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誰去把唐瘋子勒死
g,更新快,無彈窗,!

韓琦覺得自己理直氣壯,上來就告唐子浩. 更新最快

可是,他韓稚圭憑什麼告唐奕?

唐奕一沒和他照面,二沒踏入他韓府半步.三來,打折他腿的所謂軍將又沒說是唐奕派去的.他覺得理所當然,但是在趙禎和眾人眼里,卻是韓琦失去了理智,有點兒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了.

剛剛趙禎問起,憑什麼認准是唐奕,韓琦本想借此拉出趙宗實那一窩斷腿.可又一想,不對啊,趙宗實一家被打斷了腿,這是唐奕所為,毋庸置疑.

可是,自己要是往上靠,這不明擺著給趙禎落下口實,認定他們相互勾結嗎?

瘸腿韓相公看看趙宗實,又看看殿上眾臣,一時間是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

"這......"

這什麼?更狠的還在後面.

"也就這點章程了,既然撕破了臉皮,又裝模做樣的給誰看?"

嘎!!

任你養氣功夫再足,也讓趙禎極為漏骨的一句暴擊揍得瘸腿韓琦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陛下!"

眼瞅著韓琦暈過去,眾朝臣搶前一步,急呼陛下.

趙宗實心里雖罵韓稚圭是個沒用的東西,可是面上卻不能不管.

"陛下!"幾乎是拖著斷腿爬出抬床,趴在了地上.

"事到如今,陛下還要如此偏幫嗎?"

趙禎笑了,溫和地看著趙宗實.

"皇侄莫要激動!你且安心,出了這等大事,朕又怎會偏幫?"

"不過,公事公辦之前,卻有一句話要與皇侄說來."

"陛下請講."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

趙宗實面色煞白,趴著都止不住身軀一陣陣顫抖.

現在,他終于明白,趙禎既然能深夜接見,就根本沒打算再留余地.字字誅心,句句殺機凜然!在他的印象中,這位仁慈的陛下什麼時候也沒這般硬氣過.

現在他也終于明白,韓琦要和趙禎撕破臉皮,到底是有多愚蠢.

也不想想,泥人尚有三分火氣,何況是大宋天家?何況是這位在位三十多年的大宋天家?

什麼三個月?什麼魏國公西北之助?在這位陛下眼里,連屁都不是.

人家都不用出招,只出了一個唐子浩,只用了三天,就打碎了一切,你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現在,氣暈了韓稚圭,轉過臉又氣定神閑地問自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趙宗實從心底生出一股寒氣.

"侄......侄兒不懂陛下這是什麼意思."

"不懂沒關系."趙禎依舊微笑."回去慢慢想,有的是時間!"

"......"

緩緩支起身子,看向眾臣.

"你們也不懂嗎?要不要也回去好好想想?"

"呃......."

殿中一肅,群臣無不低頭,不敢與管家對視.

而趙禎威然再笑,"別緊張,朕可是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讓大伙兒幫著朕這位皇侄好好想想."

"沒關系嘛!"趙禎一邊往後殿走,一邊念叨."在家想不清楚,可以去汝南王府陪著宗實一起想."

"癲王又不在京,可是沒有斷腿之危了."

"......"

一眾臣子驚若寒蟬,從進殿開始,就是趙禎與韓琦,還有趙宗實的針鋒相對,他們連插話的機會都沒有.

但是現在,誰還敢插話?

無端端地,大家不由恨起韓稚圭來,他要與官家撕破臉,可是大伙兒卻還沒做好撕破臉的准備.

孫沔,蔡襄等人無不恨恨地暗罵韓琦,"這是在西北呆傻了,斷腿也是活該!"

......

而此時,眼看著趙禎就要消失在殿中,趙宗實不干了,剛剛回過來點兒味兒的韓琦也不干了.

事到如今,雖是滿盤皆輸,可唐子浩絕不能放過.

趙宗實甚至心理扭曲地在想,就算是死,也得拉著唐奕.

"陛下!"趙宗實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高呼陛下,喝止趙禎.

"陛下就是這樣維護王法,維護國體的嗎?唐子浩闖府行凶,眾目睽睽.若陛下就這麼走了,天理何在?大宋王法何在!?"

"陛下!"

韓琦也是不管不顧地趴在地上,身為相公的威儀與驕傲卻是蕩然無存.

"陛下,要嚴懲凶徒啊!"

......

趙禎擰著眉頭,陰森轉身."嚴懲凶徒?"

"朕有說不嚴懲嗎?剛剛不是說過,公事公辦嗎?你們還要怎樣?"

"嗯?"

不光趙宗實幾兄弟怔住了,韓琦怔住了,滿殿的朝臣也都愣愣地不知所措.

他們,沒聽懂......

趙禎輕蔑搖頭.

"有些人要遮遮掩掩,可是癲王可沒那麼遮遮掩掩,他有撕破臉的覺悟."

"出京之前,擅闖汝南王府的事情癲王已經認下了."

"認下了?"這話一出,驚掉了一屋的下巴.

什麼情況啊?

只見趙禎環視全場,目光最後定格在趙宗實身上,"唐瘋子,還是有撕破臉的覺悟的."

"......"

"那陛下?"韓琦忍不住脫口而出.

唐奕認下了,也就省著扯皮了,下一步當如何?

"接下來......"

"什麼接下來?"趙禎把他頂了回去."朕說了公事公辦!"

說到這里,趙禎笑了,"癲王已經認罪,你們誰要去拿他法辦啊?"

"你去!?"惡狠狠地點名韓琦.

又抬起手指起向趙宗實,"還是你!?"

"我......"

"臣......"

趙宗實和韓琦一縮,今天的趙禎火力有點猛,有點招架不住.

韓琦急道:"此非臣的職責此在."

"不是你的職責?"趙禎冷笑."猛的怒瞪朝臣,卻是你們的職責."

"你們去!?"

說著,趙禎好似癲狂地佝僂著腰搶前幾步,兩個膀子乍著,比劃著勒人的動作,咬牙切齒地嘶吼出聲:

"最好找根麻繩,把那混小子勒死!"

"勒死!?"

朝臣們嚇的倒退一步,連回話都不敢回.

"哼!"

動作太大,以至于趙禎的帽子都歪了.牙縫里擠出一聲不屑,大袖一甩,消失在後殿.

......

眾人面面相覷,啥意思啊?您這是公事公辦,還是公事公辦啊?

怎麼沒看懂呢?

而蔡襄苦笑著與孫沔對視一眼:

"咱們這位官家,和稀泥的功力卻是越來越高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