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算計辜胖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在南下的船上. 更新最快

唐奕與辜胖子本來對月閑聊,可是後來曹佾,潘豐,宋楷,范純禮,祁雪峰等人,許是出京之後的興奮,也都睡不著,都跑到甲板上吹風.

唐奕索性取來好酒,與眾人對月而飲,暢談家常.

辜胖子豪飲一口,才痛快地放下酒壇子.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自己一直以為辜家千年不倒,得天獨厚,那是嘗盡了人間的榮華富貴.

可是,和眼前這幾位一比,辜胖子才知道這個差距有點大.

不說別的,外面搶破腦袋也得不來一點兒的醉仙金尊,人家這兒都是拿壇子直接往嘴里倒的..

"痛快!!"辜胖子大喝一聲,豪邁非常."若是天天這麼喝酒,卻是醉死也值了!"

唐奕聞之,玩味一笑,"喜歡喝啊?跟著我混,我天天讓你喝個夠."

辜胖子愣了一下,轉而一撇嘴,"別鬧了,你身邊可不缺我一個."

"還真缺!"唐奕誠然的坐直了身子."既是朋友,那我也不瞞你.以前,有曹國舅在旁邊,又有范師父和官家與我掌舵,所以還沒什麼."

"可是,現在卻不同了,已經出來了,身邊卻是正少一個像你一樣,能冷靜下來不沖動的人."

辜胖子眼睛一立,"和著你把老子當謀士用了啊?"

"哈哈哈哈."眾人放聲狂笑."這胖子不認識的時候只當是個紈绔,可是真相處一段才知道,原來是個有大智慧的能人,而且也是性情中人,至少很有趣."

辜凱見眾人大笑,也是隨之大笑,他也很喜歡唐奕這幫兄弟.

可惜......

一指曹佾,"現在也不差什麼,不是有國舅爺呢嘛?"

曹國舅搖頭輕笑,"我只是陪他出來轉轉,過一段卻是要回京的."

"怎麼樣?"唐奕接過話頭."考慮考慮?"

辜胖子略有沉吟,"子浩......"

"說句賭誓發願的話,我辜凱當你是可交的朋友,甚至可以做兄弟."

抬頭看向唐奕,"但是,祖訓不可忘."

"辜家......不站隊!"

"哼!"唐奕許是早知道他不會馬上答應."我有招兒讓你站隊."

辜胖子一怔,隨即小眼睛瞪得渾圓,"唐瘋子!"

"你特麼不會算計到兄弟頭上吧?"

只見唐奕輕輕搖頭,偏頭看向辜凱,"我像那樣的人嗎?"

"像!"

辜胖子不淡定了,"你得和我說明白了,到底憋著什麼壞?"

唐奕卻是怎麼也不說破了,只道:"你等著看吧,兩年之內,辜家不可能再獨善其身.這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

辜凱混身發涼,呆坐當場.

"這不會就是你把我拉上船的原因吧?"

唐奕得瑟地哈的一下笑出了聲兒,"那你以為,你這一身肥油就有這麼大的面子,一句話就讓老子放過了賈子明?"

見辜胖子一臉的見鬼,"不過,不止這些."

......

這一宿,辜胖子是別想睡覺了.一方面,他隱隱覺得與唐奕上一條船不會是什麼壞事;一方面,辜家祖訓又如一副枷鎖緊緊地禁錮著辜胖子心中的沖動.

可是,大伙兒都知道,唐奕絕不會害了這胖子,能讓他認做朋友的人不少,但至今唐瘋子還沒有辜負一人.

......

"我說大郎,你就不擔心陛下要怎麼幫你解這個局?"宋楷首先換了話題."這事鬧的確實不小,萬一陛下無力回天,你要如何收場?"

自己說的話,倒是先勾起了自己的癮頭兒,"哎,你們說,現在陛下是不是也睡不著覺了?"

曹佾聞之,輕笑一聲:"陛下睡不著覺是一定的了,但那也是因為走了兩個親兒子,一個親閨女,絕不會是因為大郎惹的這個禍!"

"哦?"宋楷疑然出聲兒."國舅就這麼放心?那可是二十一個太監,加上一個瘸腿韓琦."

"擔心?"曹佾心道,宋楷還是太年輕.

"陛下為君三十年,比這難纏的局面遇到的多了.你就放心吧,頂多拖些時日,早晚風平浪靜."

正好見辜胖子還是一臉郁悶,想給他找點事兒干.

"斂之,你來給宋為庸說說,這事兒難不難辦?"

辜胖子被從唐奕挖下的那個坑里強行拉了出來,先是一怔,後是不屑的一聲輕哼.

"難辦?陛下有什麼難辦?誰鬧事兒,誰難辦!"

"為什麼?"

辜胖子無語地看著宋楷,"挺一表人才的一個小伙兒,怎麼長了個榆木腦袋?"

"我來問你,你覺得陛下第一步要如何處置?"

宋楷當然不服氣,可越不服氣,就趣要拼命的想.心道,如果我是陛下,我要如何處置?

想了半天,"當是老路數,和稀泥,裝糊塗!"

"錯!"辜胖子一個字兒就把宋楷打發了.

"這時候還和什麼稀泥?情勢大好,自當擺明車馬,硬碰一計.然後把皮球踢過去,誰鬧誰就去抓這個燙手山芋."

"啥......啥意思?"

宋楷是徹底懵了,他是一句都沒聽懂..

"哎!"辜胖子一聲哀歎,看向唐奕.

"你讓老子跟著你,可是天天要對著這麼個棒槌,老子甯可上吊,也不遭這份活罪!"

往前一挪,對著宋楷掰著手指頭給他解釋了起來.

"趙宗實撕破臉皮了吧?"

"啊,對啊!"

"那十九樁弊案,又把一大幫朝臣推向他身邊了吧?"

"啊,對啊!"

"可是,現在趙宗實成瘸子了啊!"辜凱恨鐵不成鋼地大聲提醒.

"他要是全順全尾的趙宗實,那他就是所有人的希望,是大伙兒抱團對抗管家的資本."

"可是,他瘸了,三條腿全斷!"

"這個希望一下就破滅了,所謂的資本更是成了泡影."

"你要是涉事的朝臣,與趙宗實有染的官員,你現在怕不怕?"

"怕......吧?"

宋楷還是不明白這里面的道道兒,可是,還是下意識地順著辜胖子話思考起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