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艙門沒鎖(還更001)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不就得了!?"

"陛下根本就不用裝糊塗,只要略有敲打,然後直接把癲王推出去,甚至是擺明了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公事公辦!"

"那怎麼行?"宋楷不干了. 更新最快"那不是害了大郎?"

日!!

辜胖子徹底無語了,指著宋楷對唐奕吐槽,"這就是你教出來的進士?多虧沒進朝堂,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唐奕訕笑,"少擠兌他了,直接說重點!"

宋楷也是氣結,罵起了辜胖子,"你這胖子,真是討厭!你說不說?不說老子把你扔下船."

"得得!"辜胖子服氣了."瘋子教出來的土匪,果然不假."

也不賣關子了,直入主題.

"既然公事公辦,你就說,誰接手這個事兒吧?"

"自然是大宗正,大理寺."

"呃......"

宋楷一下子噎住了,他終于找到了問題的關鍵.

辜胖子說的對啊,現在誰敢接這個紮手的刺猬?

趙宗實已經殘了,皇帝夢徹底就算是破了.也就是說,這棵大樹讓唐奕用蠻不講理的方式就給拔了.

正是人人自危,人人恐懼的時候,官家只要強勢一些,略有敲打,誰還敢去頂風而上?不說即刻倒戈,但是自保求穩卻是免不了的.

再說了,那是癲王,那是唐瘋子!有幾個不怕?有幾個想像韓稚圭一樣,回來三天就斷了腿?

癲王是被官家打發出去避避風頭的,早晚是要回來的,他回來那辦他的人可就要小心了.

如此一來,即使癲王這次犯了王法,不得不處理.可是誰來主導這個案子呢?朝臣們不敢伸手,那就只能是宗正寺主導了.

而知宗正寺的大宗正是北海郡王趙允弼,他是幫著唐奕,還是幫著趙宗實?用腳後跟去想也知道了.

"還有一點."曹佾適時出聲."使朝臣敢出這個頭."

"什麼?"

曹佾笑道:"民心!"

"這個時候,誰與大郎過不去,誰就是與民心過不去,誰就絕對沒有好下場!"

宋楷今天是真的長見識了,他一個愣頭青從來不跟著宋狀元學本事,哪見識過這麼多彎彎繞?

......

事實上,趙禎做的比辜胖子和曹佾分析的更高明.

敲打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接下來當然是發甜棗兒.

第二天早朝,趙禎正常上朝,有意無意之中,突然提了一嘴:

"那個妄言誣告的侍禦史貶出去沒有?"

得到文彥博否定的答複,趙禎立時露出不耐之情,"趕緊給朕趕走!多留一天,朕都嫌丟人."

"......"

這是趙禎的一個態度,明眼人懂的同時,也是長出一口濁氣.

......

此時此刻,幾個大老爺們兒喝到了後半夜方各自散去,而唐奕則是面臨著一個天大的難題:他到底要敲開誰的門呢?

這事兒得怪曹佾.

船是國舅爺准備的,眾人上船之後,也是他安排的起居.

可憐曹佾堂堂的國舅爺臨時給唐奕客串了一回大管家,卻是好心辦了壞事.

這艘船是不小,可是,再大的江船能有多大?頂層上等客艙一共才六間.

他自己中飽私囊占了一間;潘豐多年兄弟怎麼也不能虧待,分了一間;皇長子趙宗麒雖然只有五歲,可也是官家的兒子,必須占一間.

同理,福康公主也得占一間.

蕭巧哥得有一間,不然唐瘋子會發飆.

那君欣卓自然也得有一間.

然後,六間都滿了......

沒有唐奕的份兒.

"你特麼故意的吧?"唐奕都快哭了,老子總不能睡甲板吧?

曹國舅聞聲,陰陰一笑,"不是忘了嘛,大郎多多擔待!"

"那特麼別的艙,你倒是給我留一間啊!?"

"哈......"潘豐大笑."本來就人多,哪有空艙給你?你呀,還是看誰的門好敲,自己想招兒去吧!"

說完,還賊賊地給大伙兒使了個眼色.

......

唐奕無法,先是看向賤純禮.

"三哥?"

"別!"賤純禮一個激靈."這聲三哥,可是有好多年沒叫過了吧?聽著刺耳,刺耳啊!"

說著,急忙打著哈氣,就鑽進了艙中.

宋楷這時也不用唐奕叫,過來一拍唐奕的肩膀,"都是兄弟!"

唐奕感激地重重點頭,"還是你夠意思!"

"說什麼呢!?"宋楷撇了他一眼."這個時候兄弟能不幫你嗎?放心,絕不讓你進我的門,兄弟成全你!"

"滾!!"唐奕大罵聲中,宋楷一溜煙地跑了.

再看向祁雪峰,"白山兄......"

可惜,祁雪峰也是個"懂事兒"的兄弟.

"**一刻值千金啊,雪峰就不打擾子浩的好事了!"

得,就剩一個辜胖子了.

"大郎要與我同塌而眠嗎?"辜胖子一臉真誠."凱是絕不會拒絕的."

"你起開!"唐奕一臉的嫌棄.

這貨那體形兒,一張床能不能睡下他自己都是問題,唐奕去了也是睡地板.

"姥姥!"

"爺還不信沒地方睡覺了!"

大步回艙,卻是再也硬氣不起來了,這得敲誰的門呢?

福康?不行!兩人還沒到那一步.

巧哥?好像也不行吧?半夜鑽她艙里去,多毀哥在她心中的光輝形象啊!

那君姐姐?

可是,巧哥和福康知道了,會不會吃醋呢?

唉!

唐奕很臭美地想到一句話幸福的煩惱啊......

算了!

搖頭哀歎,有什麼好選的?

兩眼瞪時笑成了月牙,措著大手,朝一個艙門走去,輕輕推門,居然沒反鎖.

唐奕心道,天助我也!貓著腰就閃了進去.

"麒兒...."

"師父來陪你睡,好不好?"

......

"癲王殿下!"

屋里掌著燈,一聲恭敬女聲讓唐奕瞬間石化.

原來是麒兒的貼身侍女坐在床前,麒兒正躺在宮女腿上睡得香甜.這孩子早讓趙禎和苗妃寵上了天,都五歲了,還得人哄著才肯睡覺.

他這麼一進來,趙宗麒沒怎麼著,倒是把宮女嚇了一跳.

"咳咳......"

唐奕臉都綠了,尷尬地清著嗓子,"還,還沒睡啊?"

宮女也有點懵,這大半夜的,癲王殿下來干嘛?可是,又不得不答.

"殿下說笑了,奴婢怎敢睡下?"

"呃......沒沒沒事兒,我就來看看麒兒睡了沒."唐奕一邊說,一邊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也不管宮女異樣的眼神,死死關上艙門,唐奕這才長出一口氣,特麼的!什麼臭毛病?大半夜的不鎖門.

......

可是,轉頭一想,唐奕更是氣結.連個五歲的奶娃娃都有小娘陪著,我唐奕卻是混到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了?

不管了,老子也得找娘子陪著.

牙關一咬,心中一定,唐奕直接就朝君欣卓的艙中摸了過去.

管她們吃不吃醋,反正早晚都是老子的人.

輕推艙門,咦!?又沒鎖......

天祝我也!

心下高興,趕緊縮閃進去.

"君姐姐,我來找你了......"

......

屋中的君欣卓,蕭巧哥,福康瞬間僵住,見一個猥瑣男人色咪咪地進來,無不滿頭黑線

這個壞胚!!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