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什麼叫家教
g,更新快,無彈窗,!

"君姐姐,我來找你了. 更新最快"

唐奕這句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要多曖昧,有多曖昧.

可是,進門的一瞬間,癲王殿下差點沒哭出來.

"你們怎麼在這兒!?"

君欣卓,蕭巧哥和福康也是一臉的呆愣,"你又進來做甚!?"

君欣卓刷的一下臉就紅了,剛才唐奕那句,就算是傻子也聽出其中的韻味了.暗道,這色胚怎麼出門在外還不忘齷齪?

而蕭巧哥則是另一番計較,看樣子,這壞蛋沒少往君姐姐的房里跑啊,他們是不是......

至于福康,臉色煞白,心中也算坦然.守著君欣卓和蕭巧哥這麼多年,唐奕要是什麼都沒干過,那就得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隱疾了.

好吧,福康臉色發白,不是因為唐奕,而是暈船.

公主殿下就沒出過京,最多到回山來坐上一個時辰的船.這回倒好,坐了一天,暈了一天,又吐又難受.

而唐奕在那邊,一會兒擔心京中諸多事務,默默發呆;一會兒又如脫籠之鳥,和那狐朋狗友胡吹海擂,哪注意到福康的不適?

入夜之後,福康難受得實在無法入眠,正好君欣卓這里有孫老頭配的一些常用膏丸帶在路上應急,就把福康叫到房中,服了一粒清神醒腦的丸藥,又陪著她閑聊打發時間.

結果,唐奕進來了.

"福康病了?"

唐奕可算是找到了借口,搶前一步來到福康身邊,"怎麼樣?怎麼樣?"

"嚴不嚴重?難不難受?吃藥了嗎?看過郎中了嗎?"

"呀!"又一聲怪叫."看我這急性子,這次出來的急,倒是船上沒有郎中!"

"要不,咱們掉頭吧?把孫先生也帶上,他是天下一等一的名醫.有他在,我才能放心啊!"

......

福康本來還有點愣神,一聽唐奕要調頭回去,心下一急,連忙說道:"別別別,你干什麼呀?"

"只是暈船,過兩天就習慣了."

"那可不行!"唐奕一臉的焦急."你剛出來就病了,這我得擔多大的罪過?"

"哎呦!"說著,唐奕誇張地一捂心口."可心疼死我了!"

"你等著,我去看看,他們誰帶了管暈船的東西沒有."

說完,唐奕偷瞄了一眼福康不知所措的表情,掉頭就往艙外跑.

心下暗歎,寂寞如雪啊,又讓哥糊弄過去一次!

......

"回來!"

福康中招,可不代表蕭巧哥和君欣卓也能讓他瞞混過關.相處這麼多年,一個眼神就知道,這壞人憋的是什麼鬼主意.

"先別走嘛!"

"啊,啊!?"唐奕僵在門口,怔怔轉身.

"兩位還有何吩咐?"

君欣卓輕笑,"別急著跑,大半夜的,你來做甚?"

左右看了看蕭巧哥和福康,"要是不說清楚,兩位妹妹不定怎麼編排我呢."

"好像是呢."

福康這才反應過來,一不小心就著了這壞胚的道兒,心中氣結,自然也樂見唐奕吃癟.

蕭巧哥這回倒是沒說話,卻是歪著腦袋笑眯眯地看過來,顯然也在等著唐奕的答案.

"這個......"

"這個這個......"

唐奕是一個腦袋兩個大,這個可怎麼解釋?

"這個,我沒地方睡了."

"什麼?"

三女沒聽清楚,沒地方睡了是什麼意思?

算了,唐奕也霍出去了.

"老子倒黴啊!"

一聲哀鳴,差點把隔壁幾個艙的人都吵起來.

"老子所識非人,誤交損友,曹佾那個殺千刀王八蛋沒給老子留艙."

......

哐哐哐......

一句還沒罵完,就聽艙壁的木板牆一陣爆響.

"哎哎哎!!"曹佾的聲音從隔壁傳來."你罵我也背著點兒我吧?這可全聽見了."

"他娘的,你堂堂國舅爺,聽什麼牆根兒?"

"一邊兒呆著去,沒你的事兒!"

