不對味兒.

把瓶子舉到辜胖子眼皮子底下,"不是,這到底什麼玩意?"

辜胖子一陣得意,"此為真龍丹,專治男人不行."

"你大爺!!"

唐奕破口大罵,噴了辜胖子一臉.

"你他媽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暴跳如雷地掄圓了膀子把藥瓶直接扔江里去了.

"你可以我說不會干,但你不能說我不行!"

這特麼哪忍得了?

"你看看?"辜胖子還挺委屈."諱疾忌醫可是不行的."

"滾!!"

唐奕破口大罵,"老子行!"

卻是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怎麼老子就成不行了嗎?

......

不過,好在沒過多久,唐奕也就顧不上生氣了.

還沒進泗州,就見江上一艘同向槽船越來越近.

這船他當然認得,正是昨天從開封出來,黑子他們坐的那艘船.

是黑子他們還沒跑到泗州,就讓唐奕給追上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