曹佾也不干了,學著唐奕那個瘋勁兒,扯嗓子就罵:"怪老子!?你他娘的恨不得把一船人都嚷嚷起來,誰聽不見?"

"不信,你問國為."

話音剛落,"嗯,別問我,老子睡著了!"卻是潘豐的動靜從對門傳來.

哐哐哐......

地板一陣亂顫.

"大半夜的,還睡不睡覺?還能不能利索點兒干點正經的?"

聲音是范純禮的.

......

"此言差已,會不會說話?什麼叫正經的?"

好像宋楷在賤純禮房中.

......

"我就說吧,讓你跟我睡.這破船艙一點兒都不隔音,干點兒啥正事兒聽不見?"

是辜胖子.

......

"哎......"曹覺一聲哀歎."我就說嗎,齊人之福弄不好就是齊人之禍.三妻並娶?豈是那麼容易的?"

唐奕臉都綠了,暴跳如雷地一聲大吼:"這特麼都跟誰學的?一個比一個賤!"

"你!!"

"你!!"

"你!!"

上下左右,齊齊一聲回話.

"哈哈哈哈......"

三女實在憋不住地脆聲大笑,難得見到唐奕這般被眾人擠兌.

"笑,笑笑!"唐奕恨恨地瞪著三女."被人聽了牆根兒,還有心思笑?"

蕭巧哥聞聲,雖然面頰有些微微發燙,可是終究進的不是自己的房,要臉紅也是君姐姐臉紅,倒也不憤地與唐奕嗆了起來.

"某人若是不起什麼歪心色膽,怕是想看熱鬧也沒那個機會呀?"

"你!!"唐奕橫了她一眼."臭丫頭,你到底哪頭的!?"

干脆心一橫,還不走了呢,不是想聽,老子就讓你們聽個夠.

一屁股擠到君欣卓的身邊兒,坐在床上,"往里點!"

君欣卓急忙挪了挪,離得唐奕遠遠的,生怕蕭巧哥和福康多想.

可是,唐奕卻不依,又貼著君欣卓往上一蹭.

"既然都這樣兒了......"

"那就讓他們聽聽,什麼叫'正經’的."

"什麼就都......哪樣兒啊?"

三女哭笑不得地看著唐奕,說說笑笑倒還罷了,正如他的那幫兄弟近墨者黑,一個個都跟唐奕學的不拘小節.

可是,真到動真格的,卻是都怕了.

"你你,你可別胡來,他們都聽著呢!"

蕭巧哥聲若蚊蠅,真後悔剛剛激他.

福康也有些發懵,這才出京一天都不到啊,自己怎麼就根換了個人似的?

而唐奕眼睛一立,"聽著怎麼了?還就讓他們聽著."

"別犯混."關鍵時刻,君欣卓都不淡定了.

"你閉嘴!"唐奕此時大家長的風范盡露無余,一句就讓君姐姐再不敢多嘴插話.

索性一把撈過福康,還有蕭巧哥的小手一手掌握,又把君欣卓的手拉過來四手相握.

"都別說話,聽我說."

......

此時此刻,曹佾快四十歲的人了,不顧體面地貼在艙壁之上.

其實,這艙與艙之間倒也沒那麼不隔音,除非你貼著牆特意去聽,否則隔壁說什麼話,辦什麼事兒,倒是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當然,像唐奕那般大喊大叫另說.

曹國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這瘋子不會是要大被同眠,三個一起辦了吧?這可還沒完婚呢!

而潘豐更過火,出了艙,靠在艙門上聽.還不斷安慰自己,君子非禮匆視,非禮匆聞,某就聽個結果.

樓下.

宋楷站在桌子上,貼著天花板,賤純禮急得直打轉,"你特麼讓點地方不行啊?"

辜胖子則是頗為淡定地躺在床上,雙手枕于腦後,不由撇嘴,"有什麼啊?不就男女那點兒事兒嗎?胖爺十三歲就食筍知味了,到現在睡過的娘子沒一百也有八十."

"不過......"辜胖子一陣心癢."三個一起,胖爺還真沒試過呢?"

"這瘋子行嗎?下得來床嗎?"

......

此時,兩層船艙靜可聞針,都等著唐奕的"聽我說".

"聽我說."唐奕面容一肅.

"這次,怪我!好好一場賜婚讓我給作沒了,我對不起你們三個."

三人都是一怔,沒想到唐奕會說這個.

感覺得唐奕掌中傳來的熱力,蕭巧哥低聲道:"其實,唐哥哥不用如此."下意識看了眼福康."我和君姐姐不在乎這個名份."

"你不在乎我在乎,我答應過王妃娘娘給你名份!"

轉向君欣卓,"我也答應過你,要給你名份."

君欣卓心中一暖,她算什麼啊,她就是個女土匪......

"嗯,十年都等得,又怎怕再等幾年?"

唐奕手上稍一用力,遞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又轉向福康,"對不起!"

福康聞聲一顫,"好端端的,說這個做甚?"

唐奕回道:"你是公主,跟了我,卻連個名份也沒有."

只見福康登時臉色更紅,"誰,誰說跟你了......"

而唐奕剛是無賴地壞笑一聲,"上了我的船,卻是由不得你了."

"對不起!"唐奕又說了一次這三個字."奕放不下她們,讓你受委屈了."

"我......"福康急急出聲,卻是在替唐奕辯解."我沒覺得委屈."

"哈哈......"唐奕大笑."那就好!"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現在不能完婚,但那也是早晚的事兒."

"今天就算是說開了,也甭管完沒完婚,咱們這個家算是湊齊了,三位娘子,多多擔待!"

"誰是你娘子!?"三女霎時間不知所措起來,這色胚是什麼漏骨的話都說得出來.

"聒噪!"唐奕佯裝溫怒.

"老子是一家之主,誰也不許質疑老子的決定."

"......"

"還有,從今天開始,得給你們立個家教,否則出去還不丟我唐家的人?"

三人立時哭笑不得,這壞坯明明一臉戲虐,可是話卻不容有疑,還拉著你的手,極盡溫柔,卻是讓人拒絕不得."什麼家教?"

唐奕眼睛一立,真有幾分大家長的派頭,嚴肅道:

"我負責賺錢養家,你們負責貌美如花!若有違背,家法伺候!"

"撲哧......"

三女忍不住笑出了聲兒,見他一臉嚴肅,還當是真的家教.

原來......

而那幫聽牆根的狐朋狗友,一個個石化當場,都聽傻了.

這特麼也行?

屋里邊,唐奕眼看著三個嬌滴滴的娘子就要化成水了,心里那個得意.

"既然立下家規,那為夫可就得丑話說在前頭了."

"嗯."

"說吧."

"大郎且說."

三人小聲應著,怎麼聽唐奕的厲喝之聲,怎麼像柔言蜜語.

唐奕登時來了精神,一臉的蛋疼,"像剛剛那般情況若再發生,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你們的夫君讓一幫混蛋王八蛋算計,眼瞅著都不要睡甲板了,你們呢?"

"居然為虎作倀,幫著他們擠對自家人,你們到底哪頭的!?"

"在外人面前,我是一家之主.回到家里,誰是一家之主......另說!"

"咯咯......"

蕭巧哥聞之,忍不住大笑,他總是有理,辯解道:"就是逗趣嘛!"

唐奕眼睛瞪,"頂嘴!?"

一吐舌頭,蕭巧哥不敢說話了,現在的情況適用"在外人面前".

"哎,這就對了嘛!"唐奕很"大度"的贊賞一聲."來,說聲'錯了’,與夫君聽聽."

蕭巧哥嘟著嘴,"唐哥哥......"

"叫錯了,重叫!"

"夫君......我錯了."

"嗯."唐奕極為受用地點點頭.

又轉向福康,"你呢?"

"夫,夫君,我錯了......"

"還有你!"又對准君欣卓."大姐沒有一個大姐的樣子,帶頭頂撞一家之主,當罰!"

"夫君息怒,奴奴錯了!"

......

哐當!

宋楷一個屁墩兒坐在地上,卻是把桌子都壓塌了.

吃瓜群眾徹底服氣,難怪這貨能三妻並娶,媽的,是真有兩下子啊!

福康才跟著出來一天不到,就服服帖帖了?

呆怔怔地看著賤純禮,"我負責賺錢養家,你負責貌美如花.學會了嗎?"

賤純禮怔怔答道:"學會了,下船就去試試."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